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6章 平野夫人的归宿
    平野夫人几乎不记得自己的闺名了。

    她在娘家的时候,父母叫她什么,好像是很久远的记忆,她怎么也想不起了。

    她十六岁进宫,从此闺名就在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她是叶赫那拉氏,她是皇后。

    后来,她丈夫驾崩了,她的女儿和一样被婆婆不容,于是她们逃了出来,史书上没有孩子的记载。

    她丈夫的族弟继承了皇位,没过多久那恶婆婆死了,那个捡了现成便宜的族弟也退位了。

    华夏再也没了帝制。

    皇后自然也不存在了。她是倒数第二位皇后。

    她是史书里的死人,她甚至还有死后的封号。

    后来,她隐姓埋名,嫁给了平野。

    她的一生似白驹过隙,过得那么匆忙,又好似那样艰难。

    “如果我晚生三十年,也许我也可以学一肚子自由、民主,念一肚子新学。”她想。

    若她和顾轻舟接受相同的教育,那么她的命运会有什么不同吗?

    她会随着那些朝代的陋习,到了最后连自己的名字也无法留下吗?

    顾轻舟就很幸运。

    她那时候凭借自己的本事,巴结上了司家,司督军力主让她去念了几年教会学校。她的医术了得。

    如今,哪怕她嫁人了,旁人也不会用“司顾氏”概括她。

    提到她,至少会说“司太太顾氏,那位顾轻舟神医。”

    她有名有姓,哪怕冠上了夫姓,她的名字也有存在的价值,也有人会具体介绍,而不是用“顾氏”二字简单带过。

    如此,才算有了尊严。

    这点尊严,对新时代的女性而言,实在毫无价值,她们甚至会主动冠上夫姓,为此洋洋得意。

    可对平野夫人而言,却是千金难求的。

    顾轻舟在她病房的那席话,彻彻底底勾起了二十多年前的回忆。

    平野夫人在怀孕的最后半个月,突然发了阑尾炎。

    阑尾炎的剧痛,是很难承受的。

    她去了西医院,医生说孩子快要出生了,这个时候做手术太危险。

    王治也说,要催生,提前让孩子先出世。

    平野夫人拒绝了。

    “万一催生出来,他身体不好,难以养活怎么办?”她道。

    她苦苦忍受了半个月,直到顾轻舟呱呱坠地。

    那滋味,简直是炼狱。

    后来生出来是女儿,平野夫人失望透顶,似乎没有多看她几眼,哪怕是到了今天,她也对顾轻舟产生不了亲情。

    然而血脉连心,顾轻舟的一席话,彻底打动了她。

    她那样辛苦,用自己的血一点点把黄豆大小的胚胎,孕育成健全的孩子,为了她忍受那般的折磨,难道就是希望她此生处在保皇党的骚扰里吗?

    蔡长亭死了,平野夫人被人害了,染上了肺痨,这一切都告诉了她,日本人不仅放弃了她,还不想她活着了。

    那么,她凭什么再翻身?

    她还要用此生,把自己辛辛苦苦带到人间的孩子也毁了吗?

    她自私了一辈子,何时才能真正明白母亲的责任?

    她没有哺育过顾轻舟,没有爱过她,甚至不曾多看她一眼,她凭什么还要得到她的宽容和体谅?

    顾轻舟那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