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7章 女儿的不安
    她跑回了卧室,紧紧锁上了房门,又把窗户锁紧,还搬了椅子抵住房门。

    她缩在床上,泪如雨下。

    卓莫止没有敲门,而是在门口坐了一夜。

    客厅和卧房的门口,地龙烧得暖暖的,这一夜倒也不寒冷。

    程渝睡了一觉,早起时,怎么也找不到昨晚的心境了。她把昨天的种种回忆了下,好像是自己扇了他一巴掌开始的。

    她打开了房门。

    卓莫止站起来,望着她:“我昨天太失控了,向你道歉。阿渝,是我打伤了高桥荀,可我没有杀他。”

    程渝心灰意冷。

    她摆了摆手:“算了。”

    程渝摇铃,喊了佣人进来布置早饭。待佣人摆好了早膳时,她慢慢吃着。

    昨晚疯狂的卓莫止,程渝不太愿意去回想,总感觉很可怕,也感觉他跟此刻的人没什么相似。

    脖子上有点淤青,甚至喉咙微痛,那是他昨晚弄伤的。

    “你吃了饭就先走吧,最近都不要来了。如果我想要找你,会打电话给你。”程渝道。

    卓莫止没有讨价还价,也没有反驳。

    他道:“嗯。昨晚的事,是我不对,我再次跟你道歉。”

    程渝摆摆手。

    卓莫止先出去了。

    程渝的手,轻轻在脖子上按了按,饭就彻底吃不下去了。

    她去找顾轻舟。

    她把脖子上的伤给顾轻舟看。

    顾轻舟的脸色就沉了下去,道:“他这算是暴力了。如果你不知怎么处理,交给我。”

    程渝道:“是我先打了他一巴掌,他才这样的。再说了,他只是不让我动,并非伤害我。”

    她替卓莫止说话。

    亦或者说,程渝没想过把自己和卓莫止的矛盾转交给顾轻舟。

    顾轻舟如果觉得,插手朋友的感情很合理,她早就说了高桥荀的事。

    既然顾轻舟无法启齿,此事让她去做,仍是叫她为难。

    程渝不屑于替任何人考虑,除了顾轻舟。

    “出去吃点好的,行不行?”程渝问顾轻舟,“不管是卓莫止还是高桥荀,亦或者孝云,我都要丢在脑后。”

    “孝云是谁?”顾轻舟问。

    “是卓莫止的表字。”程渝道,“他昨晚非要让我叫他的表字。”

    顾轻舟心中诧异。

    程渝打断了她的思路:“去不去?快想想去吃什么?”

    “天这样冷,最好去吃羊肉锅子。”顾轻舟道,“我知道一家羊肉锅子做得好,还有烤全羊。”

    “那好,那就去吧。”程渝道。

    他们俩出门,还遇到了康昱、叶妩和康昱的妹妹康暖。

    难得遇到康家的人。

    “轻舟姐,我是好久没见到你们了。”康暖笑道,“前不久我得到了一本医书,不知对您可有用,还想着送给您呢。”

    “不用如此客气。”顾轻舟笑道。

    康暖道:“那我明天拿给您?”

    “也好,我明天设宴,你们都来玩。”顾轻舟道。

    康昱道:“我肯定去。晗晗从平城回来之后,心情好多了,我也带上她吧。”

    叶妩也道:“正好呢。老师,我早上就过去,帮你一起安排。”

    顾轻舟笑笑。

    众人就说起了明天的宴席。

    程渝也很高兴。

    几个人凑在一处,吃起了羊肉锅子,傍晚才散了回家。

    不成想,回去的时候下了薄雨。

    冬天下雨,简直比下雪更冷,还带着湿意。

    程渝道:“明天怕不是请客的好天气。”

    “无妨,家里多准备几个暖炉,地龙也烧旺一点。”顾轻舟笑道,“下雨天才有趣呢。”

    程渝就不再说什么了。

    翌日,中午时大家络绎到齐了。

    康昱他们九点多就到了,而康暖到十一点四十才到。

    全部围坐在一起,顾轻舟起了牌桌,问他们是打梭哈还是打麻将,结果他们都要打梭哈。

    康暖却显得心不在焉。

    叶妩问她:“暖暖,你怎么了?”

