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6章 谎言的力量
    王家也听说了王晨的转变。

    大多数人是松了口气的。

    王晨是旁枝,他们都不是直系亲属,去说教都没立场;然而,王晨又是“王氏女”,跟王家脱不了干系。

    如果喻臻能够从此将女学生撇开了,好好跟王晨过日子,也未尝不是一桩好事。

    “破镜重圆”,能重圆就是佳话,不管之前的镜子是怎么破的,也不管在那镜子破裂的时候,女人吃了什么样子的苦头。

    围观的人,看个团圆的结局就满足了,足以安慰自己单调枯燥的生活。

    这几日,喻臻过的可以说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家里面的娇妻百般讨好,外面的女学生予取予求,这让他有一种做皇帝的错觉,所有的女人都围着他转,求着他施恩。

    唯一让他不爽的是,这么好的日子过着,他竟然生了病,感染了风寒。

    好在风寒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几服药下去,病也就好了。

    他自己没当回事,王晨却很是担忧。

    王晨对他说道:“大夫说感染风寒是因为你的身体不够好,这段时间你多回家吃饭,我炖一些补品,给你养身体。”

    喻臻心想,这大概是王晨哄他回家的手段。他很享受王晨这般讨好他,因此也不拆穿,还真的就天天回家喝王晨炖的补品了。

    喝了两三天之后,喻臻就发现自己某些方面的需求大了起来。

    他猜测是因为补品的缘故,或许王晨是故意的,或许王晨自己也不知道补品有这个功效。

    这些喻臻并不在意,他也欣赏自己的龙精虎猛。

    王晨对喻臻简直跟供奉祖宗一样,喻臻觉得自己应该给王晨一些甜头,于是晚上纡尊降贵,想要尽尽丈夫的责任。

    谁知王晨正好来了月事。

    喻臻虽然有些不满,却也没有多想,转身就去找了跟自己谈恋爱的女学生。

    这个女学生个性很开放,喻臻皮相好,家里又有钱,对女人出手也很大方,所以她千方百计要套牢喻臻,早已经将自己给了喻臻。

    这几天喻臻开始和家里那位关系缓和,女学生心中惴惴不安,喻臻来找她,她求之不得。

    喻臻再次在女学生那里乐不思蜀起来。

    王晨知道了,在喻臻面前吃了两回醋,便不再闹了,依旧给喻臻炖补品。

    喻臻觉出这补品的好来,背着王晨把药渣给大夫看了,听说这补品男女都可以吃,便干脆用食盒装了,带出去分享给自己的小情人。

    这段时间喻臻索取太多,女学生身子有些经受不住,人也憔悴了,正需要好好补一补。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女学生忽然害起喜来……她有了身孕。

    喻臻和王晨结婚几年,一直都没有孩子,喻臻的父母催了他们好几次,可怀不上就是怀不上,光着急有什么用。

    喻臻自己是不怎么喜欢孩子的,但被念叨得多了,他也烦躁,甚至不知不觉想法改变了点。

    他应该儿女成群的。

    就在这个时候,女学生怀了他的孩子。

    他跟女学生谈恋爱,为的是“爱情”,是风花雪月,是浪漫,这是文人灵感的来源,不是为了结婚生子。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搞出人命,如今有了孩子,他第一次思考起自己和小情人的未来。

    “她那么爱我,说不定愿意嫁进来做一个姨太太。”喻臻信心满满地想着。

    谁知他刚跟女学生一说这个事情,女学生就大怒,一连好几天不肯见他。

    “这都是女人制服男人的把戏。”喻臻又想。

    他并不怎么在意女学生的闹腾,如今女学生肚子里有他的孩子,孩子一天天长大,到时候显了怀,着急的是女学生,而不是他。

    等到了那个时候,女学生就是脾气再倔,那还不是任他拿捏!

