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7章 偷听
    王璟朝金千洋那桌去了。

    背对着她们的人,始终没有回头,却跟王璟寒暄了片刻。

    等王璟回来时,顾轻舟问:“是谁?”

    “我九叔。”王璟道。

    “你有那么多叔叔吗?”程渝很好奇。

    “是堂叔。”王璟道。

    顾轻舟知道王璟的这位堂叔。

    这位堂叔叫王东川,曾经跟王游川一起去听过顾轻舟的课,替顾轻舟捧场。

    当然,那时候是王玉年的主意,并非他们自愿。

    后来,偶然和秦纱闲聊,说起过他。

    王东川是王游川一手带大的,如今在王游川手下做事。因他是用着王游川的面子,却又没王游川的压力,个个敬重,最是舒服

    。

    整个王家,大概是王东川的地位最受欢迎了。

    就连王璟,也羡慕九叔,而且要对九叔恭恭敬敬。

    秦纱还笑着对顾轻舟说:“我们四房两个儿子,最受宠的不是小十,而是小九。”

    然后秦纱又说,“小九比起其他旁枝,就要单纯很多了。”

    顾轻舟还笑问她:“王家做事的,能有多单纯?”

    “还真不少,特别是在游川手下做事。”秦纱笑道,“游川在生意上是很霸道的,旁人半句话插不上,在他身边做事,听话乖巧才

    不会挨骂。

    久而久之,不需要自己的思维,只需要看游川的脸色即可。我有时候也担心,一旦游川倒下了,王家其他人接不上任,管事们

    怕是无法独当一面。”

    因为这个,秦纱担心了很久,也跟顾轻舟聊了很多。

    聊的过程中,就说起了王东川。

    外人大概也以为王东川这个二把手精明,其实不然。

    众人中,他才是最听话的,什么都靠着王游川拿主意。

    那边,程渝不咸不淡道:“难怪你不给咱们引见你九叔呢,原来他跟金千洋那混帐东西混在一起!”

    她们收回视线,不再往那边看。

    而王东川,也没有回头看他们这边一眼。

    王璟也有些茫然,“以前也没听说九叔跟金千洋有交情。且我们家和金家,早已楚河汉界划清楚了......”

    程渝是吃过金家人的亏的,要不是顾轻舟,她的性命声名全部毁在了金家人手里。

    所以,她对金家人的防备之心,格外的重。

    她草木皆兵:“顾轻舟,金千洋会不会又在谋划什么阴谋诡计,要对付咱们?”

    “不会。平野夫人和金太太不会同意。再说了,人家也不图咱们什么。”顾轻舟道。

    王璟也道:“金千洋就算是要害你们,也不会拉上我九叔的。程姐姐,你多心了。”

    程渝撇撇嘴:“难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王璟哑口无言。

    他也不知道他九叔为什么要和金千洋一起吃西餐。

    正在这时,侍者将他们点的牛排端了上来,其它的配餐也陆续上桌。

    顾轻舟趁机把程渝的注意力拉回来:“别刨根究底了,先尝尝这牛排好不好吃。”

    王璟很绅士道:“我给你们切牛排!”

    他将顾轻舟和程渝面前的牛排端了过去,帮她们用刀叉切成小块。

    顾轻舟的余光注意到,金千洋那边,自从王璟过去打过招呼之后,就加快了用餐的进度,这会子已经起身结账走人了。

    程渝轻笑一声:“金千洋怕你呢,顾轻舟。”

    “吃牛排。”顾轻舟则把王璟切好的牛排端给程渝,强行打断了她的话。

    牛排果然不错,肉质鲜嫩多汁,顺滑味美。

    “好吃。”顾轻舟道,“回头我带司行霈来尝尝。”

    程渝白了她一眼:“别那么腻歪。”

    王璟则笑着说顾轻舟和司行霈的感情很好。

    饭后,王璟要送她们回家。

    顾轻舟拒绝了。

    “你去玩吧,多谢你招待。”顾轻舟笑道,“我吃得有些撑,等会儿逛逛街,消消食。”

    她们有副官跟着,王璟倒不担心她们的安全。

    王璟就叫来侍者结账,然后跟她们一同出了西餐厅。

    他花钱请了客,却比被请客了还要开心。

    王璟走后,程渝始终略有所思。

    “挺晦气的,遇到了金千洋。”程渝道,“想起来,我跟金家的恩怨还没有结束呢。”

    “双身子的人了,就不要想什么恩怨。”顾轻舟道。

    程渝心情仍是不佳。

    顾轻舟带着她,沿街散步。

    两个人走得很慢。

    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一家花店。

    “我想要买两盆腊梅。”程渝道。

    花店里摆放的,都是这个时节可能用到的鲜花。

    店里也有地龙,屋子里暖和极了,却因香味太过于浓郁,几乎刺鼻。

    顾轻舟不想往里走。

    程渝却非要买花。

    “帮我也挑两盆好看的腊梅。”顾轻舟道。

    她说罢,就站在门口等程渝。

    门口有阳光,也有点冷。

    顾轻舟往日光下站了站。

    她是不怕晒的,哪怕在乡下的田野里也跑一整天,肌肤也只是发红,然后脱皮,重新生出细嫩来。

    冬天的日光稀薄且少,她最近白得像个瓷器。

    她正在惬意晒太阳,旁边的副官开口了:“太太,那似乎是王家的九老爷。”

    这副官是开车跟着的。

    顾轻舟看了过去,就瞧见不远处茶楼靠近的雅间,有两个男人闲坐。

    其中一个男人背对着顾轻舟,正是王东川的背影。

    但是他对面坐着的那个人,却不是金千洋,而是一个矮胖的男士。

    他们喝茶的时候,视线也扫过街头巷尾。

    街上车水马龙,那矮胖男人倒也没特意留心顾轻舟。

    王东川刚吃完西餐就来喝茶,这得有多忙碌?

    顾轻舟把前不久的担忧,以及秦纱对王东川的评价,在心中过了下。

    她又想到了金千洋。

    一连串的事,让她不由又想多管闲事了。

    她对副官道:“你去对面给我买一顶帽子。”

    王东川是见过她的,顾轻舟没想打草惊蛇。

    副官很快就把她要的帽子买了过来。

    宽檐帽几乎遮住了她的脸。

    她想了想,又把风氅脱了,只穿着旗袍,围了那点厚重的长羊绒披肩。

    “我去买个茶包,你在这里等着,程小姐出来告诉她。”顾轻舟道。

    副官道是。

    顾轻舟进了茶楼,选了隔壁的雅间。

    她也没打算能听到什么话,只是想碰碰运气,顺便猜测点什么。

    却不成想,王东川和那个矮胖男人说话,根本没有避嫌,说得敞亮,让隔壁的顾轻舟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们之所以毫无顾忌,因为他们说的是日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