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4章 出现在现场的司琼枝
    孙瑾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偷窃是她的习惯,她从小就爱顺手拿点什么。因她生得漂亮,男人哪怕是知道了,也装作不知情,给足她面子。

    裴诫上次出去,用的皮箱是崭新的,孙瑾预料到他这次还会用,故而买了个一模一样的。

    果然如她所料。

    “他既然是出去玩,怎么会不带护照?”顾轻舟问。

    孙瑾突然定住。

    她把顾轻舟的话放在脑子里,层层过滤,然后打了个寒颤:“你是说.......”

    裴诫这次约了她出去,就是想嫁祸给她?

    “不,也许他......”孙瑾努力想要找个合适的词,“我不知道,也许他真的是忘记了。他最近很慌乱,一直过得稀里糊涂。”

    顾轻舟打断了她。

    “孙小姐,凶器在你的皮箱里,又是警察们亲眼看到你丢弃。现在裴诫死了,你的话可信度就不高了。”顾轻舟道。

    孙瑾看着她的眼睛,突然站起来,想要捏住顾轻舟的手。

    但她是被抓过来的,一直拷着,刚站起身又跌坐了回去。

    “您要相信我,您也是女人,您替我做主!我真没有杀人。”孙瑾痛哭道,“我真的没有。”

    顾轻舟从审讯室里出来。

    她刚走出来,牛怀古和几名警察就都围过来。

    “司长官,护卫司说此事您负责,您拿个主意吧?”牛怀古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报社可是蹲了好几天,孙瑾被抓时已经泄露了细节,再不结案,咱们护卫司署就名声扫地。

    英国人懒政多时,他们不会听解释,出事了只会一张被子盖过,把所有事都压下,可能会取消护卫司署的警察分局。”

    他再给顾轻舟施压。

    华民护卫司署,维护大多数华民的利益。

    若是因为顾轻舟的决策失误,导致此机构崩溃,以后华民区的事务处理起来更加复杂,他们会怪顾轻舟,顾轻舟在新加坡就混不下去了。

    而且,裴家也在等结果。

    顾轻舟却道:“我不同意结案。孙小姐不是杀人凶手,如果将来凶手浮出水面,护卫司署的威信更是扫地。”

    “您怎么知道不是?就因为医警的结论吗?”牛怀古非常不甘心。

    顾轻舟道:“没错。在华夏,医警也叫仵作。他们了解尸体,比我们更了解。胡峤儿的尸体告诉我们,杀了她的是个力量很大的男人。

    一连四刀,每一下都极深,这需要凶手本身就力量很大,而不是激动下的爆发。爆发一次我相信,四次就太勉强了。

    再加上,孙瑾跟胡峤儿没见过几面,就连她和裴诫的勾搭,也是最近的。她勾搭的人多了去,不会对裴诫的妻子产生如此巨大的恨意。

    尸体明明告诉了我们真相,我们自己查不到,随便找了个人来顶缸?牛局座,如果你是这样办事的,恕我无法尊重你的决定。”

    说罢,她转身走了。

    牛怀古的脸色很难看。

    其他警察都问他:“局座,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牛怀古恨声道,“听长官的,收押孙瑾,继续查。”

    警察们都觉得很扫兴。

    好不容易查到了这点线索,又断了。

    顾轻舟去而复返,对牛怀古道:“牛局座,你到我办公室来,我有几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