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7章 裴诚的帮腔
    裴诚把医生赶走之后,自己回到了阮佳寒的病房。

    他看向顾轻舟:“司太太,您是要给他把脉吗?”

    “怎么,裴医生对中医也有兴趣?”顾轻舟问。

    “西医行业里也有害群之马,中医自然不例外。随着西学东渐,华夏把中医当成糟粕,成天骂中医,我认为实在简单粗暴。

    中医存在了几千年,它的发展源远流长,对身体有独特的释义和治疗,它们是有效的、合理的。

    中医难学,听闻从前一个学徒要学二十年才可以出师,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西医的入侵,中医学徒越发浮躁,半桶水也越来

    越多。

    再加上舆论的攻讦、政府的打压,中医如今不景气,不少人提起它都嗤之以鼻,但我很敬佩它。”裴诚道。

    他的声音很好听,天生就能蛊惑人心般。

    这番话,好像是给顾轻舟听,其实是给阮佳寒和路茹听。

    裴诚看得出,路茹和阮佳寒这两口子找顾轻舟,有点病急乱投医。

    西医院治不好他们了,所以找中医试试,这是路茹的心思;不想转院,而且听闻过顾轻舟的盛名,也许她可以给个机会,这是

    阮佳寒的心思。

    他们受过西方的教育,生活在繁华的南京,接触的思潮里,中医都是落后的、愚昧的、甚至是害命的。

    裴诚用旁观者的口吻,讲明他对中医的崇拜,也是给病人信心。

    顾轻舟莞尔:“你对中医有这么高的赞誉,我很高兴。改天你有空,我们可以私下里谈谈。”

    她和裴诚接触不多。

    几次接触下来,顾轻舟发现裴诚有种天赋:他很会鼓舞人。

    当初琼枝对胡峤儿的死心虚忐忑时,裴诚也鼓励了她。而且他的鼓励不会让人感觉虚套,而是实实在在。

    从这点看得出,他实在很善良,而且情商不低。

    只可惜他在爱情里没有这份游刃有余。

    他对爱情很生涩,没什么信心,再加上碰到了司琼枝那样异类的女孩子,更加缺乏自信。

    等他信心全无的时候,他的聪慧才智都无用武之地。

    顾轻舟有点替他惋惜。

    “那是我的荣幸,改日定要向您讨教。”裴诚道,“我今天能看看吧?”

    顾轻舟点点头:“当然可以。”

    她和裴诚一问一答完话,这才看向了阮佳寒。

    阮佳寒把胳膊伸了出来。

    顾轻舟为其把脉,半晌才道:“我看好了。”

    “司太太,要怎么治?”旁边的路茹连忙问。

    顾轻舟道:“不难治的。腹泻的情况有很多种,西医是怎么的,菌群失调是一种的吧?中医概括起来就很简单,无非是内脏肠

    道的湿热。

    医书上‘湿盛则濡泻’,阮少您的情况也不例外。你的肠道原本就有点脆弱,听闻你以前每次出行,都会闹肚子。

    到了新加坡,一则是水土不服,二则是湿热太重,导致了你腹泻的病情。而你常吃西药,也时常打针,自己有了抗药性,这也

    不罕见,对吧?”

    她罢,看了眼裴诚。

    裴诚虽然是肿瘤科室的,但他在医学院七年,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对,阮先生的情况属于这种。”裴诚道。

    路茹接话:“之前的陈医生也是这样。”

    阮佳寒就没开口。

    在顾轻舟他们来之前,陈医生还找了阮佳寒,他找到了一个新的方案,可惜比较恶心,阮佳寒有点不知如何接受。

    “那怎么办?”路茹问顾轻舟,“要改吃中药吗?”

    “要的。”顾轻舟道,“先吃三天试试看。”

    路茹又问顾轻舟:“那您开个方子,我派人去抓药?”

    “阮少奶奶,您信任我么?”顾轻舟问。

    路茹忙道:“这个是自然。”

    “我从国内过来时,带了些药,正好有这一方。您既没有熬药的工具,也没有熬药的地方。

    如果您和阮少都信任我,那么我每天熬好了,亲自送过来。如果你不放心,我还可以亲自试药。”顾轻舟道。

    裴诚看了眼顾轻舟。

    他感觉顾轻舟这话里有话。

    而路茹和阮佳寒没听出来。他们只感觉这位司太太很热心,是真把他们的事当自己的事,故而只顾着感动了。

    “怎么敢要您试药?”路茹道,“不过,您的也对,您比我们会煎,知道火候和用量。那外子这病,就全靠您了。”

    阮佳寒也道:“是啊,辛苦您。”

    顾轻舟摆摆手。

    她从病房出来,裴诚跟上了他。

    裴诚问顾轻舟:“司太太,他们这边有什么要忌讳的吗?”

    “治疗的药全部停一停,不过营养针可以继续打。”顾轻舟道,“我会送药过来。”

    裴诚跟上两步,压低了声音:“药有什么问题吗?”

    “药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也看得出来,他们请我,无非是死马当活马医,后面还有他们的母亲打搅。

    我的药方很简单,就一味药,不符合他们对中药的理解。万一他们先起了怀疑,不肯服用,瞒天过海什么的,白耽误了病情。”

    顾轻舟道。

    裴诚也略感惊诧。

    他记忆中,中药总是一大堆的,什么时候听闻过只有一味?

    别是普通人,就是他这样向往中医,也产生了两分动摇。

    怪不得司太太要先瞒住了。

    “是什么药?”裴诚问。

    这种病,顾轻舟以前就看过,而且师父的医案有过很多的记载,顾轻舟驾轻就熟:“车前子。”

    裴诚不懂:“这药真的很神奇吗?”

    “不是神奇,是对症。对症下药,就贵精不贵多,哪怕一味药,只要对症也有奇效。”顾轻舟道。

    裴诚似懂非懂。

    顾轻舟笑道:“等他痊愈了,我再告诉你吧,那时候更有服力。”

    她给裴诚留了个悬念,让他时刻挂心着,不至于失去了兴趣。

    临走时,顾轻舟看了眼裴诚:“裴医生,你真是个聪明人,怎么会暗恋了琼枝两年毫无进展?”

    裴诚没想到突然岔到了这里,一个趔趄,只差站不稳。

    “司太太,司姐她什么了吗?”裴诚紧张盯着她,想要从她脸上找寻蛛丝马迹。

    顾轻舟摇头笑笑:“没有。”

    裴诚有点泄气。

    他还想什么,正好司琼枝过来了,她刚听顾轻舟来问诊。

    她和裴诚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然后态度冷漠的转了脸。

    “大嫂,怎样了?”司琼枝把裴诚晾在旁边,问顾轻舟。

    “没什么大事,就是腹泻。”顾轻舟道。

    “我刚在护士站聊天,听陈医生想了个怪招,就是要用在阮少身上。大嫂,幸好你来了,要不然阮少要恶心下半辈子。”司琼

    枝笑道。

    陈医生就是阮佳寒的主治医生。

    “什么怪招?”顾轻舟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