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0章 自白
    裴诫开车,躲躲藏藏出门了。

    他在一处小巷,见到了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浅色衣裙,额角全部汗湿了,眼神有点暗淡。

    “你干嘛?”裴诫吓得不轻,“谁让你回新加坡的?”

    “我看到有警察去了马六甲,他们很快就会找到我。”女人叫孙湖,神色还算镇定,比起裴诫要稳重很多。

    裴诫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不告诉警察局吗?”孙湖问他。

    裴诫道:“我疯了吗?我凭什么要告诉警察局?”

    “可......”

    “你别管,给我守口如瓶,否则你知道下场。”裴诫指了指她。

    说罢,他转身就走了。

    孙湖站在小巷深处,海风咸湿的气息混合了生活的闷热馊味,让人窒息。

    出了小巷,她没有去车站,而是直接去了护卫司署的警察局。

    她一进门,就说有裴胡峤儿一案的线索,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牛怀古亲自接待了她,顾轻舟和白长官旁听。

    女人有点紧张,警察局的人倒了一杯茶给她,她捏住杯子的指关节发白。

    “我是个体面人,今天这些话说出来,我可能会砸了自己的饭碗。但是不说,我良心又不安。”女人道。

    牛怀古很礼貌又温柔鼓励她:“孙老师,您慢慢说,不着急。”

    女人看了眼他,眼中的尴尬褪去几分,道:“其实,我可以作为人证,我也愿意作证。裴诫在马六甲那晚,是和我在一起的。”

    牛怀古一怔。

    他下意识看了眼身后的两名长官。

    白长官也挺意外的,没想到还有如此插曲,不自然清了下嗓子,给牛怀古使了个眼色,让他继续问。

    孙湖则不敢看其他人,一直低着头。

    “孙老师,您跟裴诫.......”牛怀古不知该如何措辞。

    “不是情人。就是在马六甲偶遇了,他邀请我去坐坐,结果喝了点酒。我们一直是认识的,以前也有来往,他时常会送点小礼物给我,算是我很好的朋友。”孙湖道。

    “你确定,那晚他一直和你在一起吗?”牛怀古问,“两三点的时候呢?”

    孙湖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

    她支吾着道:“我们喝酒喝了很长时间。等结束,正好是三点,当时我看了时间的,他还送我下楼回房。”

    牛怀古把心思收敛,道:“孙老师,这个是要作为证据,你需要到法庭上说的,你确定吗?”

    “确定。”孙湖道。

    等她离开,牛怀古露出了一点坏笑。

    白长官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立马收敛。

    顾轻舟问:“怎么回事,我好像蒙在鼓里。这个孙老师,是怎么回事?”

    “她是中学老师,前几年留学回来的,她姐姐嫁给了一位马来亲王。马来皇室本身就是个笑话,亲王更是跟土著人的亲王差不多。

    可孙家的那位先生,时常拿女儿出来吹嘘。吹完了长女,又吹次女,说什么才华横溢的高学历淑媛,俨然是嫁给总督都不为过。”白长官道。

    新加坡不过弹丸之地,孙湖的父亲,一个稍微有点钱的庄园主,天天显摆自己的女儿,把女儿当商品似的吆喝,只差把明码标价挂在嘴上了,是很令人反感的。

    不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