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4章 访客
    司行霈回来的第二天,逗孩子玩,因为他举高了长子开阊,让那岿然入定般的孩子露出了微笑,于是他一高兴,把孩子抛起半

    米高再接住。

    顾轻舟气得心梗。

    “他高兴着呢,孩子别太娇气。”司行霈有理有据。

    顾轻舟几乎要家暴,打死这个不靠谱的男人:“他脑袋还没有长好,你快要把他的脑袋晃碎了。”

    “又不是纸糊的,别担心。”司行霈继续不肯认错,“开阊喜欢刺激的,像我。”

    顾轻舟:“......”

    她彻底明白,自己是给司少帅生了两个玩具。

    她实在没眼看了,留下乳娘们胆战心惊,自己去了前院。

    这次司行霈过来,把家里剩下的财产和人都带了过来。

    财产是指他们在各地的一些固定资产,这次全部出手了;人则是家里的亲戚,比如司行霈的二叔全家,以及司督军留在岳城的

    姨太太。

    司督军还有三位姨太太在世,不过其中两位早年就不受宠了,没有跟过来。

    司行霈也发电报给司督军了。

    司督军好些年没见过那两位姨太太了,有跟没有是一样的,而且她们都没有子嗣。他让司行霈给她们一大笔钱,足够她们下半

    辈子衣食无忧,彻底放了她们自由。

    以后她们哪怕是嫁人,都跟司督军无关了。

    两位老姨太太感恩戴德,拿着钱走了。

    这次跟着一起来的,只有司督军的五姨太花彦。

    司督军也让她离开,自己身边不需要人,但她很坚持,仍想留在司家。

    既然她坚持,司督军就没有异议。

    顾轻舟要安顿这些亲戚朋友,忙碌了一整天。

    好在家里可以用的佣人多,随便把他们派出去,事情就能办妥,顾轻舟只是陪着二叔和二婶闲聊。

    下午的时候,顾绍来了。

    他身边还跟着阮家的其他人,是阮佳寒和另一位男士。

    “我妈听你家亲戚到了,特意让我们来看望。”顾绍解释。

    阮佳寒刚痊愈不久,清瘦得过分,但还能走路、话,已经逐渐恢复了体力,也可以代表阮家出门访友。

    顾轻舟对他这么大的恩情,司行霈来了,阮佳寒肯定要亲自登门。

    除了他们兄弟,还有位年轻人也跟着来了。

    此人穿着黑色的西裤,同样的黑色衬衫,头发打理得很整齐,让顾轻舟想到了蔡长亭,就多看了他几眼。

    顾绍就在旁边介绍:“舟舟,这位是我七叔。”

    男人也自我介绍:“我叫阮燕峰,久仰司太太。我昨天刚从南京过来,今天就来叨扰了。”

    顾轻舟了然,和他握手。

    她是知道阮燕峰的。

    阮燕峰是阮家老太太四十五岁的时候生的,比顾绍和阮佳寒的父亲整整二十八岁,今年也快三十了。

    他是阮家家长唯一的同胞亲兄弟,又因为没结婚,一直跟着兄长,打理家族的生意。

    阮燕峰是老来子,父母宠爱得不行,大哥也是亦兄亦父的疼爱他。

    阮家其他的叔伯,都是姨太太生的,早已分家。迁来新加坡,阮家也没带那些族人。

    之前阮燕峰没有跟着一起来,是留下善后了。

    这位年轻的叔叔,做生意很有门道,是阮家大老爷的左膀右臂,为人又慷慨圆滑,在南京的商圈里颇有名气。

    听闻他还是商会的秘书长。

    阮家的大老爷在南京的商会里没什么资历,阮燕峰完全是靠着自己爬上去的,地位俨然要超过他大哥。

    两年前顾轻舟刚从太原回来,在南京住过,就听过这位阮公子。

    只是一直没碰上。

    阮燕峰很忙,顾轻舟也忙,而且不是同一个圈子的。

    “我也是久仰。”顾轻舟笑道,“这么,贵府不打算回去了?”

    阮燕峰也来了,阮家善后的工作大概是结束了。

    “不回了。”阮燕峰很自然和顾轻舟接话,是个八面玲珑的性格,“刚刚统一,局势谁也不准,最有实力话的人退隐了,我们

    也没什么安全感。”

    顾轻舟微微笑了笑。

    阮燕峰是在司行霈和司督军。这对父子是统一大业的主心骨,他们却放弃了官位来新加坡隐居,让很多人不安了。

    没了司行霈,统一能维持多久?和平能维持几时?

    “咱们的家园,外有列强环伺,内有军阀割据。如今是解决了军阀割据问题,可外头呢?那些外国人,还盯着呢。”阮燕峰又道

    。

    总之,阮家对局势不放心。

    “阮七爷,您很有远见。”顾轻舟道。

    “司太太过誉了。”阮燕峰笑起来。

    他们俩倒是很能谈。

    顾轻舟去年就到了新加坡,比起阮家,她对新加坡就熟悉多了。

    “司太太,听您还是护卫司署的副护卫司,那我能不能托您办件事?”阮燕峰问。

    顾轻舟道:“您,我尽力而为。”

    “我想要一张居住证,写两个人的名字,除了我之外,另一个留白。”阮燕峰道。

    旁边一直旁听的顾绍好奇问:“七叔,你要结婚了吗?”

    阮佳寒的唇角却抽了下。

    很显然,阮佳寒是知道一点什么的,他想要打断阮燕峰和顾绍,可一直没找到适合插嘴的空隙。

    “不,我是防止家里啰嗦。”阮燕峰笑道,“我以后不跟家里人住在一起,打算在中心地带买间房子。

    朋友肯定有。我交朋友,有时候能维持三五个月,有时候能维持大半年,填个模糊的名字,不管是警察还是家长面前,我们都

    是合格居住。”

    这席话,是一个极品花花公子的胡言乱语。

    可顾轻舟记得,这位阮七爷的风评还不错,感情生活一直空白,未婚,关系清楚简单。

    怎么到了新加坡,突然就想要过起招蜂引蝶的日子?

    “七叔,这不合适。”一旁的阮佳寒,心翼翼开口了,保持着他的微笑对阮燕峰道,“再,家里人不一定会答应你单独住。”

    这对叔侄俩年纪只相差几岁,能力却是天壤之别。

    阮燕峰一笑:“的也对。”

    然后,他给顾轻舟递了个眼色,意思是改日单独谈,就把这个话题绕开了。

    顾轻舟倒是生出几分好奇,不知这位阮七爷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