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2章 心灰
    &bsp;叶姗在人前没有失态,忍着一口气,去了叶督军那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叶督军正在后院。他换上了新做的铁灰色军装,胸前的勋章和绥带全部挂上了,头发重新剪过。他身材高大,肤质幽深,就显得健康紧致,除了眼角有点皱纹,他不管是从皮肤还是身材,都无半分老相。这跟他多年严苛训练有关。六姨太珠珠换上了一件乳白色的小洋裙,这就是所谓的“西式婚纱”,还有个小头纱。这套衣裳,衬托得她身材修长玲珑,肌肤胜雪。若不是珠珠这样好看,叶督军是不能接受这些新式的东西。两个人站在镜前。仔细端详了珠珠,再看看自己,叶督军欣慰发现,并没有差距很大的感觉,约莫十来岁,像个老大哥和小妹妹。而不是像父女。虽然年纪上算是了。叶督军就笑了下。“我有点紧张”珠珠微微抿唇,她的掌心全是汗。“紧张什么?”叶督军笑问。“他们都看着我,我不太习惯。”珠珠道,“我念书的时候,每次学校要发言,哪怕选到了我,我也要推辞掉。”叶督军道:“不用怕,他们都是崇敬你的,记住我在你身边就行了。”珠珠点点头。她直到这一刻,都有点不敢相信。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牢记叶督军给她的荣耀和尊重。就在此时,叶姗来了。她是气哄哄的来得。“父亲,您让华云防来的吗?我明明没有给他记过请柬的,为何他会来?”叶姗连珠炮似的,劈头盖脸就问。叶督军的眉头蹙起:“你非要在你父亲的婚礼上,如此大声吵闹吗?”他对待孩子们,向来是柔声细语,可孩子面对他的敬畏还是有的。不成想,叶姗居然打算今天造反。“您大喜的日子,就不考虑我了吗?”叶姗的脸色是微白的,“我知道您让清河镇修了铁路,特批的,又让他来参加婚宴。怎么,您觉得他把我给睡了,我就不干净了,以后没人要了吗?非要把我卖给他,就连你也要低声下气?把我当滞销货,赔上钱财赔上人脉处理吗?”她一连发问,让不知内情的珠珠震惊了。叶督军的脸沉了下去。“阿姗。”叶督军的眉宇间蹙起了火焰,“要今天说这件事,还是改日再说?”叶姗突然就哭了。她的眼泪,似决堤的水。“父亲,您是不是看不起我了?”她问。叶督军的心火,一下子就没有了,无可奈何拿了帕子递给女儿。“谁看不起你?”叶督军道,“你年轻气盛,至今还是意不平,父亲知道。父亲担心,是你为了赌气,生生把年华给浪费了。我何时逼迫过你?只要你不松口,你就在叶家养老,锦衣玉食做姑奶奶,父亲也不会说半个字。”叶姗抽抽噎噎的哭。珠珠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距离吉时还有两个小时,时间来得及,况且还有顾轻舟和司行霈在外头待客,不会出乱子。叶督军就指了指里卧,让珠珠把叶姗带进去,仔细安抚她。珠珠牵着叶姗,去了主卧临窗的大炕上坐了,又叫人端茶来。“我都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了?”珠珠问。叶姗抽噎着,不太想解释。可这位是未来的继母。若是不说点什么,她还以为自己看不起她,将来关系疏远了,家庭不和睦。况且,这件事她迟早是要知道的。“我就是觉得心酸。晚了一步,怎么也争不赢,拼了命都不行。”叶姗道。她跟珠珠说起了自己和华云防的相遇。那时候,华云防救了她一命,否则她那个状况下,被土匪一糟蹋再一扔,铁定是死路一条了。后来,她带着华云防打天下。她的谋略,都是从叶督军的书房里听去的,兵家什么忌讳、什么策略,她如数家珍,很能服众。华云防说,他想要去南靖县看看柳棠棠。而叶姗,那时候她内心不承认,其实她知道自己在躲避父亲的找寻。她不想回家。她和华云防的目标一致,一路南下,到了南靖县。南靖县比较富足,他们当时带了一万多人,却愣是被阻在城外半个月。后来,是叶姗和华云防假装是富家小姐出游时汽车坏了,带了两个随从,在路上拦车子。有汽车的男人,对美色要求都高,然而华云防无往不胜。他们就是靠着这样的手段,混进了城里,华云防杀了县长,趁着城里乱成一团时,他们的人猝不及防杀进来。占领了县城后,他们直接在县长的官邸落足。华云防说:“我要去找棠棠了。”直到那一刻,叶姗才后知后觉的想:“他怎么还想着找棠棠?找到了呢?”这个问题,让叶姗怒火中烧。难道这男人还真打算一妻一妾吗?自己跟着他,一路上打了地盘,收拢了财富,另一个女人直接来坐享其成吗?凭什么?叶姗当时没说话。可华云防很兴奋,根本不看她的脸色,大张旗鼓贴了告示,到处找柳棠棠。这期间,叶姗的心逐渐发冷,很沉默。华云防似乎没看出她的异常,只顾找寻。对方听说他,三天后就看到了告知,让他去见她。华云防换了新军装,还问叶姗:“这衣裳好不好看?”叶姗脑子里像沸腾的水。她恨不能一枪毙了这男人。她当时只是冷哼了一声,站起来走了。华云防追出来,问了句你怎么了,见叶姗还是不理他,他又赶时间,就道:那你等我回来说。叶姗当时就想,她要把自己的人带走,把自己的钱财分开,和华云防分家,从此各人走各人的路。她叶姗,绝不能容忍自己的房里还有其他女人。她正在考虑此事时,突然眼前一黑,她被人重重击中了后颈。等她醒过来时,只感觉很冷。四周阴暗潮湿,她被人半吊起来,视线略微向下,她看到自己的衣裳早已被人剥去。怪不得那么冷。那时候是腊月底了,眼瞧着就要过年了。一向温暖的南国,过年那几天也冷,她瑟缩了下。对方走向了她,一下子捏住了她的下巴。叶姗认得出:“你你是县长的”这个人,是县长的儿子。叶姗和华云防混进南靖县时,勾搭了一位中年人,那人认识县长的儿子,还把叶姗引荐给了他。当时,那位少爷对叶姗很有兴趣,就把他们俩带到了县长的官邸。华云防因此才得手,杀了县长。但是,县长的这个草包儿子跑了。不成想,对方居然来了个回马枪,把她给抓住了,还剥光了她的衣裳。叶姗心里,狠狠打了个寒颤。而此刻的华云防,大概正在跟柳棠棠互诉衷肠吧?那一刻的心灰意冷,彻底让叶姗崩溃了。&bs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