    在场的,有自己的哥哥和未来嫂子,也有堂妹,顾轻舟和程渝更是挚友,康暖什么话也不能说。

    “没事,没事。”康暖看了眼康昱,非常保留。

    早上的时候,康昱先去接了叶妩,康晗也很早起来了,故而先跟康昱走了。

    康暖起床比较晚,而且梳妆打扮,就落后了几步。

    不成想,等她出门时,正好遇到了她父亲。

    这也就是为何她迟到那么多。

    康家的二老爷早早出门。

    这很罕见。

    况且,天下着小雨,二老爷是最烦这种湿答答的天气。

    平日里,遇到这样的天气,他多半不会出门。舒舒服服的坐在家里,让佣人沏一壶好茶,将儿女们叫来关心一二,扮演一下慈父,传导两句人生经验。

    虽然他的人生实在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可今日他却忽然换上皮鞋,捏着一块点心,一边吃一边出了门。

    打算去司府拜访顾轻舟的康暖见了,吃了一惊,开口问道:“父亲,您出门有事?”

    康暖也没想到会在门口碰到自己的父亲。

    二老爷康连节不受康老爷子器重,整日无所事事,他可以说是府中最闲的一个人了。

    这雨天,他能有什么事非要出门?

    康暖了解自己的爹,没有什么本事又惫懒,交的朋友也都是太原府的富贵闲人。

    他偏偏觉得自己跟那些富贵闲人们是不一样的,看不起他们。

    平日里一起打牌也就罢了,断不会在自己讨厌的天气出门会他们的。

    再说了,如此天气,那些闲人们大概也不会出门交际的。

    “当然有事,你父亲我今天要去办一件大事!”康连节看向女儿,眼里有些隐藏不住的得意。

    他很高兴。

    自从康暖和刘见阳退亲、决定去留学之后,他很长一段时间见到康暖都不爱搭理,来掩饰他内心的愧疚。

    今天却不同。

    康暖不仔细分辨这些的,她爹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比她更清楚不过的了。又不能换一个爹,何苦分辨太清楚让自己心里难受。

    不过,他今日居然对她有了好脸色!

    这太不对劲了!

    她爹一定是遇到了不得了的喜事。

    “你也要出门?”康连节反过来问女儿,却不继续说自己办什么大事了。

    “是。”康暖回答道,“今天司太太设宴,我们一块儿聚聚,昨天约好了的。”

    康连节意义不明的哼了一声。

    想到顾轻舟,康二老爷情绪复杂,那女人可厉害了。

    他兴致全无,冷淡对康暖道:“早去早回。我跟朋友约好了喝茶,时间快到了,先走了。”

    不是说要去办一件大事吗?

    喝茶算什么大事?

    康暖看着康连节坐上汽车走了,心里不安。

    这点不安,到底源于何处,康暖也不知。

    她本能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对自己的司机说道:“先去一趟十里香点心铺,司太太喜欢这一家的红豆糕,我要买点。”

    十里香点心铺附近有一个惠风堂茶馆,是她父亲康连节最喜欢的,若是跟人约了喝茶,十停有八停是约在惠风堂。

    康暖有些放心不下,所以想过去望一望。

    她今天疑神疑鬼。

    前些日子,她眼皮一直跳,总感觉有坏事要发生。

    若二房发生不好的,多半是她父亲自己招惹的。

    “是。”司机应了。

    到了十里香点心铺,康暖打发司机下去买红豆糕,自己坐在车子里面,透过车窗,朝惠风堂那边看去。

    她果然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康连节!

    康连节居然站在惠风堂茶馆门口,左顾右盼的张望着,一看就是在等人。

    不到茶馆里面雅间去等,却在茶楼门口等?

