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5章 浮躁的心绪
    司琼枝一路上都在沉思,回想着裴诚的话。

    他的声音那样冷漠,大概他天性是个严谨刻板的人,言语却无恶意。

    他是信任她的。

    司琼枝从未考虑过婚姻,一是生在上流社会,见惯了有权有势男人的嘴脸,对他们不抱希望,二是恃宠而骄。

    她的父亲只有她这么个闺女了,很疼爱她,她要天上的月亮都行。

    所以她拒绝了学校所有男生的追求,不管是别有用心还是真心爱慕。

    她也用这样简单粗暴的方法,拒绝了裴家。

    她知道挺伤人自尊的,比如裴家的老七裴谳,是她的师兄,就公然堵住她,想要找她讨个说法,问她凭什么看不起裴家。

    那孩子被副官一把掀翻,跌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司琼枝看也没看一眼。

    她虽然没有口出恶言,但她的行为和决然,实实在在告诉了裴谳:就凭她是总司令的女儿,凭她家有权有势,就是看不起你们,能怎样?

    态度欠抽,司琼枝也知道。

    只是,司家的小姐,很少有替旁人考虑的机会。

    司琼枝知道是知道,就好像隔着玻璃窗看远处着火,明知道烧起来了,也知道很灼人、很烫,可那也只是知道而已。

    被烧伤是什么滋味,她没有被烧过,就不得而知了。

    司琼枝没有过被人轻视的经历。

    她在岳城时,所有人都要巴结她;她到了南京,就连总统府的人也要礼遇她三分。

    她知道自己可恨,就好像有的人知道自己躲懒一样,也只是知道而已,又改变不了。

    司琼枝尽可能不去讨嫌。

    她唯一能做的,是不把自己的轻蔑当无所谓,她尽可能去理解旁人接受到她轻瞧之后的愤怒,所以她离裴家远远的。

    直到今天,她突然想:裴诚这个人,好像也不是那么差劲。当初如果尝试着接触,而不是那么粗暴的拒绝,会有什么不同吗?

    他在医院的时候,从来不跟美貌的护士或者病人家属逗趣,可以称得上正派了。

    司琼枝还记得,上个月有个病人住院,好像是马来皇室的,那病人的女儿来探病,骄傲得像只姹紫嫣红的山鸡,总是高高翘着尾巴。

    马来皇室是受英国政府供养的,他们每个月都有高额的生活费,却没有皇室应有的尊严。

    那公主围着主治医生的裴诚,不停的开屏显摆,被裴诚毫无保留的掘回去。

    那女人也是有点姿色的,他可以做到一视同仁,公正严谨,不扯皮闲聊,算不算难得?

    “琼枝?”

    司琼枝猛然回神。

    顾轻舟:“你想什么呢?那边有个水果店,你想要吃什么,让副官去买一点。”

    司琼枝的脸,毫无缘由的一红:“我......”

    她半晌没支吾出下文。

    顾轻舟就让副官随便买点,记得要买三份,还要给顾缨和舅母送点。

    司琼枝的异样,她也装作没看见。

    副官很快就买好了。

    回到了家里,司琼枝立马跑回了房间,心里挺难堪的,不知为何在车上会想裴诚的事,想的有点入迷。

    这些想法,是很突兀撞进了她心里,还是一直都在,她刻意回避了?

    司琼枝打了个寒颤,被自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