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4章 纸包不住火
    顾轻舟这天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她先洗澡,然后去看玉藻,这是每晚的习惯。

    不成想,玉藻不在床上。

    照顾她的佣人告诉顾轻舟:“大姐去了您的院子。”

    顾轻舟刚从自己的院子出来。

    她愣了下,立马回头,就在两个儿子的房间里找到了玉藻。

    玉藻蜷缩在两个弟弟的床上,和他们并头睡成了一排。

    “吃晚饭的时候,雀舫闹得厉害,哭了好一会儿。大姐陪着他玩,后来太累了,我就给她放水洗澡。她要等太太回来,没想

    到先睡了。”乳娘道。

    顾轻舟颔首。

    她走上前,亲了亲玉藻的额头。

    玉藻醒了,睁开眼睛软软叫了声“姆妈”,又伸手摸了摸她身边的雀舫,继续睡了。

    顾轻舟心里不出的柔软。

    孩子真像是天使一样,能净化灵魂。

    第二天,顾轻舟带着玉藻去餐厅吃早饭,司督军和司琼枝正好都在看报纸,就看到了头版头条。

    司督军略微蹙眉:“这么血腥,容易引起民众恐慌,警察局没跟徐家提吗?”

    他觉得新加坡的警察局做事不靠谱。这样的绑架,怎么能见报呢?

    司琼枝的脸色也变了。

    她跟徐歧贞不算太熟悉,可这件事让人不安了。

    不止是她,估计很多人会都代入“徐歧贞”,都会不安的。

    “阿爸,这是绑匪的意思。警察局现在还没有找到徐姐的半点踪迹,如果不对绑匪妥协,徐姐会有危险。

    绑匪先拔下徐姐的指甲,后面就能剁了她的手指。这个责任,警察局担不起,徐家也不容许。”顾轻舟道。

    司督军的眉头拧得更紧。

    他淡淡道:“这些绑匪肆无忌惮!新加坡的人都没有本土概念吗?”

    “嗯,各自为政,没办法。”顾轻舟道。

    司督军就不再什么。

    司琼枝追问顾轻舟:“大嫂,徐歧贞又这样了,那徐培呢?”

    “徐培还没有消息。”顾轻舟。

    司琼枝有点心急。

    顾轻舟吃了饭,急匆匆赶到了护卫司署,等着拿新的消息,不成想她的办公室里有两个人。

    是阮燕峰和阮佳寒。

    “司太太,我们......”阮佳寒满头的汗,神态急惶,挡在阮燕峰面前对顾轻舟道,“我们是来问问,徐姐有消息没有?”

    “不是,我们.....”一旁脸色阴沉且痛苦的阮燕峰开口,声音极其嘶哑,好像砂纸滑过了生锈的铁板。

    那声音,听得人牙酸。

    “七叔!”阮佳寒急忙打断他,而且转头看着他。

    阮佳寒的神色很焦虑,眼底全是哀求。如果没有外人在场,顾轻舟觉得阮佳寒就要给阮燕峰跪下了。

    阮燕峰微微闭眼。

    这一刻,顾轻舟看到了他身上的沉重和无奈。

    他那点风流倜傥的气度,一瞬间全没有了,好像被霜剑打磨过,只剩下了直立的力气。

    他胡子邋遢,眼窝深陷,嘴唇干裂得起皮,好像他很久没坐下来休息、睡觉,甚至顾不上喝水。

    “司太太,我们和徐家有点交情。特别是父辈们,关系更好。以前我们家还跟徐家在苏州开过纺织厂,这件事您可能不知道,那

    厂都关闭二十年了。

    不过,我们两家的交情从未断过。就像阿绍,还是徐家帮我们找回来的,阮家很感激他们的。岐贞一直都是我们的妹妹,她

    出事了,我们很担心。”阮佳寒解释道。

    他们叔侄俩,都不太像是简单的关心。

    就好像心头的肉,被人活活挖去了,那种痛不欲生的情愫,在阮燕峰眼底流淌。

    而阮佳寒,生怕他七叔失控。他像是拽住了一头发狂的狮子,拼了全力,也累得只剩下半口气了。

    顾轻舟假装看不见,心中却隐约能猜到七八成。

    “我们也很担心。”顾轻舟请他们叔侄俩坐下,然后亲自倒了茶。

    她起了徐家的案子,从头起,不留痕迹,尽可能让阮燕峰和阮佳寒知晓内情。

    “......徐歧贞伪造了书信,想要证明她哥哥被绑架了,不成想她自己却出事了。”顾轻舟道。

    顾轻舟很明显的感觉到了,阮燕峰那几乎塌陷的肩膀,稍微平了几分。

    他好像走在沙漠里的人,用一种炙热的贪婪目光,看着顾轻舟,似乎想要顾轻舟多一点,再几句,证明某个人没事。

    于是,顾轻舟就道:“徐歧贞的确是被绑架了,原因不明,动机不明。不过,依照我自己的看法,徐培应该没有遭到绑架。”

    阮燕峰的眼神猛然发亮。

    “您是.....”他开口问。

    结果刚一开口,就被阮佳寒打断了。

    阮佳寒抢着,压过了阮燕峰的话头:“那徐培呢?是不是,他暂时是安全的?”

    “这个不敢保证。”顾轻舟道,“徐歧贞被绑架的消息放出来了,如果他今天自己回家了,就意味着他的确没事。

    至于安全......阮少,这个世上有各种各样的意外,谁也不敢保证徐培安全。我们只能估计,徐培他没有遭到像徐歧贞那么危急的

    绑架。”

    虽然她如此了,可阮燕峰的眼神还是亮着。

    顾轻舟就看了眼他。

    阮佳寒连忙踢了他一脚。

    他们叔侄问完了情况,阮燕峰就站起身,好像还有其他事,就道:“那我们不打扰了,司太太。”

    他们俩从护卫司署出来,阮佳寒抢先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还是要亲自给阮燕峰开车。

    阮燕峰也恼了:“你别总跟着我!”

    “七叔,这个时候我不跟着你,万一出事了,我怎么跟家里交代?”阮佳寒也急了。

    阮燕峰对他毫无办法。

    这个大侄子黏起人来,简直无法甩开。

    上了车,阮佳寒还在念叨:“七叔,你方才不该话的。你答应了我,什么也不问,等我帮你的。可你还是开口了,万一司太太

    知道了什么,传出流言蜚语来......”

    “她知道。”阮燕峰道。

    阮佳寒吓了一跳,车子差点撞到了马路牙子。

    “什么?”阮佳寒焦急,“她怎么会知道?你告诉她了吗?七叔,你不能这样,你忘记了当初的事吗?”

    “我没,但是她知道。”阮燕峰无力阖眼,靠在椅背上,心中万念俱灰。

    他想起顾轻舟的眼神。

    那女人精明得可怕,她只是那么一眼,阮燕峰就知道,她什么都明白了。

    纸包不住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