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3章 捡芝麻
    顾轻舟的眸光收敛,她静坐时眼神无波,看不出情绪。

    白长官细细打量着她。

    半晌,顾轻舟才问他:“既然琼枝和裴家二少奶奶见过,我们家不需要避嫌吗?”

    “裴二少奶奶从西餐厅出来,侍者们都见到了。然后,她和司姐各自回家,都有人证。司姐是没有嫌疑的。”白长官道。

    他笑了下,又道,“虽然没有嫌疑,也怕有心人作乱,是不是?司太太,此事请您再考虑考虑,我明日再来拜访。”

    这是给她一天的考虑时间。

    他罢,就利落起身告辞,生怕被顾轻舟追上拒绝。

    送走了他,顾轻舟没有去裴家,而是先去了她公公司督军那边。

    刚到新加坡的时候,司督军的确是痼疾发作。他年轻时受过伤,那段时间膝盖疼得无法直立行走,也是真的。

    不过,他真决定到新加坡,却不是为了疗伤,而是司行霈在战场上脱不开身,需要司督军为他做前锋,替他开路。

    司督军当时觉得司行霈胡闹。

    因为司行霈让司督军去捡一颗芝麻,反而丢掉国内的西瓜。

    孰轻孰重,简直一目了然。

    可司行霈对司督军道:“我是没有统一天下的野心。等战事一结束,我就会带着全家去新加坡,这是我好几年前就决定的。

    我请你先去,不是让你放弃权势地位,而是想邀请你全家团圆。你今天不走,将来一定会有善终吗?

    哪怕有善终,你到了七老八十的时候,图什么?到时候一群年轻的姨太太围着你,你就满足了吗?

    你现在不去,以后过了十年八年的,可别求着我来接你。我舅舅在新加坡,轻舟还有个义父,就是那个军火商。

    到时候,你孙子该有的爷爷都有了,轻舟该有的父亲也有了。没人把你当回事的时候,你可别抱怨。”

    这是威逼利诱。

    司督军气炸了,拿昂贵的总司令大印砸他:“给老子滚。”

    但他考虑了三天,还是想通了。

    人总是要让位的,不可能永远占据高位。他已经到了迟暮之年,尤其是最近,膝盖疼起来路都走不了。

    死死占着位置不让,到底有什么意义?

    司行霈这个楞种,难得对他示好。如果他拒绝,这儿子以后连孙子都不会让他见,他能预料到。

    凑巧不巧的,他只剩下这么个儿子了。

    正好那时候,顾轻舟又怀孕了。

    儿子可以不要,孙子还是要的。

    再三考虑,想到战后统一了的种种阴谋和算计,想到人生的意义,司督军认命了。

    他把西瓜丢了,到新加坡来捡芝麻,为的是将来司家能在南洋这片土地上站稳脚跟,不受任何势力的欺负。

    过日子,也要过最舒服的日子,这是司行霈的目的。

    顾轻舟驾轻就熟到了司督军的院子,一株榄仁树,满树金色的叶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更添了盛夏的炙热。

    她走得满头汗。

    她把白远业的话,告诉了司督军:“......您意下如何?”

    “护卫司署这种地方,权威有限但麻烦不断。”司督军蹙眉道,“你一旦沾染了,将来哪有时间做其他事?”

    司督军听琼枝过,她们姑嫂想合办一家医院——一家中医和西医综合的医院。

    此乃大事。

    这并非难事,而且顾轻舟的经验成熟,琼枝也在上进。

    护卫司署那点权限,司督军是看不上的。

    “我不是为了司行霈,也不是为了琼枝。”顾轻舟道,“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预感?”

    “自从我们到了新加坡之后,不少人跟了过来。这里面好像没什么大事,可我总不安。”顾轻舟道。

    司督军狐疑看着她。

    顾轻舟苦笑:“阿爸,我从就练习如何应对迫害。我想,我的脑子可能不正常了,时时刻刻要提防着什么。”

    司督军的眼神一软。

    他叹了口气:“别担心。”

    “......就裴家二少奶奶这事吧,她才威胁了琼枝,想要知道司行霈的下落,几个时后她就死了。”顾轻舟道,“您是巧合,还

    是另有阴谋?

    正是如此,我才想搀和进去。现在不是岳城,出了事没人给咱们汇报,想要反应最快,就要得到最新的消息。”

    司督军又看了眼她。

    “孩子有乳娘和朱嫂,而且他们还太了,谈不上教育,不需要我时刻守着他们。医院暂时也开不了,司行霈这事没做完,咱们

    就都不知道将来到底在哪里安居。”顾轻舟 。

    司督军道:“你打算好了?”

    “嗯。”

    “那就去做吧。不过你才生了孩子,身体吃得消?”

    “休息三个月了。再不动动。脑子都要生锈了。”顾轻舟笑道。

    等顾轻舟快要走的时候,司督军突然问她:“阿霈上次回来,真没人看到吧?”

    “没有。”

    “让他心点。”司督军道,“他想看孩子,想看你,以后有的是时间。最近就不要冒险了,赶紧把事情做完。”

    顾轻舟道:“他知道的。”

    “你也别给他发电报。”司督军又道,“万一被人发现了,就会生疑。”

    顾轻舟道是。

    得到了司督军的首肯,顾轻舟起身,去打了个电话。

    她想问琼枝,下午还要不要上班。

    司琼枝道:“下午没什么大事,我可以请假出来。大嫂,你是想去裴家吗?”

    “对,去看看。”顾轻舟道,“虽然裴家的少奶奶还在护卫司署,没有开始办葬礼,到底要去安慰下老人家。”

    司琼枝道:“那好,你一点半过来接我。”

    顾轻舟好。

    司琼枝去请假时,路过了裴诚的办公室,他正好回来,他上午的门诊结束了,要休息。

    看到了司琼枝,他冷若冰霜的走开了,大概是想把早上的那点尴尬,都冰冻住,以前冷漠点个头的礼貌都不要了。

    司琼枝也低了头,快步往前走。

    天下这么大,偏偏他们两家都搬到了新加坡,偏偏裴家入股了这家医院,偏偏裴诚跟她在一个科室。

    司琼枝感觉命运在捉弄她。

    她去了主任的办公室,递了请假条,然后回更衣室换衣裳。

    等准备妥善了,她下楼等她大嫂,却看到裴诚的车子从大门口经过。

    看到她时,裴诚丝毫没有停车问候的意思,车子扬长而去。

    司琼枝则想:“他不会是回家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