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9章 表哥的角色
    太原府的事情结束后,司行霈带着古南橡,回了平城。

    “我除夕前来接你。”他道。

    顾轻舟颔首:“路上当心。”

    他离开之后,平野夫人来找了顾轻舟。

    顾轻舟一直躲着她,如今时机也成熟了,她才肯见平野夫人。

    “......已经腊月了,快要过旧历年了。”平野夫人道,“我想去趟天津。之前不少的存款,都放在天津的银行里。还有点生意在天津

    ,也该去打点了。”

    天津如今是日本人的。

    它既是很重要的港口,也离北平近,战略位置很重要。

    这是平野夫人对顾轻舟的善意。

    顾轻舟笑了笑:“我不想去天津。”

    “为何?”

    “您如果想要绑架我,天津是最好下手的地方。”顾轻舟笑道,“那时候,我叫天天不应,只得任由你宰割。”

    在太原府,叶督军会保护她。

    叶督军虽然也跟日本人有点关系,他曾经在日本留学,认识很多日本军部的将领,可他是山西的土皇帝。

    整个山西,日本人的手插不进来,最多算是过客或者朋友,绝不是能做主的。

    只要顾轻舟不离开太原,平野夫人就对她无可奈何。

    自愿跟平野夫人去天津,跟自投罗网又有什么分别?

    “咱们是亲母女,难道我会这样对待你吗?”平野夫人问。

    她不急也不恼,慢条斯理告诉顾轻舟。

    顾轻舟心中的歹念顿起。

    她笑了笑,端起茶抿了一口,对平野夫人道:“我在乡下的时候,乳娘跟我说过一件事.......”

    “何事?”提到了她的乳娘,平野夫人立马就端正神色。

    顾轻舟只听她乳娘的话。

    “乳娘说,大户人家的太太,生不出儿子的时候,就会借小妾的肚子。等孩子出生了,记在太太名下,仍是嫡子。

    将来那孩子建功立业了,请朝廷封赏诰命,只能请封嫡妻、嫡母。若是僭越,非要请封自己的亲生庶母,就要遭到朝廷贬斥。

    孩子是谁生的,不重要,是谁养的才重要。别说外人,就是朝廷和律法,也只承认寄养的那个嫡母。”顾轻舟慢慢道。

    平野夫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她眼底罕见愤怒,此刻全部爆发了出来。

    不为其他,只因顾轻舟把她比作小妾。

    平野夫人偷偷让顾圭璋跟她生下了顾轻舟,可生下了之后,顾轻舟就是记在孙绮罗名下,占了孙绮罗的嫡女名头。

    从此之后,顾轻舟就是孙绮罗的女儿。

    哪怕拿到朝廷去理论,这个女儿也跟平野夫人无关。

    平野夫人处理顾轻舟的办法,的确跟自甘做妾没什么不同。

    然而她一生看重名声,对声望更是在乎。

    不成想,踩踏她最厉害的,就是她的亲生骨血。

    在这个瞬间,平野夫人既失望透顶,也有种前所未有的危机。

    “她不可能站在我这边了。”她一下子就清醒透了。

    所有的幻想,都失去了色彩。

    顾轻舟很明确的告诉了她,她绝不是一颗糖就能打发的。

    若她是阿蘅,平野夫人倒也不惧。

    可顾轻舟的能耐,谁能制服她?

    平野夫人此刻,最恨的人是司行霈。

    司行霈不杀了顾轻舟的乳娘和师父的话,现在平野夫人绝不至于如此被动!

    她的心绪起伏,一瞬间千万里,表情却同时做了凄苦状。

    她是个娴熟、演技高超的戏子,情绪好不突兀的,她眼眶湿了:“你非要这样说自己的娘吗?”

    “我也不想。”顾轻舟道,“可夫人您呢?您非要把我当傻子。请我去天津?我如此愚昧,说不定真的跟你去了啊。”

    愚昧?

    这世上就没有比你更精明的狐狸了!

    “我请你去天津,是为了让你见一个人。”平野夫人道,“既然你不信任我,我让他来太原府就是了。”

    说罢,她站起身。

    轻轻扶了下鬓角,她走了出去。

    四天之后,平野夫人又来了。

    这次,她不是一个人。

    她果然带了个人来见顾轻舟。

    这个人,顾轻舟还是认识的。

    “石博山?”顾轻舟心中诧异。

    来人叫石博山,是叶妩和叶姗的姨母表兄,顾轻舟在天津见过他,也在太原府见过他。

    可她万万没想到,此人竟跟平野夫人有关系。

    防不胜防!

    顾轻舟的后背,起了一层薄薄的汗。

    “司太太。”石博山微笑,“好些日子不见了,你师弟的眼睛怎样了?”

    上次,石博山还向顾轻舟推荐,说一位姓宁的术士,可以帮助二宝。

    顾轻舟不是很相信这个,就没有去找。

    不成想......

    “你们早已认识了,也无需我介绍。”平野夫人笑道。

    顾轻舟看上去很意外。

    这点,平野夫人比较满意。

    她并不后悔。

    石博山没有动作,所以顾轻舟没留意到他,这很正常。假如想要靠石博山来给顾轻舟致命一击,就太过于异想天开。

    顾轻舟临危时的反应,比平野夫人想象中更加灵敏。

    况且,顾轻舟从头到尾,都不是平野夫人的敌人。

    她是盟友,更或者说她是工具。

    阿蘅死后,顾轻舟就是唯一的工具。平野夫人没有了阿蘅,没有了顾轻舟的乳娘和师父,只能巴结她,也唯有巴结她。

    因为,平野夫人既没了退路,也没了控制顾轻舟的绳索。

    她就必须把诚意,摆放在顾轻舟面前。

    哪怕这个工具会伤害自己,她也需要!

    必须要!

    平野夫人开山劈径,没有这把工具是不行的。

    “是啊。”顾轻舟叹气,“我真没想到......”

    “我替夫人做事已经好几年了。”石博山解释道,“我家里不知道,姨父也不知道。”

    他的姨父,是叶督军。

    顾轻舟微微抿了下唇。

    “夫人,他都是替你做什么?”顾轻舟问。

    平野夫人笑道:“博山喜欢游玩,他经常到处走动......”

    顾轻舟就懂了。

    石博山私下里替平野夫人收买军阀。

    到底谁是平野夫人的追随者,石博山都知道。

    他表面上是个纨绔子,到处寻花问柳。为了方便,他每到一个地方,结识当地的将领或者军阀,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毕竟这是个武夫驭国的世道。

    石博山是叶督军的外甥,又是天津的豪门子,一般的小军阀都愿意见他。

    只要能见到他,石博山就有办法打动对方。

    或给钱,或给人,或满足其他欲念。

    他游刃有余。

    “很厉害。”顾轻舟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