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2章 狠心
    裴诚的办公室很干净,窗外就是高大的热带树木,宽阔叶子落下浓浓的阴凉,整个办公室都有了几分凉爽。

    纯白的墙壁,一张乳白色的办公桌,成套的皮质沙发,显得屋子里明亮。

    司琼枝站在他面前,犹豫了半晌。

    裴诚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眼神被挡在镜片后面,有点不真实。

    他也是愣了足足半分钟,才说:“请坐。”

    司琼枝顺势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她又看了眼裴诚。

    裴诚落在镜片后面的眼神,她以前看来总感觉很冷,如今瞧着,她竟然看出了他的紧张。

    司琼枝很想说:对不起,我怀疑了你,还偷偷翻了你的办公室。

    她也很想说:对不起,我没办法回应你的感情,请你原谅我这么久无知无觉。既然知道了,我以后会尽可能避嫌。

    这两条,是她打算好的。

    她不准备含混不清的糊弄过去,让裴诚没有结果的等着。

    可话到了嘴边,她突然说不出来,尤其是后面那条。

    她活了二十多年,罕见有人把她放在心尖上。

    她母亲最疼爱的人是她哥哥,哥哥去世之后,母亲没了寄托,又因为和父亲闹僵,失去了婚姻,早早就病逝了。

    司琼枝似乎不是她活下去的理由。

    若是母亲像爱哥哥那样爱她,怎么会不顾念她?怎么会失去活下去的动力?

    而她的父亲,最疼爱的女儿也是芳菲。除了芳菲,还有大哥、二哥,甚至大嫂,最后才是她。

    父母之外,兄弟就更不必说了,两位哥哥各有挂念,司琼枝从来都不是排在第一的。

    她很少自怜,比起绝大多数的人,她已经拥有了太多,是大多数人奋斗几辈子也得不到的荣华富贵。

    可人的劣根性,往往会让自己盯住自己没有的。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裴诚那样把她放在心尖上,不忍放弃,不敢表露,小心翼翼呵护着。

    她没有对他产生过感情,却很感激他这样在乎她。

    这点罕见的珍重,让司琼枝失声。

    她的理性告诉她,别贪恋人家的感情,你又付不出相同的来回报,你爱他吗?你都没好好看过他。

    可她却十分不想走,不愿意就这样把他推开,不愿意如此仓促就结束了。

    她站在他面前,张口结舌,半晌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苍白说了句:“对不起。”

    “没关系。”裴诚道。

    气氛很沉闷,热浪要破窗而入。

    裴诚感觉自己后背流汗了,不知是热的还是冷汗。

    因为什么对不起?

    是因为要拒绝他的感情而对不起,还是因为翻了他的办公室,亦或者二者皆有?

    他抬眸,看着司琼枝。

    他是个情绪内敛的人,故而很难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浓情蜜意,只是偶然会情难自控时泄露一二分。

    就像此刻,他因为紧张,投射出来的目光,是那般阴冷尖刻,好像很不耐烦,要把对面的人射穿。

    司琼枝一个激灵。

    所有鬼使神差的贪婪,全部烟消云散。

    没人有资格浪费别人的感情和时间,她在享受他的珍惜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