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5章 最幸运的人
    阮家兄弟和顾轻舟闲聊了一个多时,才见到姗姗来迟的司行霈。

    司行霈找到了玩孩子的乐趣。

    他要先玩几天,再处理正经事,就果然在内院玩得乐不可支。

    他抱着玉藻翻墙,把两个儿子轮流往天上抛再接住。

    总之,顾轻舟是在旁边吓得半死的,到了快要谋杀亲夫的地步,只得避开了,眼不见为净。

    “阿哥,你们留下来吃晚饭。”顾绍道。

    阮燕峰代替顾绍做了回答:“你们这边人多,怪麻烦的。改日再来打扰。”

    顾绍也道:“是啊,舟舟。我们是过来看望的,等你们收拾利索了,再一起吃饭。”

    他们离开之后,顾轻舟就叫人安排晚膳。

    饭厅还是热闹非凡。

    二叔家人口众多,又多了五姨太花彦,两张桌子勉强能把大人孩都安排妥当。

    玉藻在岳城生活了三年,颜太太逢年过节都要带着她去亲戚朋友家,包括司家的亲戚朋友。

    故而二房的人,玉藻比顾轻舟还要熟悉,一口一个“叔祖父”“叔祖母”,叫得甜腻。

    没人不爱玉藻。

    吃了一顿热闹的晚膳,各自散去,顾轻舟带着玉藻和司行霈一起回房。

    司琼枝却起了阮燕峰。

    “阮七叔?”司琼枝笑道,“我跟他很熟的,他也来了吗?”

    “你们很熟?”顾轻舟有点意外。

    “嗯,他是我们的校友,以前学过医的,不过没毕业就放弃了。我们有个助教,跟他关系很好。对了,他跟徐家的关系也很不错

    。”司琼枝笑道。

    到处都是熟人。

    “大嫂,你有阮家的电话吗?”司琼枝问。

    顾轻舟道:“我要回去找找。”

    她回到了房间,找到了顾绍留给她的电话,然后让佣人送给了司琼枝。

    司琼枝看了眼时间,才晚上九点不到,这个时候还没有睡觉,却又不会忙碌,是最清闲的,打电话正合适。

    于是她给阮燕峰打了。

    阮燕峰接到了电话,笑道:“丫头,我今天还去了你家,你怎么不在?”

    “我上班呢,叔叔。”司琼枝笑道。

    阮燕峰道:“找打吗?”

    司琼枝就笑起来。

    她时常把阮燕峰叫“叔叔”,为的不是尊重他,而是损他。

    阮燕峰每次都要抗议,却又会反过来倚老卖老。

    “何时休息?叔叔请你喝咖啡。”阮燕峰道。

    “就喝咖啡吗?”司琼枝道,“不请我吃饭?”

    “我答应了某人,不和太漂亮的女孩子吃饭,免得某人吃醋。”阮燕峰道。

    司琼枝啧啧:“不害羞,不要脸!某人上次还跟我了,不打算跟你好,你就自认了某人是你的吗?”

    “那你还不帮叔叔几句好话?”阮燕峰道。

    “叔叔请客呀,先贿赂我。”司琼枝笑道。

    两人扯了半天,最后约定了明天去吃饭。

    不止是他们俩,还有神秘的“某人”。

    不成想,翌日司琼枝下班时,到了约定好的餐厅,只有阮燕峰。

    “就你自己吗?”司琼枝问,“‘某人’是没到,还是不来?”

    “不来了。”阮燕峰道。

    他又解释了下。

    司琼枝笑笑,没理会。

    他们先叙了久别之情,彼此了解了对方的现状,才开始些闲话。

    阮燕峰问司琼枝:“可交男朋友了?”

    “没。”

    “怎么还不找一个?你也眼瞧着不了,家里人不着急吗?”阮燕峰问。

    司琼枝素来很刻薄,当即翻了个白眼:“叔叔,您好意思跟我这种话吗?您老都三十好几了!”

    阮燕峰拿筷子敲她的头:“我的情况你不了解吗?”

    司琼枝捂住了脑袋。

    后来,这个话题就放过去了。

    他们吃得是西餐,饭后甜点时,司琼枝要了草莓冰淇淋。

    这家餐厅,用的是新鲜草莓汁,而不是草莓粉,司琼枝觉得虽然新鲜,味道却太淡了,有点不对味。

    她咬住勺子,半晌才吃一口。

    “你有什么心事吗?”阮燕峰慢慢喝咖啡,“方才你进来,我就想问了。”

    司琼枝的牙齿松开了软勺。

    “有点。”

    “跟我。”阮燕峰放下了咖啡杯,做出慎重的洗耳恭听。

    司琼枝却不知从何启齿。

    “跟男人有关吗?”阮燕峰问。

    司琼枝想了想:“是的......”

    “谁?”

    “裴诚,你也认识的。”司琼枝艰难道。

    阮燕峰点头:“嗯,认识的,不过不算特别熟,他比我两岁,时候也不是一起玩大的。”

    司琼枝用勺子搅了下冰淇淋。

    冰淇淋已经融化了一点,是粉融融的颜色,看着就令人食欲大开。

    她却吃不下了。

    她沉吟了片刻,把事情从头到尾,都告诉了阮燕峰。

    她得畅快淋漓。

    她很久没这样聊过,倾诉过自己的郁结。

    可能是对家里人,多少有点怯意,只有面对自己的朋友,才能畅所欲言。

    阮燕峰认真听完了,问她:“你在南京实习的时候,跟他是同一家医院吗?”

    “嗯。”

    “时常能见到他,你一点也没留意到他?”阮燕峰又问。

    司琼枝摇摇头。

    阮燕峰就道:“琼枝,女孩子的心很柔软,有时候会被感动。就好像一间屋子,被人推开了门。

    进来的人,能不能住下,就要靠后续的发展。并不是推开门的人,一定就是主人,你明白吗?”

    司琼枝想了想:“你觉得我现在这些情绪,仅仅是因为感动吗?”

    “至少暂时是的。”阮燕峰道,“如果感情是台阶,他已经爬到了顶端,而你刚刚踏上第一步。

    你和他不对等,你站在原地犹豫,害怕自己爬不到他相同的高度,又担心让他空等,其实都是无用功。”

    “那我怎么办?”司琼枝紧张问。

    “往上走,往他身边走。”阮燕峰道,“哪怕你走到了他身边,觉得风景不是你想要的,也可以重新下来。

    谈朋友就是这样,觉得适合就相处,相处下来不适合就分手。这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事,可以反悔的。”

    司琼枝似乎把这句话听进去了。

    “他约我去读书会,那我去看看?”司琼枝问。

    她最近烦恼的,就是不确定自己要不要去。

    她答应了,应该是必须去的,这是她的原则;可她又很担心,怕自己辜负裴诚的期望。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她只有往前走,才不算彻底负了裴诚,至少她在努力回报他的深情。

    至于结果,不往前走是不知道的。

    “去吧。”阮燕峰笑道,“我相信一个能为你做伪证的人,不会让你失望的。”

    司琼枝笑了起来。

    “七叔,认识你可真好。”司琼枝道,“你的某人真幸运。”

    阮燕峰又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听到她提起某人,眼里顿时充满了柔情。

    他想,我才是最幸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