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1章 视若不见
    &bsp;眼前的人转过脸,狐狸一样的眼尾修长,妩媚之气顿时散开,引来不少窃窃私语。石博山也是窃窃私语的人之一:“什么人啊?好好的赴宴,为何穿军装?”顾轻舟不解看了眼他:“今天来的将领们,不是大部分都穿军装么?”石博山用更加不解的目光回视:“对,那是因为他们都是将领”顾轻舟和石博山面面相觑,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然后她恍然大悟,先笑了起来“你可小心点,别乱说话,阿姗打断你的腿。”顾轻舟道,“那位可不是女人穿了男人的军装。就是一位男士,是督军新封的华团座。”石博山这才想起。“华云防?”他震惊问。顾轻舟点头。石博山听姨父说过华云防。他那天进去,听到姨父正在跟将领们议事。他慌忙要退出去时,姨父让他别走,要找他算账。他们正在讨论的,并非什么大事。石博山就听到了“清河镇”“华云防”这几个字。叶姗失踪之后又归来,叶督军封锁了消息,只有叶家的亲信知道二小姐和华云防那点事。当时,叶督军说要拉一条铁路去清河镇,这是十多年前就打算好的,只是当初觉得利润不够,没有实施。“督军,现在利润也不够啊。”有将领说。叶督军就道:“我知道,那算是给二小姐的嫁妆。有了铁路,将来她和我外孙回来探亲方便。”几名将领都笑起来。石博山当时就震惊了。他都不知道还有这么回事。他挨完了姨父的骂,就跑过去问叶姗,是不是有华云防这个人。叶姗脸色是冷漠的,道:“我知道,但是我跟他不熟。”石博山也是年轻人,女孩子赌气的模样,他见得多了,立马心领神会,没有把姨父他们的玩笑话说出来。从此之后,石博山就记住了华云防。可没人告诉他,他未来妹夫长这德行啊!石博山立马有了点做大舅哥的责任感,上前就要去和华云防说几句话。顾轻舟道:“等等我。”他们俩走到了华云防面前。华云防不认识石博山,却认识顾轻舟的,因为在北平时见过一面,旁人还介绍了司行霈与他认识。“司太太。”华云防客气开口,他声音洪亮,然而未语先笑,露出几分娇丽可爱来。石博山想:假如某个人爱好男色,那么在他眼里,华云防真是个尤物。这含笑带俏的劲儿,真是天生的狐媚子,哪怕声音难听了点。“这位是”华云防注意到了石博山有点牙疼的、一言难尽的目光,立马提了警惕,眉头蹙起,像个歹毒又艳潋的小妖精。石博山忍着胃疼:“鄙姓石,石博山,我是天津的表兄,华团座没听阿姗提过吗?我们从小就很亲近,像亲兄妹一样。”华云防摇摇头,不过对石博山的敌意就减少了。他斟酌了下,叫了声:“石表兄。”“当不起。”石博山连忙道,“华团座太客气了。”石博山也在想,就这模样的,他姨父那老古董是怎么答应的?怀着这样的揣测,石博山一路上跟着华云防。他发现华云防此人,见第一面时的确女气得厉害,可和他相处不过十分钟,就会下意识忽略他容貌上的那点阴柔。因为,不管是言谈还是举止,哪怕是连小动作,华云防都没什么伤大雅的地方,就是一个和石博山一样的普通男青年。初见时的震惊消失,石博山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你是如何认识阿姗的?当初阿姗失踪,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华云防的眼睛,一下子就黯淡了。正好叶姗出来,迎面遇到了他,她脸上恬柔的笑容顿时就撑不住了,有那么一两秒的阴冷。旋即,她才若无其事:“华团座,这一路上还顺利吧?辛苦了。”然后她看到了石博山,很没有礼貌的把华云防扔给了石博山:“表哥,你带着华团座入席吧,我要出去接胡师长的太太。”说罢,她和华云防擦身而过。华云防都没机会开口说句话。他转过身,想要追上去,石博山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石博山难得正色:“这可是督军的婚宴,你传出什么不雅之事,只会更招人恨。”华云防听了进去,停下了脚步。石博山又道:“华团座请吧,我给你介绍介绍军中其他的团座。”幸而有石博山在面前拦住,华云防才没有失控。只是,他一直心不在焉,眼睛不停追着叶姗,想要看看她的方向。叶姗却很忙,华云防在整个宴席大厅里,就见过她两次,其余时候她都在外头待客。他心中又酸又软。他很小的时候,家里就被仇家打散了,他跑了出来,小小年纪被当成女孩子卖到了妓院。后来,他学会了弹琴,又有柳棠棠的遮掩,“他们俩”成了一个头牌歌伎,两个人共同扮演一个人。那样的日子,其实并不愉快。就好像泡在苦水里,他只能和柳棠棠苦中作乐。他们相互鼓励,相互依靠。一场兵灾,就连这缸苦水也被打破了,他们去了北平。柳棠棠找到了亲人,她的亲人要带着她回家。那亲戚也是穷,一看就不愿意养活他这张嘴,他没办法了。而柳棠棠对外面的世界恐惧极了,想要回到南靖去。她走了,他又开始一个人。乞讨、偷窃、打架,什么都干过,从未有人善待他,直到他遇到了叶姗。叶姗很有主见,什么事情都能拿定主意。她拿主意,他去执行,就好像她的枪,她指了哪里,他就打哪里。他们渐渐有了兵,有了地盘,有了钱财,以及有了个家。家人就是他和阿姗。他总喜欢看着叶姗的眼睛,因为那里面包含着镇定、从容,以及乐观。她什么都见过,什么都吃过。她说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但她总是会刻意避开,她甚至要往南走,好像北方有什么人在找她。她其实知道的,只是假装。华云防的见识有限,他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是叶督军的女儿。&bsp;在西北,叶督军类似于“皇帝”“总统”一样的高高在上。华云防还以为,叶姗只是出身富足,却不知是这等的显赫。那时候,他们一边南下,华云防一边想方设法让她过上好日子。叶姗只提出了一个要求:“我就想在某个安静的小镇子上,建个大房子,里面种花种树,再生一儿一女。”原本,这一切都会实现了,他也听得出来,叶姗小院子的男主人就是他。若不是去年腊月发生了那件事。那件事,就把华云防的希望全毁了,也把他的家给毁了。&bs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