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6章 辩解
    第1246章 辩解

    古南橡波澜不惊。

    他带着几分认命。

    真相没有令他激动,也没有令他沮丧,一切都在他心里。

    “我这里缺一个团长,你要不要来做?”司行霈问。

    古南橡愣了。

    平静的脸上,终于起了异色。

    “怎么,你嫌团长官小了,不愿意?”司行霈挑眉,“我手下的人,个个都不同凡响。你想要做旅长军长,得让全军上下心服口服才行!”

    “怎可能嫌官小?”古南橡回过神来,立马道,“司师座莫不是拿我玩笑?我已经是将死之人,督军的性格我了解,他不可能让我到师座您的麾下做团长的。”

    “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顾轻舟插话,“既然许诺了你,我们自然替你与督军交涉,一切都落在我们身上。

    若你答应了,就等着去平城即可,其他的无需多心。”

    叶妩在旁边催促:“快答应啊!”

    她很激动。

    司行霈的部队在平城,古南橡给司行霈做了团长,自然是要去平城的。

    古南橡看了眼司行霈和顾轻舟,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都漏了出来。

    他很高兴,也彻底舒了口气。

    “司师座和太太再生之恩,我没齿难忘!谢再生之恩!”他立马给司行霈半跪行礼。

    这是绝处逢生。

    没人想死。

    古南橡是个年轻人,他有足够的精力去生活,他更加不想死。

    机会在他面前时,他也想牢牢抓住。

    说妥之后,司行霈和顾轻舟就带着古南橡到督军府去登门拜访。

    叶督军让副官请他们到大会议厅。

    叶督军还没有等来顾轻舟他们,倒是先等来叶妩了。

    叶妩道:“父亲,我是来给你们添茶的。”

    “你是来给我添堵的。”叶督军慢慢喝茶,口吻里充满了溺爱。

    他心情极好。

    叶妩不解。

    昨晚是有什么好事吗?

    她还想再问时,顾轻舟和司行霈就带着古南橡进来了。

    古南橡整个人不见一丝一毫的颓废,看起来精神无比,衣服也干净整洁。

    叶督军不由点了点头。

    他就喜欢古南橡这精神的样子。

    要是古南橡把自己弄得一副潦倒模样,让叶督军心生愧疚之余反而增添几分怨忿。为了赶走这愧疚的心情,他会更加迫切的想要及早处决了古南橡。

    “三小姐这么好的女儿,又怎么会给督军添堵呢?”司行霈哈哈笑着,对叶督军说道,“三小姐听说督军再找一个逃兵,就央我和轻舟帮忙,将人送到了你跟前。”

    叶督军不悦的瞪了司行霈一眼。

    这人最会顺杆爬了。

    叶督军又看了眼古南橡。

    古南橡立马往地上一跪,腰背挺直:“督军,古南橡深负您的栽培,杀害了自己的长官,这本就是大错。

    杀人之后,古南橡又逃跑,妄图逃过军法,错上加错。如今古南橡已然知错,请督军按律处置!”

    叶督军微微蹙眉。

    这是唱哪一出?

    他扭头去看自己女儿的神色。

    叶妩之前费尽心思给古南橡开罪,这会子古南橡怎么又认罪了?认的还是本来就不属于他的罪!

    叶妩低着头看着地面,不与叶督军对视。

    叶督军又去看顾轻舟和司行霈。

    顾轻舟和司行霈面色平静且理所当然,仿佛他们真的就是在处理一桩杀人潜逃的事情。

    司行霈自顾坐下,还给顾轻舟拉了一个椅子。

    他口吻轻松:“督军,谋杀长官是大罪。若我处理,定是死罪。要培养一个好的旅长可太不容易了,岂能死得稀里糊涂?”

    叶督军眼底有了愕然。

    他们带古南橡过来,叶督军只当他们是来求情了。

    他也想好了办法对方他们。

    不成想,他们的话出乎意料。

    叶督军知他们在耍花腔,故而顺着他们的话,道:“来人,把古南橡压下去,问清楚罪行就枪决。”

    他又扫了眼司行霈等人。

    就连叶妩,也是安静等待着,不见焦虑。

    叶督军冷哼:很好,合伙起来占他的便宜,真是一群小狐狸!

    “虽说是要枪决,但是军法森严,审一审,走个流程,还是很有必要的。”司行霈道。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副官进来禀报:“督军,几位师长和总参谋都来了。”

    叶督军皱了皱眉,说道:“就说我在会客,叫他们晚些再来。”

    “督军,咱们关系亲厚,用不着如此客套。”司行霈道,“你大可以请诸位师长都进来,正好审一审这古南橡的事情。我也有些好奇古南橡到底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长官。”

    连师长和总参谋都叫来了。

    这是叶妩的手笔,只有叶妩才可能偷到他的手谕,招来这些人。

    叶督军在此刻,起了看戏的兴趣,虽然他知道,顾轻舟和司行霈肯定给了他一个戏份。

    督军对副官道:“请进来!”

    众人到了大会议厅,先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古南橡,也略微吃惊,同时也高兴。

    这个杀人犯终于找到了。

    其中一个师长道:“督军,您抓到了杀死王旅长的凶手?”

    叶督军发了“口谕”,请他们过来,他们还不知何事,此刻他们知道了。

    “你传了督军的话?”顾轻舟低声问叶妩。

    叶妩颔首。

    她们俩不再交谈了。

    诸位师长和总参谋则是交头接耳。

    王乔松对罗平的女儿、王远的儿女做的事情,这些参谋们并不知道。

    “都坐下吧!”叶督军似笑非笑,挥挥手道,“人是司师座抓回来的。还没审。”

    此刻,他很想知道顾轻舟的计划。

    是让古南橡当着这些参谋的面,供出叶督军才是杀人凶手?

    比起这个,叶督军更担心的是古南橡将王乔松迫害王远儿女的事情说出来。

    那两个孩子年纪还小,如今王乔松死了,有他护着,过个十几年几十年说不得就走出这阴影了。

    可这件事若是传出一点风声去,他们这辈子都没办法做人了。

    谣言可怕。

    叶督军看戏的心情,稍微收敛几分。他眸光如寒剑,落在顾轻舟身上,意思再也明显不过了。

    顾轻舟则冲他点点头,示意他放心。

    叶督军的心,稍微宽松了些。

    顾轻舟最精通人情世故,她不会那么没轻没重。

    “古南橡,你为何要谋杀王旅长?”叶督军开口了,像模像样询问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