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9章 破案
    找到了褚如展之后,警察局的人松了口气。

    “他是买凶杀裴诫的人,此事无疑了。”牛怀古靠坐在办公室里,骨头都软了几分。

    从凶杀案到今天,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如此大案,半个月就能理出眉目,进度是非常罕见的。

    处在案发初期,家属会难过、愤怒,警察局也会紧张。

    可翻看以往的案子,紧张期也不过半个月。半个月之后,家属多半是耐性等待了,警察局也少了很多的责任感,不再火急火燎。

    慢慢查,有时候就不了了之了。

    半个月能出现这么多的进度,牛怀古想了想,没有顾轻舟私下里调查,是做不到的。

    于是他去了顾轻舟的办公室。

    “司长官,这次差不多能找到凶手了吧?”他问顾轻舟。

    顾轻舟这次没有微笑。

    她不微笑,牛怀古就感觉自己不智障了,松了口气。

    顾轻舟道:“这次,差不多。”

    牛怀古道:“褚如展还要再审,他很狡猾。司长官,他为什么不找个人代替他自己去买凶,非要亲自出面呢?”

    顾轻舟道:“哪有那么多可以信任的人?褚如展一贫如洗,靠给人做家教赚钱,他估计连可靠的亲人朋友也没有。

    随便找个人,替自己买凶,难道不担心那人承受不住自首吗?到时候,岂不是功亏一篑?还不如亲自出马。”

    “对对,谨慎要紧,有的人只敢相信自己。”牛怀古道。

    接下来的三天,警察们对褚如展进行轮番审问。

    这人穷,没底气和警察硬抗,到了第四天,当警察一边审问一边辱骂他时,他终于崩溃了。

    “峤儿爱的人是我,我们不是奸|情,是爱情!”他大声道。

    这句话,就奠定了本案。

    褚如展所有的隐瞒,都一泻千里。

    后面审问时,他差不多就是有什么说什么。

    顾轻舟没有回家,连夜旁听。

    “......不是我给她做英文老师才认识的,是我们先认识了。我们在书局就认识了,我给她讲诗,讲文章,那时候就很熟了。”褚如展道。

    胡峤儿和裴诫的婚姻,一直都不幸福。

    裴诫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在南京时就到处勾搭,胡峤儿早已对他死心了。

    当初和裴诫结婚,也不过是家族的联盟,她哥哥是南京军部的,和裴家算是门当户对。

    裴诫说很爱她,这让胡峤儿费解。

    他一边禁锢着她,不许她和任何的男人接触,一边自己又到处勾搭。

    什么歌女、舞女甚至名媛,他都能勾搭上,偏偏对着胡峤儿,又是一番深情。

    他的深情还不假,经常买东西讨好胡峤儿,也算是很用心的。

    胡峤儿一开始,也有过幻想。后来就明白,哪怕他再好,不够专一的爱情,她也不想要了。

    裴诫对胡峤儿,更多的是霸占欲,以及吹嘘。

    胡峤儿的漂亮,是他朋友圈子里出名的,裴诫最爱吹嘘自己的老婆,美丽,聪颖,懂事又听话。

    胡峤儿就明白,他爱她,就像爱自己的一块名表。

    这名表他很珍贵,小心翼翼的呵护,戴出去可以显摆,很有面子。但是,他绝不会只买这一块表。

    胡峤儿是人,她不想做表。

    她一直很苦闷,直到到了新加坡,偶遇了褚如展。

    这人贫穷,不会到处勾搭,也没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