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3章 父亲的尴尬
    司行霈回到新加坡,带了不少人,其中有好几位是顾轻舟熟悉的。

    不过,她一直被司行霈霸占着,根本无法分身,连句问候的空档都没有。

    司行霈对司督军道:“我知道您有很多想问的,过几天吧。我要先陪陪太太,过几天我空闲了,再慢慢说话。”

    说罢,他就把顾轻舟拉上了汽车。

    来接他的、他带过来的,全部被他丢在了空地上。

    顾轻舟说了句什么,司行霈不由分说关紧了车门。

    司机也被他撵走了。

    司行霈开着汽车,很利落回到了司府。

    一进门,他就脚不沾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瞧见乳娘正在逗孩子,诧异看着归来的他,司行霈淡淡一点头。

    然后,他把顾轻舟带上了楼。

    顾轻舟对他的行为实在又是羞又是恼:“全家人都看着,你要点脸吧!”

    司行霈道:“我血气方刚的年纪,离开了太太好几个月,回来先跟太太亲热,有什么不妥?”

    顾轻舟:“......”

    她是个老式又内敛的性格,对司行霈的做派至今都无法接受。

    司行霈吻住了她。

    他的手娴熟钻入了她衣襟里。

    扣子被他弄开了,顾轻舟无处可逃。

    正在此时,在家里等着他们回来的玉藻,兴奋跑上了楼,还问乳娘:“我阿爸回来了吗?”

    顾轻舟忙推他:“玉藻来了。”

    “没办法,让她也等着。”司行霈道,“我现在也出不去。”

    顾轻舟低头看了眼他。

    的确,他这一时半会儿的,实在没办法见人。

    顾轻舟无力扶额,然后自己先笑了。

    她一笑,浑身就软绵,司行霈亲吻她时轻微的触感,让她发痒,更加笑得停不下来。

    声音传到了门外。

    两个孩子的乳娘正在劝玉藻,玉藻却道:“我听到我姆妈笑了。我阿爸回来了,是不是?”

    顾轻舟连忙把头埋在枕席间。

    做家长应该端庄的,顾轻舟也一直做得很好,直到司行霈让她破功。

    “陈嫂,让玉藻进来吧。”顾轻舟停了笑,对门外的人道。

    司行霈还没来得及抗议,门就被玉藻推开了。

    他只得半躺着,弓起膝盖,拉过顾轻舟床上的薄毯盖住自己,换上了慈父的笑容:“玉藻。”

    玉藻就要往司行霈身上扑。

    顾轻舟急忙抱住她,笑道:“姆妈怎么教你的?大姑娘了,不能总是扑到人家怀里,是不是?”

    玉藻就落在顾轻舟怀里不动了,她盯着司行霈,生怕他跑了似的:“阿爸,你这次不走了吧?”

    “不走了,阿爸明天带你出去打鱼。”司行霈笑道,“玉藻还想玩什么?”

    “我想去马六甲,从柔佛长堤上走过去。”玉藻道。

    “好,咱们明天早上五点起来,趁着早上凉爽,步行走过柔佛长堤,去马六甲。”司行霈笑道。

    玉藻欢呼。

    司行霈又问她:“你怎么知道要步行走过柔佛长堤?”

    “我听小姨说的。”玉藻道。

    小姨是指顾缨。

    司行霈点头答应了。

    闲扯了片刻,司行霈从尴尬状态里缓解了出来,起身抱了玉藻:“走,阿爸带你去玩。”

    他抱着孩子,从二楼的窗台上翻了下去。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