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6章 司琼枝的怀疑
    医院的手术室有个观察室,主治医生做手术的时候,其他医生和实习医生都可以去看。

    今天这台手术,是一个罕见的巨型肿瘤,机会难得,观察室里早已挤满了人。

    裴诚对此也很感兴趣,可不知为何,就是看不进去,总是走神。

    坐在楼顶伞下暴晒的司琼枝,那双被汗水浸透的眸子,一直萦绕着裴诚。

    心上人的体温是暖烘烘的,有点烫人。裴诚当时拉了她,如今却在心里反复脑补:若是抱一下她呢?

    她暖烘烘的气息,几乎剁手可得。

    半个时后,他发现自己走神了三次,而门口还有实习的医生没挤进来,他就主动让出了自己的位置。

    他走到了走廊尽头,想抽根烟。

    然而烟草也会让他想起司琼枝。

    那个人在他的脑海里,到处都是,思绪随便拐个弯,就会不心撞上她,挥之不去。

    裴诚又想起大半个月的那个周末。

    他们的联系,从无到有,然后又轰然倒塌。

    那天他们去了读书会。

    司琼枝主动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裴诚感觉在阴冷潮湿的雨夜里点燃了一盏灯,一下子就驱散了黑暗。

    他高高兴兴开车出发了。

    因为心情好,他也很放松了。

    他不太擅长言辞,平日里话不多,那天却额外的发挥超常,司琼枝的话题他都能接住,而且谈得津津有味。

    两个人都感到了相处的轻松,以及隐秘又害羞的快乐。

    读书会只有十几个人,也早已知道这周会加入新的人,看到司琼枝倒也不意外。

    两个时的交流会,大家畅所欲言,司琼枝很快融入了他们。

    读书会结束之后,众人一块儿聚餐,裴诚却偷偷问司琼枝:“你想不想吃宁波菜?”

    岳城的菜算宁波菜系的,是司琼枝的家乡菜。

    司琼枝:“有宁波菜吗?”

    她到新加坡才一年,一直都在医院工作。

    医院忙起来没白天、没黑夜,她难得有个周末,也要在家里陪嫂子和父亲,几乎不怎么外出。

    家里有厨子,做一手很好的家乡菜。

    可裴诚为了她,特意找到了宁波菜的馆子,司琼枝也很买账。

    他们到了那家新开的馆子。

    菜很地道。

    不过,有个女侍者却不太礼貌,似乎对他们很有意见。

    吃完了之后,裴诚去结账,司琼枝去了趟洗手间。

    她出来的时候,女侍者拦住了她,对她道:“你不要仗着年轻漂亮就跟有妇之夫勾搭。那位裴先生,他有老婆孩子的你知道吧?

    不要脸。”

    司琼枝震惊。

    她想起自己之前对裴诚的怀疑。

    “他没有。”司琼枝道。

    “他有的,没带到新加坡来而已,我在南京就认识他们夫妻,他还有个女儿,你不信就问他。”女侍者气愤道。

    司琼枝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

    离开的时候,她有点抗拒,不想坐裴诚的汽车了。

    她再看他,突然又换了目光,之前的感动荡然无存,甚至怀疑自己轻信了他,觉得他的面目与心里不符合。

    也许,他真的是个人渣呢?

    也许,他在国内的时候就乱搞关系,只是被裴家隐藏了呢?

    司琼枝升起了一大堆怀疑。

    裴诚见她的情绪突然低落,就问她:“是不是吃了午饭困了?要不我把车窗放下了,你睡一会?”

    司琼枝就道:“那好。”

    她主动换到了后座,阖眼打盹,不想和裴诚接触。

    同时她道:“我有点累了,想回家。你先送我回去吧?”

    裴诚沉默了片刻。

    片刻之后,裴诚心翼翼开口:“司医生,我不想和你有什么误会。你突然不开心,能告诉我原因吗?”

    他察觉到了。

    心上人细微的表情变化,都落到了他心里。

    他不知哪里惹了司琼枝。

    司琼枝不想谈的。

    她想:“那个女侍者是怎么回事呢?我怎么可以听风就是雨?我为什么不能信任他?”

    她又想:“我是不是没办法爱他?如果真的可以,我怎么能半点信任也不给他?”

    于是,她耐下了性子,道:“我没事的。我们去看电影吧?”

    裴诚没得到答案,怕惹了她生气,只得先答应。

    他们去了电影院,司琼枝就不用再和他话了。

    一部电影结束,司琼枝不想走,还想看第二部。

    看完了两部电影,天就黑了。

    裴诚请司琼枝吃了晚饭。

    晚饭时,司琼枝很明显心不在焉,甚至不愿意和裴诚话、眼神也不接触。

    饭后,她:“那麻烦你送我回家吧,今天谢谢你。”

    裴诚感觉,不做点什么,这次的机会就白白浪费了,他想要和她往正面发展。

    “吃些甜点吧。”裴诚道,“司医生,我能叫你琼枝吗?”

    司琼枝一顿。

    她没有答应。

    裴诚却主动道:“琼枝,我不想和你做陌生人,哪怕不投缘,做朋友也可以。中午的时候,是发生了什么吗?”

    司琼枝很尴尬,她勉强笑了下。

    裴诚再三追问,她才了那个女侍者的话。

    罢,她略微抬眸,看着裴诚:“她为什么会这么?”

    裴诚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我可以解释,咱们走。”

    “不不。”

    “不是去那个馆子,是去我家。你在车子里等我,我回家拿点东西给你看。”裴诚道。

    车子回到了裴府,裴诚下了车,快速跑回去,又气喘吁吁跑回来。

    司琼枝不知所以然。

    然后,裴诚把车子开到了另一条街,在路灯下停了。

    他拿出几张照片给司琼枝看。

    司琼枝就瞧见,照片是一个老饭店的场景,一个年轻女人抱着孩子,裴诚坐在旁边环住她的肩膀。

    另一张照片,还是相同的场景,不过有好多饭店的人挤过来合影,其中就有那位女侍者。

    裴诚跟司琼枝解释:“这女人是我妹妹,一母同胞的,亲的;这孩是我外甥女......”

    然后他又,“这家饭店,我们常去。我妹夫在政府做事,常常很忙,我带着她们娘俩去吃饭......那个女侍者,是这家饭店老板的

    女儿,她是跟着家里人一起到新加坡来的......”

    司琼枝的脸,一下子从红转白。

    她死死咬紧了牙关。

    裴诚笑着看向她:“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拿这张照片,去问问那个女孩子,她我的太太和女儿,是不是这个。你再拿照片,去

    问问其他人,这是不是我亲妹。”

    司琼枝不言语了。

    裴诚见她有点沉默的样子,就笑道:“误会解除了吗?我们去海边走一走,好吗?”

    司琼枝默默上了车。

    高跟鞋不好踩在海滩上,司琼枝到了海边就把鞋子脱了,拎在手里。

    走了几步,她突然道:“裴医生,我很想回应你,但是我尽力了,我没有做到,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