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8章 妥善
    司行霈的话一出,众人都惊了下,心中莫名有点兴奋,虽然那笔钱不是给他们的。

    两百万银元,这可是一笔庞大的数目,足够山西好几个月的军饷。

    如此巨大的一笔钱,足够买一条命的。

    叶督军的意思,师长们和总参谋听出来了,是不太想杀古南橡。

    如今,司行霈这么一搀和,大家都能下来台面。

    “你们如何看?”叶督军问众人。

    “我觉得很好。”胡师长之前挨了顿骂,现在急需表功,就道,“虽然说杀人偿命,可古南橡杀死王乔松是有理由的,罪不致死。

    赶出军中,再拿一大笔银钱免了他的活罪,这是可行的!”

    其他师长们态度本来有些暧昧的,一听他这话,又纷纷觉得有理,赞同起来。

    叶督军面色不变,心底松了口气。

    如此决定,算是有了个交代。

    叶督军道:“司师座既然肯要古南橡,是古南橡的福分,我自然也要成人之美,将我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神枪手送给你了。”

    这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叶督军毙了人王乔松,还拿到了两百万银元,简直是收获颇丰。

    事情就定了。

    叶妩抿着嘴笑了笑,看向古南橡。

    古南橡的命保住了。

    古南橡也有些懵,之前顾轻舟告诉他一切都有司行霈,他没想到司行霈会花两百万来买他的命。

    为他花了两百万,还提拔他做团长,这对古南橡来讲,可以说是天大的恩德了。

    司行霈让古南橡起身。

    古南橡就起身站在了司行霈的座位后侧方。他现在是司行霈的团长,继续在花厅中间跪着,就有些不成样子了。

    “督军,我且带古南橡回去,我的人会立马将两百万送到督军府上来。”司行霈说着,和顾轻舟一起起身告辞。

    “父亲,我送他们。”叶妩高兴的说道。

    “去吧。”叶督军的语气也轻松。

    叶妩高高兴兴的送着三人出门,她拉着顾轻舟的手,很是感激:“老师,你们太破费了......”

    “这算什么。”顾轻舟拍了拍叶妩的手背,打消她的顾虑,“司行霈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事情?

    他早就想挖古南橡了,如今正是他的机会。两百万虽然多,可也多不过一位团长的价值。且等着古南橡给他当牛做马带好兵吧

    !”

    “我一定当牛做马!”古南橡立马道,“师座和太太的恩情,古南橡永世不忘!”

    他是知道自己的价值的。

    虽然是神枪手,却也远远不值两百万,司行霈的确是破费了。

    而且,这个两百万和平时的两百万还不同。这次的两百万,是雪中送炭,是买命,就更加意义非凡了。

    他又跟叶妩道谢:“三小姐,你的援手,我也铭记在心,日后一定报答。”

    叶妩笑了笑:“报答什么呢?你原本就没杀人。”

    此事很快就传开了。

    叶督军军中,对此事不满的人尚有几位;绝大部分,从小卒到将领,都深感叶督军的仁义,同时又非常高兴,这个月可能会增

    添新的棉服。

    两百万买走古南橡,他们是心服口服的,而且因此得利,人人高兴。

    军中气氛不错。

    叶督军的心情也不错。

    这是顾轻舟和司行霈给他的人情。他装模作样演了一场戏,可他不糊涂,他知晓世故。

    他亲自去看了顾轻舟和司行霈。

    “你们帮忙的,我记在心上。”叶督军道,“不是帮了阿妩,也不是帮了古南橡,而是帮了我。”

    顾轻舟看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就笑道:“两百万,能让您军心稳定,我又得一个神枪手,咱们算是各取所需了。”

    叶督军仍是很感谢的。

    他想了想,还把心中一个边边角角的疑问拿了出来,问司行霈:“你那么有钱吗?拿出几百万,就好像几块那般轻松。”

    司行霈笑而不语。

    旁人不知你的深浅,方才高深莫测。

    叶督军是千年狐狸修成精的,想要得到他的帮衬,就得虚虚实实。

    这几年,叶督军总在摸索顾轻舟和司行霈的底细。

    他知道顾轻舟是固伦公主,假如她想要统一,那些利欲熏心的军阀们可能会追随她。

    民主、自由,有人很看重,可军阀们呢?

    而司行霈......

    叶督军只知道江南富庶,却不知富到了什么程度,直到司行霈能开飞机来回,又轻易拿出两百万买走古南橡。

    他心中很惊愕。

    “也没什么钱。”司行霈懒懒道,“您也知道,我这个人重名大于重利。”

    司行霈想要的,是千古伟业。

    统一就是这个千古伟业的基石。

    当然,这样的盛名,没人不想要的,包括叶督军自己。

    “无论如何,这次是多谢你。”叶督军又道。

    他离开之后,就去军中忙碌。

    果然,叶督军没有亏待自己的士兵,每个军营都发了崭新的棉服和棉鞋,又添增了一道荤菜。

    众士卒当兵,无非都是活不下去了,来军营谋生。

    有暖和的新衣裳,又有肉吃,自然是人人欢喜的。

    至于军法,那是叶督军个人说了算的,什么铁令如山,小卒们也看不出它的重量。

    古南橡的事,随着后续的安抚,在军中彻底消弭了痕迹。

    而王乔松的侄儿侄女和妻子儿女,对他的死是欢庆喜悦,叶督军又给了一大笔安抚费,他们毫无怨言,甚至帮着诋毁王乔松,

    来营造古南橡杀人是“正义之道”。

    至于那些被王乔松折磨而死的小兵,都是穷苦人家的。

    叶督军没说他们的死因,只说他们“殉国”,每户发了五百银元。

    十块银元就够一大家子一个月的花销,这五百银元够活好几年的,是一笔巨款。

    拿到钱的人家,个个感激涕零,对叶督军百般感恩,甚至听说了自家孩子“殉国”的荣耀,脸上光彩。

    至于那些孩子真实的死因,他们全部没有问。

    哪怕是听到了风声,家属也极力否认,绝不肯承认自家孩子的“黑账”。

    叶督军也在军中进行了一次大整顿。

    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对此事议论的都不多,造成的影响也是正面的。

    这件事,就算彻底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