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8章 越级
    顾轻舟睡前一直记挂着司琼枝的事,想着翌日要早起,在她上班之前去看看她。

    不成想,顾轻舟六点多起来时,佣人说司琼枝已经走了。

    “她今天是四点的早班。”佣人道。

    顾轻舟没说什么。

    佣人反而是跟顾轻舟闲话了几句:“太太,这个工作未免太累了。琼枝小姐时常在医院两天,她说什么48个小时轮班。很早上班、很晚下班,都是常事,哪里是大小姐该做的事?”

    顾轻舟道:“这是救死扶伤的大事。”

    “有那些男人嘛。”佣人道。

    顾轻舟就站住了脚步,看着佣人,笑道:“您羡慕男人能当官,能从政,能决定我们女人的命运吗?

    正是因为小姐这样的辛苦,奠定了女人在这些行业的地位,将来咱们的女儿,也能活得像男人那样有尊严。

    这是功在千秋的。如此好的机会,不拼命怎么行?别说我的女儿,就算是您的女儿,也不愿意什么都让男人替她做主。”

    佣人想了想,道:“太太说的是。”

    顾轻舟没见到司琼枝,倒是引发了自己的联想。

    她想到昨天司行霈的玩笑话,说让她来做新加坡的长官。

    这件事,不可能一下子就实现,第一是暂时没这个机会,第二是顾轻舟到底太年轻了些。

    随着他们在此地扎根、随着顾轻舟的年纪逐渐增长,她的社会地位更受肯定。

    假如她做了长官,她可以在政策上做些改变,让女人可以和男人平起平坐。

    时代已经变了,再过十几年,也许女人就能在体面的行业里自谋生路了。

    像琼枝那样,活得极其辛苦,但是脊梁骨是笔直的,天地间有自己的一个位置。

    有了地位,才有尊严。有了尊严,才是真正的自由。

    她怀着这样的想法,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却听到了浴室里的水声。

    她一进门,看到司行霈把他的两个儿子都仍在浴缸里,任由开阊和雀舫扑腾,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呛死他们。

    顾轻舟连忙捞起不停下沉的开阊,气急败坏:“你作死么?”

    “小孩是会游泳的。”司行霈对顾轻舟道,“新加坡四面环海,如果他们不会游泳,将来很危险。”

    “游泳可以慢慢学。”顾轻舟道。

    司行霈不以为意:“我看雀舫游得挺好。如果你放下开阊,他也能游。”

    浅浅的浴缸里,雀舫似乎能找到一种平衡。

    因为雀舫平时就爱动,胳膊腿有劲,他玩得不亦乐乎。

    顾轻舟:“......”

    她真应该放手了。

    说好了让司行霈教育孩子,顾轻舟觉得自己总是质疑他的这种态度,挺讨厌的。而且将来孩子大了,能听懂她的话时,也会把她当成退路。

    到时候,司行霈的教育就会失去威信力,孩子只会被教育得不伦不类。

    她果然放下了开阊。

    无可奈何中,她想起了司行霈的那句话,脱口而出:“行吧。”

    做父母,她和司行霈都是新手,再也没人谆谆教导她,只能跟这个不靠谱的男人一起,慢慢摸索。

    开阊在浴缸里呛了好几口水,还是无法像雀舫那般灵活。

    司行霈却不先管孩子,而是看上了孩子他妈,因为顾轻舟抱孩子的时候,单薄衣衫被水打湿了。

    衣衫薄得几乎透明。

    “别胡闹!”顾轻舟受不了他的目光,抱胸逃了出去。

    孩子们玩了一早上的水,开心与否顾轻舟不知道,毕竟才那么小。不过,两个人都累坏了,睡得特别沉。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