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9章 暗中下手
    牛怀古有点担忧看了顾轻舟,因为顾轻舟这次可能真的估算错了。

    他审问了很久,仍是没审出什么蛛丝马迹。

    第一,梁枢不认识徐歧贞,甚至都没有听过她;第二,徐歧贞失踪那天,梁枢跟几个朋友在一起游泳,他的朋友、以及那家

    泳池的老板,都可以为他作证。

    第三,梁枢早就不爱黄姐了,黄姐迷恋谁,他压根儿不在乎。

    “司长官,这件事会不会是徐家人自己弄的?那位徐姐,我不是很放心她。”牛怀古道。

    顾轻舟知道牛怀古没有尽力。

    这不能怪他,因为没什么证据怀疑梁枢,只是顾轻舟的臆测。

    就如此不靠谱的情况下,牛怀古还是把人抓过来审了,可见他对顾轻舟的情谊不假。

    要知道,梁家没少打点警察局和护卫司署的其他人,牛怀古这样做,不仅是破坏了人情,也要承担其他同僚的压力——万一把

    财神爷吓跑了怎么办?

    “暂时不好。”顾轻舟笑了笑,“我去给梁少道个歉吧。”

    走到了审讯室,顾轻舟发现梁枢的桌子上有咖啡和牛排,他正在慢悠悠的吃喝。

    牛怀古尴尬瞪了眼旁边的警察。

    警察紧张低垂了头,想要上前辩解。

    顾轻舟却好似没看见,径直对梁枢道:“梁少爷,是我怀疑徐歧贞的绑架跟情仇有关,而且是徐培的情仇,才请您配合调查。

    如今查清楚了,此事是我多疑,给您赔个不是,您可以回家了。令尊那边,我改日单独道歉。”

    梁枢站起来。

    他脸上浮动了几分得意,眉梢一扬,轻蔑瞥向了顾轻舟:“这位姐,你随意就把我拘来,一句道歉就算完了吗?”

    牛怀古在旁边咳嗽。

    顾轻舟虽然只是二十来岁,比司琼枝大不了两岁,仍是很年轻稚嫩的模样,可她的威望已经盖过了很多人。

    至少,牛怀古和白远业等人,从不敢把她当成年轻的太太。

    而梁枢,应该也听过顾轻舟,可他态度轻慢,连句“司太太”也不肯叫,称呼她为“姐”,带上浓浓的调戏意味。

    梁枢对牛怀古的暗示恍若不闻,继续对顾轻舟道:“怎么也要请我喝酒,替我压惊吧?”

    牛怀古再次咳嗽,并且出声:“梁少,这位是司长官......”

    “什么长官可以仗着自己年轻漂亮,胡乱出主意?”梁枢厉声打断了他。

    顾轻舟始终不动怒,只是微笑着看向了梁枢:“我是护卫司署的副护卫司。在这里,我就是长官。你的言行构成了‘羞辱长官’的

    法令,我可以关你二十四个时。”

    “放屁!”

    “......你可以问问警察们,前不久还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就被关了起来。”顾轻舟笑容恬柔,“梁少爷,你是自己离开呢,还是在

    牢里过夜?”

    梁枢的表情有点扭曲。

    他一点便宜也没有占到,气得七窍生烟。

    虽然他父亲有钱,可护卫司署这群人也不太好随便欺压。生出了事,他父亲肯定会把他推出去的。

    先离开这个地方,回家之后有了依靠,再找他们算账不迟。

    现在他一个人落在这里,顾轻舟真想要关他,他都没有还手之力。

    想明白了这层厉害关系,梁枢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先离开再。

    梁枢狠狠瞪了眼顾轻舟:“副护卫司?好大的口气!”

    罢,他转身走了。

    他离开之后,牛怀古暗暗松了口气。

    牛怀古不知该什么。

    “.......好了,我先回去了。”顾轻舟微微笑了,“这么晚了,你也回家,睡个好觉。”

    牛怀古哪里睡得着?

    徐歧贞生死未卜,今天的晚报登了,明天还不知道会收到什么样子的“勒索信”,他压根儿就无法入眠。

    他很没有眼色,挡在顾轻舟面前:“长官,您徐家的案子,会不会是徐歧贞自己搭台唱戏?”

    他也怀疑,这一切都是徐歧贞自己做的。

    顾轻舟道:“不是。”

    “您确定吗?”牛怀古又道,“白长官,他看到徐家的意思,好像有点怯,也许真的是徐歧贞自己闹出来的。”

    徐家那点心虚,逃不过精明人的眼睛。

    牛怀古也许看不出来,可白远业一清二楚。

    顾轻舟道:“别太担心,会找到徐歧贞的。”

    牛怀古无奈,只得让了路。

    顾轻舟上了汽车,副官就对她道:“太太,都安排妥当了。”

    “嗯,依计行事。”顾轻舟道。

    副官道是。

    顾轻舟回到了家里,没顾上洗澡和吃饭,先去看了玉藻,又回房看了自己的两个儿子。

    检查了玉藻的背诵功课,给她讲了个睡前故事,才把玉藻哄睡下;然后,她问了自己儿子们的乳娘,两个孩子今天的吃喝拉

    撒睡可有什么问题。

    “都很好。”乳娘们如此告诉她。

    顾轻舟这算是提前把一个母亲的睡前任务完成了,然后就去了外院。

    几名副官准备好了汽车。

    “怎样?”顾轻舟问。

    “抓到了,太太。”副官道。

    顾轻舟点点头,起身上了汽车,准备重新出门。

    正好这个时候,司琼枝回来了。

    她这么晚回来,其实算是早的,有时候她还需要半夜才归。

    瞧见了汽车,她不免好奇:“大嫂,你这么晚要去哪里?”

    “我派人绑架了梁枢,要去看看审问。”顾轻舟道,“我怀疑徐歧贞在梁枢手里。”

    司琼枝震惊看了眼顾轻舟。

    “这合法吗?”她问。

    “不。”顾轻舟道。

    司琼枝看着自家大嫂那平静得眉梢都不曾动一下的脸,心里感慨:跟大哥越来越有夫妻相了。

    “我能去看看吗?”司琼枝震惊之余,连忙问道。

    她对此事也很关心。

    今天的晚报她也看到了,非常的愤怒,还想跟顾轻舟讨论下此事。

    “可以。”顾轻舟道。

    司琼枝上了车,却又忙不迭下来,回到了自己的汽车里,从座位上抓起一个面包。

    她一边啃,一边上了顾轻舟的汽车。

    顾轻舟:“......”

    没吃晚饭也拦不住司姐八卦的心,司家的血脉果然都是天赋异禀。

    司琼枝咬下一大口面包,一边咀嚼一边从齿缝间问顾轻舟:“大嫂,警察局的人没审问出什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