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1章 捡回来
    正月里的晴朗,维持到十八那天就结束了,下了一场雨。

    细雨斜斜密密,庭院笼罩在迷蒙白雾里,略有点潮气,却不会粘湿。

    北方的春天,雨水并不那么充沛。

    “居然下雨!”程渝很不满意,“这样冷,又下雨,我都出不了门。”

    “你出门作甚?”顾轻舟问。

    “我的口红用完了,想去买两管,佣人不知什么颜色的好看,非得我自己去试。”程渝道。

    顾轻舟看了眼她的唇色。

    不知她用了什么样子的口红,唇色总是嫩红色的,显得稚嫩活泼,有点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的确,你眼光不错。”顾轻舟道,“我有雨靴,借给你要不要?”

    程渝没要。

    “你土吗?”她翻个白眼,“出门还穿雨靴,你是做佣的老妈子吗?”

    顾轻舟噎住,感觉程渝这脾气越发坏了,好像还是顾轻舟自己惯的。

    简直是自作孽。

    “你爱死哪儿去就死哪儿去。”顾轻舟道,“老妈子没空伺候你。”

    程渝看着外头的雨,最终还是出门了。

    顾轻舟则在准备教案。春节过完,学校明天开学,她既有课要上,也有会要开。

    过年时给卫生部和学校领导拜年,顾轻舟隐晦提及,希望医学院今年能派个院长,她估计快要离开了。

    她只是名誉院长,实际权力在副院长手里,倒也不忙碌。

    程渝上午出门,黄昏时还没回来。

    顾轻舟草木皆兵,怕她又出事,急忙喊了副官要去找人,佣人却说:“程小姐回来了。”

    虚惊一场。

    顾轻舟去了程渝那边,却见她屋子里还有其他人。

    一个年轻的女人,就是上次她们在酒楼遇到的那位。

    只是,这女人今天换了件衣裳,不那么家常朴素,眉宇间的晦气也褪去了大半,眉清目秀。

    唯一不变的,是女人脸上清晰的五指印痕。

    “顾轻舟,你那个消肿的药膏还在吗?”程渝见她进来,二话不解释,径直问道。

    顾轻舟道:“还有。”

    她喊了佣人,让佣人去她院子里拿。

    女人局促站起来。

    顾轻舟端详了下,视线从她肿胀的巴掌印上移开,突兀问:“你......你是不是姓王?”

    女人并不惊诧。

    此刻的她,是很狼狈的,故而她神色尴尬:“是。您就是司太太吧,我听说过您,一直没见过。”

    反而是程渝懵了下。

    “咦,你们认识?”程渝不解,“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不认识她,我认识她哥哥。”顾轻舟道,然后又对女人道,“你们兄妹俩长得有五六成相像。”

    女人点点头:“是。”

    “是吗?”程渝问,“那你是谁啊?”

    顾轻舟:“......”

    不靠谱的程小姐,逛街时遇到了前几天的女人,心里还诧异,同时八卦心熊熊燃烧。

    她实在好奇,想知道这女人到底是不是情妇。

    正好她要买的那种口红,今天断货了,需得去仓库拿。

    程渝就在百货公司旁边的小咖啡厅闲坐,一边脑补旁人的蜚短流长,一边等待着她的口红。

    没想到,这女人和一个男人一起进来了。

    这女人上次看上去像个受气包,原来只是她被泼了一脸汤水的假象,她其实挺伶牙俐齿的。

    “......呸,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女人冷静克制,声音里竟有点不怒自威。

    程渝的八卦之魂彻底被点亮。

    感情这女人不是情妇,而是正妻,正在讨伐丈夫。

    他们吵了起来,这女人句句不落下风,很是了不得。

    程渝比较喜欢伶俐的女人,听得津津有味。

    后来,男人恼羞成怒,扇了女人一巴掌,还打算扇第二巴掌的时候,程渝拿起面前的盘子,砸在那男人头上。

    小咖啡厅里全乱了。

    侍者和老板赔礼道歉,把男人请走了。

    程渝和这女人坐下,然后女人就说自己无处可归,能不能借点钱给她。

    程大小姐道:“那你去我家吧,我给你拿点药擦擦。你上次挨打的痕迹,好像还没有消。”

    她也没觉得人家是骗子,合伙演戏什么的,轻易把人带了回来。

    这女人就跟着来了。

    到了地方,女人突然问:“这不是司师座的院子吗?”

    程大小姐这会儿都没想起询问下对方的身份和来历。

    直到此刻,她才好奇问这女人:“你是谁啊?”

    顾轻舟也是服气。

    “我叫王晨,我有个亲哥哥叫王东川。”女人道。

    程渝眨了眨茫然的大眼睛:“王东川是谁?”

    顾轻舟道:“是王游川的堂弟,如今他在司督军麾下,算是司家的下属了。”

    程渝哦了声。

    “原来是王家的。”程渝道,然后又诧异看了眼王晨,“妹妹,你出身也不错啊,怎么在男人面前像个软骨头,还能被人打?”

    顾轻舟:“......”

    使劲戳人家痛处的程渝,还一脸无辜等待着王晨的回答。

    王晨一时间哑口无言。

    程渝就是这么会聊天。

    “程小姐,你也慈悲为怀吧。”顾轻舟彻底打断了她,转而向王晨,“你今晚住在这里吗?”

    王晨摇摇头:“我就是过来歇歇脚。现在我想好了,我要回王家去。”

    “这样回去吗?”顾轻舟问。

    王晨摸了下自己火辣辣的面颊,道:“这样回去,让他们也看看。我手无缚鸡之力,没证据的话,我可能会被打死。”

    程渝立马道:“对对,你应该回去找娘家人做主。你们王家如此显赫,还怕什么?”

    程渝一直不说人话,这句倒是很对。

    王晨这姑娘,并不是像顾轻舟一样有绝对的主见,遇到事她也会慌。但是慌完了,她不怯懦不天真,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送你过去。”顾轻舟道。

    王晨道谢。

    程渝也想要去,顾轻舟就说天寒地冻的,让程渝早点休息。

    程渝跟王家不熟,就不再多言了。

    顾轻舟带着王晨,去了王家。

    “司太太,辛苦您了。这是家务事,您先回吧?”王晨低声对顾轻舟道。

    搀和人家的家务事,是最吃力不讨好的。

    王晨不是一味的软骨头,她也没把顾轻舟当救命的稻草。

    跟程渝回家,是她最懵、最茫然的时候,需要有人扶她一把。现在她的心思已经转过来,就能自己走路了。

    “那再见了。”顾轻舟道。

    王晨点点头,上前敲响了王家的大门。

    直到佣人开门,放了她进去,顾轻舟这才转身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