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5章 裴诚的嫌疑
    白远业邀请顾轻舟进华民护卫司署,从一开始就不太正常。

    总好像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而当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裴家的案子。顾轻舟那时候就想过,不管兜多大的圈子,最后都要回到司家头上。

    她也想到,琼枝有话没跟她说。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她是信任琼枝的,才没有深究不放。

    直到今天。

    孙瑾被抓,凶器出现,所有的细节都走到了末路,背后人的用意再不出现就晚了,故而事情一定会牵扯到司琼枝。

    她也只是猜测。

    就像顾轻舟对自己的断言,她也感觉自己敏感过头了。

    不成想,猜测居然对了。

    “......我老师的妹妹吴小姐,您见过的。”司琼枝道,“她怀孕了,怀的是她弟弟的孩子。”

    顾轻舟错愕。

    司琼枝的老师姓吴,今年已经三十二岁。这次的婚姻,是她的第二婚,她之前还嫁过一个人。

    吴老师娘家母亲早早亡故了,留下了她和一个比她小六岁的妹妹。后来,他们的父亲再婚,不成想再婚没多久,父亲就去世了。

    那时候吴老师已经大了,去了英国学医,继母对她妹妹很好,一直照顾她,抚养她,甚至再次改嫁时,还带着了这个妹妹。

    她继母再改嫁的人,自己就有个儿子。

    吴老师的妹妹,比那个男孩子大一岁,两人从小就很亲近。

    后来,传出了不好听的话,继母很生气,男孩子家里人也觉得事情荒唐。

    不成想,他们居然闹大了。

    “家里的老人在乎名声,吴筠这事是闹大了,男方那边的人若是知道了,肯定会逼迫她打胎。”司琼枝道。

    司琼枝顿了下,继续道:“可他们俩没有血缘,吴筠不是她继母亲生,孩子是无辜的,可以活下来。

    她的事被吴老师知道了,吴老师说她这样不值得,会自毁前程,想要让她把孩子打了。她从小就依赖姐姐和母亲,现在他们都逼迫她,她走投无路想要自杀。

    我劝她离开新加坡,暂时去香港躲避风头,等吴老师慢慢替她周旋。那天晚上,她乘船离开,她下午打电话给我,让我去送她。”

    这件事,关乎老师的名声,也关乎老师妹妹的生命,司琼枝答应了吴筠,不告诉任何人。

    吴筠就是她老师妹妹的名字。

    司琼枝知道承诺的分量,若是轻易泄露,以后她的话就没什么威信力,这是父亲告诉她的。

    “所以说,那天晚上你会路过胡峤儿被杀的那条路,去了码头?”顾轻舟问。

    司琼枝点点头。

    顾轻舟道:“好,我知道了。”

    当天深夜,副官抓回来一个人。

    那人是本地的流浪汉,有点油滑,被抓住了也不害怕。

    “我就是拿了钱,替人放一封举报信,又不是做坏事。怎么,现在不给举报了吗?你们是警察吗?”流浪汉嘻嘻哈哈的说。

    顾轻舟拿过了举报信:“谁让你放的?”

    “没看清脸。”流浪汉道。

    顾轻舟打开,一叠照片流了出来,顾轻舟看完之后,就递给了司琼枝。

    司琼枝拿起来一看,双腿顿时就发软。

    “怎么......怎么会呢?”她喃喃自语。

    这张照片,拍到了她的汽车路过钟楼的路口,时间是晚上二点过四分,日期是七月五号。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