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7章 裴诚的举报
    司琼枝今天要去门诊坐班。

    肿瘤科室的门诊,并没有特别多的人,司琼枝上午的看完了,下午就要负责帮她的老师整理几个卷宗。

    正好从门诊出来,就看到了裴诚。

    昨天思路的偏差,让司琼枝不自然起来,她低了头,打算往旁边的小路上绕过去。

    结果正巧裴诚也是往那边走。

    司琼枝就站定,道:“裴医生。”

    “门诊结束了吗?”裴诚看了眼手表,发现快到了午餐的时间,随口问了句。

    “嗯。”

    “你这是要去冰室吗?”他又问。

    医院门诊后面有个食堂,食堂旁边就有冰室,可以吃冰淇淋,炎热盛夏,冰室的生意特别好。

    “是啊。太热了,没什么胃口。”她随口道。

    裴诚点点头,没说什么。对中午不吃饭却先去吃冰淇淋这种行为,他也没过多的评价,只想她作死她的,将来胃疼又疼不到他身上。

    到了冰室,司琼枝先看到了顾轻舟。

    “大嫂。”她见顾轻舟身边还有个穿警察制服的人,再联想到了昨天裴诚的话,心中了然。

    是裴诚约了他们在公共地方见面。

    顾轻舟道:“下班了?”

    “嗯。”司琼枝道。

    “饭吃了吗?”

    “没有。打算买个冰淇淋再去吃饭。”她道。

    顾轻舟道:“先买好,但是别饭前吃。”

    司琼枝点点头。

    她买冰淇淋的时候,就见裴诚坐到了顾轻舟和警察对面。

    顾轻舟委婉告诉他,他不是嫌疑人,如果他有什么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他们。

    “警察局之前去我家里,我听到他们说了二弟妹的事。二弟妹是被人刺中了四刀,而且每一刀都很深,需要力气很大,而且要有私仇的,对吧?”裴诚再次确认了下。

    牛怀古点头:“正是。”

    “那我就如实说了。二弟妹去世的那个晚上,裴诫应该在马六甲的,但是我在新加坡看到过他。”裴诚道。

    裴诫是死者的丈夫。

    一般女性被杀,如果没有特别明显的仇敌,那么情杀的可能性就很大。

    警察会先调查死者的丈夫。

    裴诫自称去了马六甲,还有船票和人证,他是跟着家里的伙计一块儿去进货的。

    不成想,他的堂兄却看到了他在新加坡。

    顾轻舟、牛怀古甚至正在偷听的司琼枝,都愣住了。

    众人被这个信息砸了下,只有牛怀古欣喜若狂,看来问题解决了。

    “请问,您有什么证据吗,是哪里遇到了他,什么时间?”牛怀古急忙问。

    又怕不礼貌,他道,“还有其他人证吗?”

    裴诚摇摇头:“没有。那时候约莫是凌晨三点多,我夜班回家,汽车的灯晃到了他,想要喊他一声,他却匆匆忙忙跑了。”

    牛怀古心中的兴奋,顿时就落了一半。

    后来,他们又跟裴诚确定了几个细节,牛怀古就回了护卫司署的警察局,而顾轻舟则跟司琼枝去吃午饭。

    下午没什么事,只是整理些病例的卷宗,司琼枝可以晚点去上班。

    于是她问顾轻舟:“大嫂,你相信裴医生的话吗?”

    顾轻舟道:“难说。”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