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5章 司行霈训子
    七月下旬,黄昏时突然变了天,好像要下雨了。

    顾轻舟闷热,就睡不着。

    她去看了孩子。

    孩子也热,特别是老二雀舫,不停的哭,睡不着。

    乳娘是从平城带过来的,有一个比雀舫大五个月的女儿,看到孩子哭就心疼得不行,非要让顾轻舟给孩子把把脉:“看看哪里不舒服。”

    顾轻舟看了,孩子没什么不舒服的,就是烦热。

    “今晚要下暴雨了。”顾轻舟道,“所以才这样闷。等雨落下来,后半夜就凉快了。别担心,我来抱孩子。”

    顾轻舟抱起他。

    人体的温度,比摇床上高多了,可孩子却不哭了,虚弱趴在她的肩头。

    顾轻舟带着他,围着房间打转,心里想起了司行霈。

    上次他回来,还是一个月前。

    从他那边过来,少说也要十天,一来一回,一个月就过去了。

    顾轻舟特别想他,却也知道他不可能回来,心情很低落。

    “太太,你手酸不?”乳娘关心问,“还是我来抱吧。”

    “没事,我带带他。”顾轻舟道,“这么晚了,你先下去睡吧。今晚我照顾他们。”

    顾轻舟的两个孩子,配了两个乳娘,这也是司督军的意思,让孩子小时候吃得好,将来身体结实。

    除了乳娘,顾轻舟也会亲自哺育他们。

    尤其是夜里,她都要照顾孩子好几个小时,除非是有特殊情况。

    乳娘们就在楼下,有事可以摇铃,故而纷纷离开了。

    突然,一阵电闪。

    亮光在窗外炸开,顾轻舟连忙捂住了雀舫的耳朵。

    可滚雷阵阵,雀舫还是听到了,开始哭。

    顾轻舟哄着他,又担心长子开阊。

    伸头一瞧,她发现开阊也醒了。不过他不知是镇定还是单纯的傻,一点也不怕滚雷,睁着大眼睛看天花板。

    顾轻舟失笑。

    暴雨下来之后,雷声终于渐渐远去,雨滴哗啦啦打着玻璃窗,到处都是喧嚣。

    雀舫的哭声也慢慢小了。

    顾轻舟抱着雀舫,看着摇篮里的开阊,问:“你们俩将来谁更像你们的父亲呢?”

    “都是我生的,都得像我。”突然有人道。

    顾轻舟吓了一跳,下意识抱紧了孩子。

    一回眸,她就看到司行霈浑身淋透了,从二楼的栏杆上跳了进来,正依靠着门望向他们母子。

    顾轻舟把雀舫放在了开阊身边,小跑着搂住了司行霈。

    司行霈深深吸了口气,也搂紧了她的腰:“想我了吧?”

    顾轻舟点头。

    司行霈捧起她的脸,用力亲吻了她。

    停下来时,开阊正在好奇看着他们,司行霈一把抱起了顾轻舟:“走,回里卧,少儿不宜。”

    顾轻舟终于笑了出来。

    她打了下司行霈的胳膊,让他把自己放下来:“别胡闹。你快去换衣裳,出来先哄一会孩子。”

    “我还得哄他们?”司行霈问,“这到底是我儿子,还是我祖宗?”

    他不由分说摇铃。

    铃声响起,乳娘们就知道上楼了。然后他把摇铃一丢,先把顾轻舟叼走了,抱回了里卧。

    顾轻舟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