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9章 画皮
    牛怀古回到了护卫司署。

    他的制服后背全汗透了,精神也疲倦。

    “......问过了所有的伙计,他们说八点多吃了晚饭,大家就各自回房了。他们住的客栈,五楼是高档房间,一楼二楼是普通房间。

    裴诫住在五楼,他们看着他上楼的。早上六点多,他们又看到他下楼。假如裴医生三点多看到了他,他急急忙忙赶回马六甲,开快车走柔佛长堤,是来得及的。”牛怀古道。

    不管真假,线索到了这里就断了。

    裴诚的话,可信度不高,又没有其他目击者。

    牛怀古道:“派两个人去趟马六甲,也许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顾轻舟道:“好。你派人去,要尽快。”

    牛怀古点点头。

    顾轻舟坐了一整天,把牛怀古搜集到的资料整理了下。

    下午四点多,白长官请她过去。

    他是关心了下案子的进展,以及裴家的态度。昨天裴诫要动手,被顾轻舟关了起来,裴家是不是很抵触。

    顾轻舟道:“没事的。举报人是他们自家的,嫌疑人也是他们家的。比起我们,他们更害怕闹大。”

    白长官听了,略微舒展了眉头。

    顾轻舟和他告辞之后,回到了家里。

    她喊了管家。

    “帮我联系国内的人,让他们查查白远业。”顾轻舟道,“他说他也是南京人,把他的生平都查一查。”

    管家道是。

    顾轻舟这才有空坐下,端起一杯冰水。

    司琼枝下班之后,又过来找顾轻舟,很关心这个案子的进展。

    “一点进展也没有,是一团乱麻。”顾轻舟道。

    她看着司琼枝,没有装聋作哑,而是直接点明:“琼枝,你担心裴医生杀人还要做伪证啊?”

    司琼枝一惊。

    “你明明没了嫌疑,为什么对此事这么关心?你听了裴医生的话之后,就更紧张了,你自己没感觉吗?”顾轻舟问。

    司琼枝想了想,她的确是比较担心。

    那个人,剥开了光鲜亮丽的外表,是不是一颗污浊的心?

    “大嫂,当初我和胡峤儿约好了,说时间地点的时候,裴医生正好进来。结果我下班时过去,裴医生也凑巧约了朋友。

    同一家餐厅,同一个时间。我走的时候,还.......还看了他一眼,他正好也在看我们。”司琼枝道。

    她心中,已经堆起了好多怀疑。

    她在想,裴诚会不会是凶手?万一他是凶手,那么他为何杀人?

    如果他是凶手,他为什么还要相信司琼枝,而不是趁机嫁祸给她?

    这些,都无从得知。

    “我是有点关心过头来了。”司琼枝低声问。

    顾轻舟问:“你特别关注他吗?”

    “也不是。”司琼枝如实道,“他的医术真的很好,为人也正派,老师常让我给他做助手。

    他每次大手术,我都在场的。久而久之,总不会忽略他的存在。再加上,当初他们家和我们家......差点不就有联姻吗?”

    这些事,点燃了她心中那根线。

    她只是可惜。

    哪怕和他没什么,也不希望他是个杀人恶魔。

    再说,大嫂和裴诚都说过,杀胡峤儿的人,对胡峤儿充满了憎恨。如果他真是凶手,为什么他那么恨自己的弟妹?

    这中间包含的隐情,让司琼枝不寒而栗。

    “没关系的。”顾轻舟道,“关注比较优秀的异性,这是很正常的反应,没什么特殊。

    &nb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