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6章 自招
    这是什么意思?

    司行霈没有开口,但见顾轻舟慢慢端起了填白瓷的酒盅,抿了一口酒。

    她开口说话,声音里也带着淡淡的酒香:“金太太,您没看到令郎是自己走上了戏台吗?”

    金太太的瞳仁骤然紧缩。

    她心中的念头,跌跌撞撞间全部清晰了起来:司行霈弄这么大的阵仗,是想要对付金千洋。

    金太太昨天派人去打听,顾轻舟身边有个佣人去世了,她还给佣人设了灵堂。

    不过,这个佣人应该跟金千洋没关系。

    金太太派去打听的人说,那佣人年纪小,而且不算好看,从来没跟金千洋来往过。

    听了那些话之后,金太太稍微心安。

    金千洋大了,有自己的院落和妻儿,金太太又不会整天把儿子当小孩子放在眼前。

    昨晚金千洋未归,金家的大少奶奶习以为常,也不会派人告诉金太太。

    金太太不知他夜不归宿,又紧张司行霈的小动作,心思全部都在对付司行霈和顾轻舟身上,压根儿没想到金千洋。

    不成想,现在在这里看到了他。

    金太太最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她浑身的血液几乎在逆行,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金太太又想到:“那个总参谋......”

    督军府的总参谋,岂会犯那么大的错误?

    他肯定是跟司行霈串通好的。

    而金太太,自作聪明帮司行霈的忙,将总参谋一行人放了进来。

    她的手指捏得作响,指甲几乎要刺破掌心。

    “金太太,大少这是要做什么?”秦纱好奇,看着下面的男人。

    金千洋身上,没有半分伤痕,但是他从衣裳到头发丝,都汗湿了。

    “那么热吗?”康芝也望过去,“干嘛弄火炉啊?我看大少爷不停的流汗。”

    金太太站起身。

    她想要下去,拉自己的儿子离开,不管司行霈有什么诡计。

    不成想,站在门口的副官,却阻拦了她的去路。

    “大胆,给我让开!”金太太厉喝,抬手就想要打副官。

    副官早有察觉,挡住了她挥过来的手腕。

    “金太太,请您自重。”副官冷冷道。

    自重?

    金太太冷笑出声。

    就在此时,她听到楼下戏台上,响起了轻微的琵琶声,以及她儿子高声喊:“娘!”

    金太太的心肝肺,差点全部颤抖着要裂开了。

    她的双膝,几乎撑不住她的身子。

    “娘,儿子有几句话,想要告诉您。”金千洋大声道。

    他的声音,不停的颤抖。

    就好像他的身体一样,他的声音也是潮潮的,汗涔涔的。

    金太太出去不得,只得折身回来,也走到了窗前。

    顾轻舟、司行霈等人,全部离席,站在窗口往下看,还贴心给金太太留了个位置。

    金太太出现在窗口,看到了她的儿子,像是被水洗过那样的流汗,浑身发抖,甚至泪流满面:“娘,儿子忏悔。”

    此刻的金太太,已经下不去了,只得大声喊:“千洋,你给我住口,赶紧回家!快走。”

    金千洋却往旁边看了眼。

    旁边没有人,亦或者说,金太太等人的视线里,看不到人。

    金千洋痛苦摇摇头,满面的泪痕:“娘,我要忏悔,您听我的忏悔。”

    金太太大声的呼喊,他再也听不进了。

    他开始像个精神病一样,重复了自己的罪行:“我派人跟踪李先,然后开车撞死了他。”

    李先是太原府上几任市长的儿子,和金千洋同岁,一起念书时样样比金千洋优秀。

    然后,那孩子出车祸死了。

    那起车祸,是金千洋派人做的。叶督军当时正在外头,此事警备厅查了一段时间,不了了之。

    金千洋又道:“我派人烧了崔家的厂房,烧死了五十名工人。”

    ……

    “我杀了蒋凡全家。”

    ……

    “我掐死了四丫。她看到了我和康暖,我想要绑架康暖,被她撞破了。我担心她说出去,偷偷派人跟踪她。

    她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我怕她撒谎,索性将她掐死了,丢在河里。”金千洋说到这里,已经站不稳了。

    在场所有的人,都听得目瞪口呆。

    他们再也没想到,年纪轻轻的金大少爷,做过这么多的恶事。

    李先的事,太原府的人都听说过;崔家的工厂失火,烧死五十人,烧伤一百多人,也是大新闻;蒋凡全家被杀,包括一个五岁的女儿和一岁半的儿子。

    这些,全部都是大案,但没有线索,最后看上去像是意外。

    只有四丫,在场的人不知道她是谁。

    顾轻舟的身子,却略微发抖。

    “不,不是,这是屈打成招,这是诬陷!”金太太的声音,又尖又锐。

    她再次往外冲,想要去抱住金千洋。

    她知道这不是真的。

    因为崔家的事,是金千鸿做的,当时金太太替女儿善后。

    至于蒋凡全家,凶手是谁金太太也不知道,但是绝不是金千洋。

    金千洋真正的罪行,只有李先那件事,金太太知道。

    至于四丫......

    是不是司行霈栽赃给金千洋的?

    “让开,给我让开!”金太太像疯了一般。

    副官看到了司行霈递过来的眼色,这次没有再阻拦金太太,任由她冲了下去。

    她冲到了戏台上。

    戏台上很热,那炉火跳跃着,像炼狱一样。

    金千洋脚下,被汗浸湿了一大片。

    金太太抱住了儿子。

    金千洋半跪了下去,大哭道:“娘,儿子忏悔,我错了,我认罪!”

    “不,不!”金太太大声,声音全走了样子,又尖又锐,“不是你,司行霈打了你是不是?”

    她伸手,去摸自己儿子的脸和后背。

    没有伤口。

    金千洋身上,没有半个伤口,他是完完整整的站在戏台上的。

    他没有外伤,精神却好像是崩溃了。

    他不停的打颤,不停的说:“我错了,我不该杀人。”

    金太太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搀扶起了比她高很多的儿子:“走,咱们回家。”

    他们刚下戏台,就被军政府那几个在场的长官拦住了。

    总参谋道:“金太太,令郎这席话,牵扯命案,需得交给警备厅审查。查清楚之前,令郎哪里都不能去!”

    “这是诬陷。”金太太大声道。

    总参谋叹了口气:“谁诬陷他?”

    然后他问金千洋,“金大少,谁诬陷你?”“没有,没有!”金千洋大声道,“是我自己,是我的错!”

    手机用户:m.12kanshu.一二看书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