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6章 重点的疑犯
    司琼枝和裴诚很快就被请到了警察局。

    这两个人的态度完全不同。

    司琼枝承认自己出现过:“我当时的确路过了那边的钟楼,凌晨两点多。”

    裴诚则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照片上的人,是我吗?我怎么看不清楚?”

    警察又问司琼枝去做什么,司琼枝道:“我没有违法乱纪,难道不可以出门吗?夜里太热,我心情不好,所以到海边去吹风。”

    裴诚则道:“我那天晚上值班,两点的时候还没有下班。对,我三点的时候外出了,看到了裴诫,但我两点的时候还在医院。”

    警察们审问了半晌。

    一个是司小姐,一个是裴少爷,警察觉得他们俩都不是平头小老百姓,怕问得太过得罪人,所以一直客客气气的。

    饶是这两位嘴里没半句实话。“怀疑我?出现在钟楼那条街就算杀人犯,那晚上很多人出没,要不要一一排查?那么晚了,谁在钟楼街拍照?拍照的人,正好拍到了我的车子,以及坐在车子里的我,还有精准的时间,难道他不是更可疑

    吗?”裴诚问。

    警察被他反问得哑口无言。

    牛怀古站在外面旁听,听得火冒三丈,可裴诚这句话,的确是说服了他:照片哪里来的?

    这样刻意的照片,一看就是处心积虑的栽赃。

    为何要栽赃别人?

    证明从钟楼街路过,却无法证明他们出现在胡峤儿被杀的那条街。从钟楼街过去,还有好几分钟呢。

    司琼枝被拘来之后,顾轻舟就避嫌了。

    牛怀古只得去问白远业。

    “的确,照片太过于刻意,反而能证明这两位的清白。”白远业道。

    牛怀古就差要疯了:“这两位也没罪?拿着凶器的人没罪,出现在犯罪现场的人也没罪,长官,那到底谁有罪?您说个谱儿,让我们底下人有口气活。”

    他是真的愤怒了。

    白远业倒了杯凉茶给他,让他坐下:“消消火。你这个性子,太急躁了。做警察局长如此急躁可是不行的。”

    牛怀古心说长官站着说话不腰疼。做上司的,伸手要结果的时候就黑脸,让人做牛做马的时候就给个笑脸。

    他当然得急。

    他是第一负责人,案子迟迟没有进展,是他工作能力不行。

    明明这么多证据摆在眼前,可两位长官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这个不可疑、那个不可疑。

    难道是长官自己去杀了人?

    牛怀古气得要炸。“长官,我想把杀人凶手锁定在裴诚身上。第一,他最先出来干扰视听,诬陷裴诫回了新加坡,其实裴诫就在马六甲;第二,他是裴家人,他最有可能跟胡峤儿有什么恩怨情仇;第三,也只有他能有机会,

    把凶器放到裴诫的箱子里,箱子又被孙瑾偷走。”牛怀古道,“您觉得呢?”

    “那照片怎么解释?”白远业问。

    牛怀古梗住。“长官,照片的动机我们先不考虑。这是司长官拿过来的,她说是匿名举报的人交给流浪汉的。而司长官提前跟我要了钥匙,好像她能预料到有人举报一样,她真这么神吗?”牛怀古道,“照片到底是怎么来

    的,咱们先放下。”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