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9章 自证清白
    顾轻舟欣慰摸了摸叶妩的脑袋。叶

    妩只比她小几岁,可顾轻舟愣是有种做母亲的感觉——准确的说,此刻是母亲的自豪。孩

    子长大了。

    叶妩上次在古南橡那件事里,表现得并不差,却被司行霈冷嘲热讽了很久。

    外界的嘲讽,让好胜的小姑娘一瞬间醍醐灌顶,思考问题的角度也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她会下意识去模仿顾轻舟,而不再是单纯的参考。

    然后她就发现,简单粗暴的模仿,反而让她摩挲出了自己的思维能力,就好像在学校做练习题一样。“

    ......方小姐跟我父亲的关系匪浅,而且她好像勾搭上了卓家。我不想轻易怀疑她,也不想让老师您混进其中。”叶妩道。

    顾轻舟颔首,理解她的维护。

    “别担心,我会派人跟着方小姐。既然她想引你出去,自然是有点目的。”顾轻舟笑道,“方小姐坐不住了。”图

    穷匕见的方小姐,到太原府来,是为了打破叶督军最后一个疑虑。叶

    督军怀疑方小姐跟保皇党有关!

    这件事,叶督军没有告诉过叶妩,却跟司行霈提过。

    于是,方小姐需得自证,否则叶督军不会求婚。叶

    督军拖了这么久,内心深处是感觉辜负了她的。可这男人心如坚石,任何的危险都不能侵犯他。一

    旦有了怀疑,他的良心就自动回避,让他对方小姐略有点无情。长

    时间的等待和试探,也让方小姐明白了这个道理。

    她要么等叶督军证明她的清白,要么自己证明。

    她选择了后者。她

    等不起了。

    “我二姐不喜欢方小姐。”叶妩低声道,“父亲应该有他的幸福,我不想作为绊脚石。可我对方小姐,总是......”她

    不像叶姗,对叶家有着掌控的**。然

    而叶姗失踪了。找

    不到叶姗,这件事就成了叶妩和叶督军内心不能成寐的噩梦。噩梦是深渊,让人不敢凝视它。

    这样的感情,需要宣泄。叶

    妩的宣泄,就是维护叶姗的观点。叶姗不想让方小姐进门,那么叶妩去阻止她,冥冥中好像安慰了叶姗。“

    这有什么?”顾轻舟道,“方小姐自己想要引你去跟踪。既然如此,你有什么内疚的?”顾

    轻舟明白,她的内疚不是对方小姐,而是对叶督军。然

    而,此刻大家糊涂一点,事情就好办一点。

    顾轻舟笑道:“别多想了。我们要去拜访一些朋友,你跟着我吧。”

    叶妩不再多言。

    她跟着顾轻舟两口子,先后去了几位官员家拜年,尽到了礼数。

    等他们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太原府入了夜就很冷,顾轻舟的手都要冻僵了,司行霈就握紧了她的。叶

    妩走在他们后面,就瞧见顾轻舟半个身子都依靠着司行霈,手插在他的衣兜里,脚步格外轻快。她

    是很少瞧见顾轻舟这么轻盈的脚步。顾

    轻舟和司行霈的感情,不需要特别的描述,也不需要过分亲昵的举止,单单小小动作,就能看出他们之间的深厚。

    叶妩莞尔。进

    了屋,地龙暖暖的徜徉着热流,让三个人的寒意都驱散了。

    佣人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叶

    妩坐下,不等顾轻舟和司行霈,自己先舀了一碗排骨山药汤,慢慢喝了起来。

    她是真饿了。

    顾轻舟去洗了手,这才入座。司

    行霈进了趟书房,稍后才过来,顾轻舟已经替他倒好了酒。

    温热的花雕,在暖融融的房子里,发出令人沉醉的熏香。

    顾轻舟也在饭桌上,把叶督军对方小姐的疑虑,告诉了叶妩:“除了叶姗,担心方小姐是保皇党,也是你父亲为何不肯求婚的原因之一。”

    叶督军对方小姐的感情,是一波三折的。有

    很多的理由,也有很多的愧疚。“

    说到底,叶督军并不是那么深爱她。”司行霈突然道,“男人对女人,总有那么多理由,归根究底,只是不爱而已。如果情深,这些都不是问题。”顾

    轻舟愣了下。

    她想起了自己和司行霈的过往。那

    时候,司行霈也可以有很多的理由不和她结婚,也可以让她做妾,但是他没有。那

    些阻碍,全部被他粗暴抛下。他

    爱她,不肯叫她委屈。

    “是吗?”叶妩倒是听了个高兴,“我父亲......”

    她想说,她父亲内心还是有她母亲的。他们年少夫妻,两个人相爱几十年。可

    叶妩不想提她母亲。

    再多的好,也被她母亲最后那些疯狂被消耗了。折

    磨自己的女儿,又给自己丈夫下药,让丈夫断子绝孙,叶妩觉得她母亲不配她父亲的深情。她

    不愿意提及。

    “我父亲很理智。”叶妩找补道,“他和方小姐之间,他自己看得很透。”“

    所以他不肯求婚。”司行霈道,“方小姐本末倒置了。”

    “那么,方小姐是想要证明自己不是保皇党吗?”叶妩问。

    顾轻舟点头。“

    怎么证明?”叶妩道,“这还能拿出证据不成?”顾

    轻舟笑道:“我没怎么跟方小姐接触,她的思路我搞不懂。不过,她的用心你是明白了。”明

    白了方小姐的用意,叶妩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方

    小姐到底如何利用叶妩,叶妩在清楚结果的情况下,也能应付几分。“

    老师,如果是我,我会离开的。”叶妩道,“方小姐这么多年的坚持,她真的爱我父亲吗?”

    “你父亲那等地位和权势,还想要单纯的感情?”司行霈笑道,“别傻了,小孩。”

    叶妩尴尬敛了下神色。

    顾轻舟笑了,给叶妩夹菜:“吃饭吧。”他

    们就没有再谈论方小姐。饭

    后,顾轻舟带着叶妩,去看了程渝。程

    渝无所事事,让女佣在旁边念书给她听。正好辛嫂认识几个字,念得口干舌燥。“

    顾轻舟来了。”程渝大喜,指挥辛嫂把书给顾轻舟,“你给我念上几段,辛嫂念得太慢了。”

    顾轻舟没接:“你自己不看?”

    “不看,会把眼睛看坏的。”程渝道。顾

    轻舟啐她:“我没空给你念书,我又不是你妈。”叶

    妩道:“我来,程姐姐,我给你念。”

    她决定,今晚住在程渝这里。程

    渝很感动,逮住了一只傻骆驼,决定要好好用她。第

    二天,顾轻舟这边有客登门。

    来客既是找顾轻舟,也是找叶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