    打着这个主意,喻臻就不大去找那个女学生了,而是天天待在家里陪王晨。

    他要趁着这段时间将王晨哄得听话,同意他娶姨太太进门。

    然而,在家里待了几天,喻臻渐渐发现王晨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王晨跟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总是游移着,不自觉的就低头掩饰她脸上闪过的心虚。

    王晨开始不再给他炖补品,而是熬一些黑漆漆的中药,然后自己偷偷躲起来一口喝掉。

    问她是不是生了什么病,她又开始闪闪烁烁。

    王晨变得愁眉苦眼,半夜的时候也时常惊醒。

    有一个晚上,喻臻晚上喝多了酒,要起夜,睁开眼睛,却看到王晨正面朝他,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挂着泪水,也不知道哭了多久。

    问她怎么回事,她便心虚的说是做了噩梦。

    这太不对劲了!

    王晨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或者她知道我在外面有了一个孩子,担心我不要她。她虽然姓王,虽然有王游川撑腰,到底不是精贵的小姐,只是个旁枝。”喻臻琢磨了几天,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因此,他找机会对王晨说道:“咱们这段时间多努力一些,我给你一个孩子吧!”

    娇妻美妾,符合喻臻的审美,他没打算和王晨离婚,跟王家撕破脸。

    喻臻以为,自己这么说了,王晨一定会很高兴的。

    谁知王晨却是一脸惊慌失措。

    “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喻臻满脸狐疑的盯着王晨,皱眉问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野男人?”

    “你......你胡说。”王晨慌里慌张的解释道,“我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虽然大夫……大夫说没什么大事,吃药调理调理就好了,我还是有些担心。”

    “你到底怎么了?”喻臻觉得很不对劲。

    王晨抿了抿嘴,眼神又开始飘忽,她说道:“不是什么大事,有些寒气入体,需要吃一些滋阴的汤药。”

    她在撒谎。

    喻臻心里笃定起来,王晨的身体一定是出现什么问题了。

    如果只是一般的疾病,王晨不会这么瞒着他的。

    喻臻对王晨身体上的毛病上起心来。

    他留意到王晨每次都是找的同一家医馆的同一个大夫,便偷偷找了那个大夫,许了那个大夫不少银钱,打听王晨到底得了什么病。

    这一打听,才知道,王晨得的竟然是很严重的宫寒症,极难受孕。

    难怪他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也有感情深厚的时候,王晨的肚子却一直不见动静。

    “王晨生不出孩子了,幸好自己在外面谈了一场恋爱,不然这辈子岂不是要断子绝孙?”喻臻想。

    他当下就不再回喻家了,而是去找了那个怀了自己孩子的女学生。

    女学生满脸憔悴,见了他,脸色更是难看。

    喻臻想着,她肚子里是有自己孩子的,立马满脸心疼起来,大步上前想要好生哄一哄她。

    女学生却是错开一步,避开了喻臻。

    她冷笑着说道:“既然你也烦我了,我也不甘心当别人的姨太太,咱们干脆就一拍两散吧!”

    “怎么能一拍两散?”喻臻急了,“咱们一拍两散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可以打胎。”女学生脸上写着坚决,她对喻臻道,“我本来就打算今天去将孩子拿掉,你既然来了,就陪我一起去吧,也不枉我们之间好过这么一场。没爹的孩子,生出来做什么?”

    “放肆!”喻臻一听小情人要去把孩子打掉,大惊失色,“谁说孩子没有爹了?我就是孩子的爹。这个孩子,一定要留下来!”

    “你想得倒美!”女学生怒从心起,她指着喻臻的鼻子骂道,“我是喜欢你,才跟你谈恋爱。

    你让我做你的情人也就罢了,现在还要我给你当姨太太!你睁开眼睛看清楚了,我是好好的一个人。

    愿意跟着你受委屈那是我活该,可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也跟着我受委屈,我不能让我的孩子被人说是姨太太养的!”

    喻臻嘴张了又张,就是说不出女学生想听的话来。

    女学生见状,又说道:“你当我愿意把孩子打掉吗,这是我身上的一块肉!之前请了一个老中医把脉,说我这一胎怀的是一个儿子……只能当这个儿子跟我没有缘分了。”喻臻一听到儿子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手机用户:m.12kanshu.一二看书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