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9章 凶手的隐患
    叶妩很震惊。

    若是杀人,那么事情就严重了,叶妩预感超出了她的能力范畴。

    她帮古南橡是毫无私心的,而命案牵扯甚大,没有利益或者丰厚的交情,谁愿意在中间上蹦下蹿?

    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旅长王乔松。”古南橡回答她,“其实在我印象中我是没有杀他的,但是我跟他有过节。

    我枪里的子弹少了一颗,我当时正好出现在王乔松的房间,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杀了王乔松。”

    他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所以干脆逃了。

    这一逃,他杀人逃跑的罪名算是板上钉钉了。

    逃兵加上杀人,他是死路一条了。

    “你做得不对。”叶妩心绪难宁,下意识感觉救不了他,说话也颠三倒四,“你不应该跑。只要你没杀人,就一定能找到证据证明你的清白。督军明察秋毫,你跟他申冤,他一定会仔细盘查的。”

    古南橡看了眼叶妩。

    他眼神里,全是情绪。

    然而这些情绪,却又毫无头绪。

    他顿了一顿,才说:“我当时心里慌张,趁着他们还没来抓我,就赶紧跑了。督军也认定了我的罪名。”

    叶妩痛惜。

    她恨不能时光倒流。

    如果回到事发,她让古南橡别跑,此刻也许还有希望。

    现在

    军法是铁令,光逃跑这一项,就是枪毙的死罪了。

    叶妩沉默了起来。

    她的心也沉入了谷底。

    “老师,古南橡是冤枉的,可逃跑这事”叶妩突然转头,看向了顾轻舟,“现在怎么办?”

    顾轻舟没回答她。

    从头到尾,叶妩都忽略了一件事。

    哪怕是现在,她还是没看出来。

    “三小姐。”古南橡看向叶妩,摇了摇头,“多谢您的好心。我既然犯事了,我愿意接受军法。我逃跑是一时之念,现在知道错了,我会跟你们回去的。”

    “你是冤枉的吗?”叶妩问。

    古南橡道:“是。”

    “那你别这么轻易的就认了命。”叶妩道,“督军的军营里,不会让无辜者枉死。”

    古南橡又是欲言又止。

    他想说点什么,但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是他的本心。

    他道:“不认命还能怎样?这件案子不是没有证据,只是那些证据都指向了我罢了。如果不是当事人是我自己,我也会觉得是我杀了王旅长的。”

    “你拿它没有办法,&bsp;是因为你蠢!”叶妩几乎愤怒。

    此刻她很清楚感觉到,她错过了什么。

    所有人都在认命,包括她的老师,只有她在挣扎。

    这不对。

    可哪里不对,她又说不明白。

    她脑子里糊涂了,就非常生气。气一直要伏诛的古南橡,也气自己思路混沌。

    “我老师算无遗策,要是有她的帮忙,一定能帮你洗清冤屈。你要是还想光明正大的生活,就不该说这些晦气话,而是求我老师帮忙!”叶妩大声道。

    她几乎是在咆哮。

    古南橡则看了眼顾轻舟,又看了眼司行霈。

    顾轻舟和司行霈的表情,有种置身事外的漠然。

    这点漠然,看上去很绝情。

    “你求我老师啊。”叶妩急促道。

    她真的在使劲。

    也的确,只有她在使劲。

    顾轻舟一瞬间就心软了。

    她像个母亲,既想要考验孩子的能力,却又在孩子最无助的时候于心不忍。

    于是,顾轻舟开口了。

    “古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