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3章 谁是黄雀?
    叶妩拿到照片的时候,手微微颤抖了下。

    不过,照片有点模糊,看上去褪色得厉害。“

    这是我自己洗出来的,底片有点弄坏了,毕竟拿到这张照片是费了功夫的。”石博山道。叶

    妩难以置信:“你是从哪里拿到的?”石

    博山神秘一笑:“我朋友多。”“

    你真的给我?”叶妩问。石

    博山道:“阿妩,我其实是中立的。方小姐跟我无冤无仇,我都不认识她,她是否做督军府的女主人,我不关心。

    这照片,我如果给姨父,那么姨父给我的封口费肯定更多。到时候,姨父是压下来还是发作,全靠他的心思。但

    是给了你,方小姐大概是无缘督军府的女主人。这是你的心愿,也是阿姗的,对不对?”叶

    妩的眼眶微热。

    她拿着照片的手,有点发抖。

    石博山又道:“你不如拿给司太太,叫上司太太一起,这样去找方小姐,方小姐也许自己会知难而退。”叶

    妩深以为然。

    她用力点点头。

    果然,叶妩拿了照片,急匆匆到了顾轻舟那边。

    她颤颤巍巍把照片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拿起来一看,也是吃惊。这

    张照片上,有六个人,其中就有平野夫人、平野四郎、蔡长亭和阿蘅。

    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是方悠然,另一个则是一位中年人。

    “这个是谁?”顾轻舟问。“

    是方悠然的父亲。”叶妩道。

    照片上的方悠然和父亲,正在跟保皇党接洽,保皇党的核心全部都在,怎么洗也洗不清了。有

    了这个,就可以证明她是保皇党。至

    于她是否退出,就要看她能拿出什么证据了。

    顾轻舟却是微微蹙眉,问:“这个,你是从哪里拿到的?”“

    我表哥给我的,他说是朋友交给他的。”叶妩道。叶

    妩不知道石博山的身份,但顾轻舟和叶督军都知道。

    保皇党核心成员拿出来的照片,自然不会作假。再说了,照片这样的东西,如何能作假?

    叶妩小心翼翼问顾轻舟:“老师,这个算铁证如山吗?”

    顾轻舟沉吟了下,道:“阿妩,你先去程渝那边坐坐,我找你表哥,问几句话。”

    叶妩点头。顾

    轻舟派人去请石博山。

    果然,石博山很快就来了。顾

    轻舟问他照片的事。“

    这个你不用管。”石博山笑道,“方小姐的资料,一直都是秘密,我能拿到这个,可费了不少的力气。”“

    是实证吗?”顾轻舟问。石

    博山道:“铁证。”“

    你为何要这样做?”顾轻舟又问。石

    博山诧异:“你看不出来吗?轻舟,我是在巴结你。我们不算特别熟,我希望能做你的心腹。”顾

    轻舟微微蹙眉。

    她拿着照片,又看了好几眼。“

    你确定这个没问题?”顾轻舟问,“会不会作假?”

    “假的东西,需要真的才能拆穿它。”石博山道,“你如果认为这张照片是假的,那么你告诉我,假在哪里?真的又在哪里?”顾

    轻舟一愣。

    的确,在她的认知里,根本不可能造出这样的假证。证

    明不了的假,就是真的。有

    时候,证据的真实性,也存在相对性的。

    顾轻舟又看了眼石博山。石

    博山唇角微动,有一点淡淡笑意。顾

    轻舟道:“那好,我相信你。”

    她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对叶妩道:“阿妩,你再等两天吧,我派人去打听。”叶

    妩问:“打听什么?”

    她似乎迫不及待。“

    我想问问熟知相机的人。”顾轻舟道,“看看他们对照片造假的论述,再做决定。”叶

    妩情绪,就慢慢冷静了下来。她

    点头:“老师,您考虑得对。”顾

    轻舟派人去打听是其次,她主要是想等天津的副官回来。送

    走了叶妩,顾轻舟在大门口略微站了站。她

    隐约看到了墙角的身影。

    身影一闪而过,似乎只是夜风在疾驰,空无一物。顾

    轻舟沉思了下,回家了。蔡

    长亭慢慢拐到了街角。他

    视线的不远处,有个女人正在往电话亭里打电话。女

    人的声音温柔,打给了督军府:“我找方小姐,我是她的同学,我姓费。”片

    刻之后,电话到了方悠然手里。

    女人低声对方悠然道:“我刚到太原府,知道你也来了。咱们见个面吧?”“

    明天可以吗?”“

    好的,那咱们哪里见?”女人又问。

    然后,她们说了个见面的地点,女人就挂断了电话。她

    回到饭店时,蔡长亭跟了进去。“

    事情都办妥了。”女人用日语对蔡长亭道,“她也知道了。”

    蔡长亭点点头。“

    要把人带过来吗?”女人又问,“哪一天叶小姐会行动?”

    “再等两天吧。”蔡长亭道,“叶小姐也许会鲁莽,但是公主会很谨慎。”

    女人低声道是。看

    了眼蔡长亭,女人又道:“您算计石先生,夫人会不会生气?”蔡

    长亭谲滟的眼风,往女人身上扫了下。女

    人就感觉这眼神很冷,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能把一切生机都冻住。于

    是她很聪明的闭嘴了。过

    了两天,顾轻舟的副官从天津回来了,神不知鬼不觉给顾轻舟带了东西。顾

    轻舟看到了副官带回来的东西,终于露出了几分微笑。她

    派人去请叶妩。

    顾轻舟给了叶妩一个盒子:“照片你给督军吧,晚饭的时候,趁着方小姐也在。”

    叶妩就下意识的知道,铁证在盒子里。她

    很高兴。

    “那我回去安排。老师,这个交给你保管,我怕临时出事。您这边最稳妥。”叶妩道。

    顾轻舟点点头。她

    拿出了盒子,手略微紧了下,然后不动声色。司

    行霈慢腾腾喝茶,有点兴奋:“今晚又有好戏看。”顾

    轻舟笑道:“当心叶督军将你扫地出门。”

    “他自己还有角色,又不是看客,哪有空打我这个看热闹的人?”司行霈不以为意。顾

    轻舟认定,自己的丈夫实在恶趣味,啼笑皆非。叶

    妩亲自去找了方小姐,邀请她一块儿吃晚饭,还说:“我的老师也来,大家聚聚。”

    方小姐就知道,事情要来了。压

    在她身上的猜疑,今晚终于要通过叶妩的手,亲自除去了。

    还有外人在场,叶督军到时候骑虎难下。方

    小姐笑了,笑得格外真诚美好:“好,我会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