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0章 请她喝茶
    顾轻舟真心赞美了石博山。

    平野夫人笑了笑:“博山算是我的另一张王牌。很巧的是,他在天津跟日本军部关系非常好。”

    也就是说,石博山和蔡长亭,他们是相互制衡的。

    一旦谁有了背叛之心,他们就可以取代彼此。

    同时,他们俩没机会联手,因为他们的**太过于相似。

    平野夫人都知道,但是她装作不知,很巧妙利用了这些。

    “以后,你可以多跟博山接触。”平野夫人道,“他也效忠于你。”

    石博山道:“是的,公主。”

    “我可不是你的公主。”顾轻舟笑了笑,“怎么,夫人没告诉你?”

    石博山道:“夫人什么都告诉我了。您想让我私下里如何称呼您?”

    “叫我司太太。”顾轻舟道,“这是我如今唯一的姓氏。”

    石博山看了眼她。

    他微笑了下:“如今的女性,都有了独立自主的意识,您还是老派的思想?女人又不是男人的附庸。”

    “我是老派的人。”顾轻舟笑道,“新时代在我看来,新鲜有趣,却又神秘莫测。我挺害怕的,还是旧时代的思想和文化,更让我

    安全。”

    石博山道:“不妨,我都可以教导你。”

    顾轻舟总是有能耐,把一个人的注意力,从正事上拉到边边角角上去。

    就像现在。

    石博山好像对称呼特别感兴趣。

    于是,平野夫人打断了他们:“就叫轻舟吧。你们原本就熟悉,轻舟又是阿妩的好友,你如此称呼她,不奇怪。”

    “那好,轻舟。”石博山对平野夫人言听计从,果然叫了她的名字。

    顾轻舟道:“也好,这样简单直接。”

    她也喜欢旁人叫她“轻舟”。

    这是她的面目。

    说妥了之后,平野夫人邀请顾轻舟去喝茶,甚至密谈一些事。

    顾轻舟去了。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石博山想要送她,顾轻舟拒绝了。她走出平野夫人的院子,就遇到了蔡长亭。

    蔡长亭正从外面回来。

    “要走了吗?”他含笑问,“今天是不是博山来了?”

    “你们早就认识?”顾轻舟问。

    蔡长亭颔首:“认识很多年了。对了,他以前爱过阿蘅的,是很认真的感情。”

    这句话,很是挑拨。

    明眼人都知道,阿蘅的死跟顾轻舟有关,她是间接的仇人。

    阿蘅的爱慕者,怎会对顾轻舟有善意?

    “你不也爱过阿蘅?”顾轻舟笑道,“如果石博山真为了阿蘅,那么他恨你比我多多了。”

    和石博山相比,阿蘅更加偏向蔡长亭,且蔡长亭容貌谲滟,任何人都会把他视为情敌,不论男女。

    他想要告诉顾轻舟,石博山对她是心怀敌意的,那么顾轻舟也要反过来告诉他,石博山对他的敌意更浓。

    这个世上,感情也有轻重。

    在吃醋的男人面前,生死都敌不过那一番情浅。

    蔡长亭笑了起来:“你又赢了。在你面前,我说什么都毫无意义,是不是?”

    顾轻舟颔首:“你不说话的时候,比较好看。”

    蔡长亭就用他纤长的手指,在唇上按了下,表示他从善如流。

    他送顾轻舟到了大门口。

    司行霈教过顾轻舟打猎。

    打猎的时候,需要有极好的耐心、体力、心机。

    比起平野夫人,顾轻舟更加心平气和。

    她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能一步步逼出平野夫人的底牌。

    蔡长亭、石博山。

    这样的人,还有多少?

    还有谁?

    于是这些日子,顾轻舟时常跟平野夫人一块儿吃饭、出门。

    太原府的那些追随者,她早已见过了,就连叶督军身边的胡师长,也被平野夫人收买。

    他们敬重顾轻舟。

    “好些日子不见秦纱了。”平野夫人突然想起这茬,“请她喝茶,如何?”

    二宝的事情之后,秦纱等于和保皇党断了关系。

    平野夫人也首肯了。

    而且,秦纱为了防止自己再次脱不开身,绝不接触王家的生意,也不搀和王家内宅的管理。

    在王家看来,她很识趣避嫌,值得尊重。

    王游川越发敬重她。

    “为何要去打扰她?”顾轻舟问。

    平野夫人笑道:“难道普通的来往也不行吗?”

    顾轻舟摇摇头。

    她道:“夫人,您是要做大事的,别把时间浪费在小人物的身上。”

    平野夫人梗住。

    顾轻舟话里有话。

    平野夫人去找秦纱,分明就是有目的。她还要带着顾轻舟,更是一目了然。

    而顾轻舟,不想再把秦纱牵扯其中。

    小小的目的,被顾轻舟戳破,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平野夫人笑笑:“你所虑不差。”

    顾轻舟回到家中,越是思考,越感觉不对劲,怕秦纱陷入平野夫人的陷阱里,再次被拉入泥沼。

    她给王璟打了个电话。

    “......想吃点好的,你母亲有空吗?”顾轻舟问,“要不叫上你母亲,咱们去吃饭看电影?”

    王璟大喜。

    他正闲得无聊。

    “那好,我来订餐厅。”王璟笑道。

    结果,他想去的那家西餐厅,重新整顿装修,这两天不开门了。

    其他地方,王璟看不上,一时间很犹豫。

    秦纱就道:“你顾姐姐是想跟咱们聚聚,什么地方不重要,选个僻静之所就可以了。”

    王璟依言。

    他选了一家幽静的餐厅。

    订好之后,他打电话告诉顾轻舟地址。

    上午十一点,顾轻舟依言去赴约。

    结果,雅间里不仅有王璟和秦纱,还有王珂。

    王珂笑笑:“听说有好吃的,我也来了。”

    顾轻舟不介意多一个人。

    吃了饭,中途侍者说,王璟有个朋友也来了,问是否方便上来打招呼。

    王璟觉得不方便,毕竟他母亲和姐姐都在,那些狐朋狗友说话全是不过脑子的,于是自己下去了。

    那人王珂也认识,索性跟王璟一块儿去了,免得人家听说他来了,还要再上来。

    雅间只剩下顾轻舟和秦纱。

    “怎么了?”秦纱直接问顾轻舟。

    顾轻舟轻易不会约她的。

    “有点小事。”顾轻舟道。

    她就把上次平野夫人提议去拜访秦纱的话,告诉了秦纱。

    秦纱后背寒毛竖了一层。

    “又怎么了?我那些财产,全部给了夫人,当初也说好了,以后没有我的任务。”秦纱唇色有点苍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