    风把雨丝吹斜,飘到康连节的皮鞋上,他珍贵的皮大衣也沾染了水珠,脸冻得通红。

    “怪了,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让我父亲在门口迎接他?”康暖吃惊不小。

    她父亲非常自卑。然而,自卑的人多伴随着狂傲。

    她父亲表现出来的,是嫉妒傲气的。

    换做往常,他早就不耐烦的破口大骂了,天皇老子也不值得他如此谦卑的。

    这会子他却丝毫不在意了。

    他在等谁?

    康暖看到这里,既迫切想知道,却又很担心。

    司机买了红豆糕回来,也看到了康二老爷。

    “八小姐,那不是二老爷吗?”司机问。

    这个司机,是康家共用的,并非二房单独的,对二老爷谈不上什么好感,更不会对他忠诚的。

    康暖不怕这司机回去告状,说女儿跟踪父亲。

    “你去买一包香烟抽,一个小时后再回来。”康暖道。

    司机高高兴兴走了。

    他对康家这些老爷们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做下人的,最好是眼瞎、心盲、口哑,不要乱看乱说,否则就会惹事。

    司机离开之后,康暖眉头微微皱起。

    她铁了心要等着看看她父亲到底是来见谁的。

    能让父亲站在茶楼门口等待,要么对方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要么是父亲自己对接下来的会面充满了激动兴奋和迫切,想要早一点见到对方。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让康暖不能不忧心。

    等了一刻钟的样子,康连节要等的人来了。

    一共来了两个人,都是精壮的汉子,脸上胡茬不怎么清理,满脸横肉,让人一看就觉得很不好惹。

    康连节看到两人,立马挺起腰板来,那两人倒有一两分恭敬,请康连节走在前面。

    康暖的心,果然沉了下去。

    “这都是些什么人?”康暖震惊。

    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也绝不是康家平日里来往的。

    她父亲怎么认识这样的“江湖人”了?

    康暖是念过书的,有点见识。她看得出来,那两个人多半是刀尖上舔血混日子的,八成是帮派的。

    父亲平日里连鸡都不用杀一个,接触的也都是些富贵闲人。

    如今,他却突然跟帮派的人接触,他跟这种人见面是为了什么?

    “父亲不会又在闹什么幺蛾子吧?”康暖很担心。

    上次七哥的事,父亲就惹恼了祖父。

    若是他在胡闹,祖父非要把他们赶出去不可。

    二房没有自己的营生,若是被赶出去,他们住哪里,用什么谋生?

    到时候,七哥和自己都难堪,母亲也要跟着受累。

    康暖想下车,去阻止她父亲。

    可她到底有点害怕父亲,犹豫再三,愣是没敢。

    康暖想等他们从茶楼出来,等无人时在问问父亲的。

    谁知等了一个小时还没见人出来,司机都回来了,她又怕顾轻舟那边等久了,只好作罢,对司机道:“去司府。”

    或许,等晚上的时候,问一问父亲。康暖心里想着。

    到了司府,众人果然来齐了,就等康暖。

    康暖把红豆糕交给了顾轻舟。

    顾轻舟没有多问,让康暖很感激。

    可康暖心中放不下,一直在考虑这件事。

    父亲到底见那些帮派的人做什么呢?

    七哥和叶妩都在,让康暖不敢直言,怕七哥回去和父亲吵架,也怕未来嫂子对康家有意见。

    康暖心不在焉的。

    “你们先玩,晗晗你来坐我的席,我去厨房看看热可可好了没有。我要用热可可配红豆糕吃。”顾轻舟笑道。

    她下了牌桌,同时给康暖递了个眼色。

    康暖会意,也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她七哥。

    “我也要喝热可可。”康暖笑道。

    在场的,全不是傻子。

    康暖心不在焉,顾轻舟有意引她出去说话,众人都明白。

    他们继续玩牌。

    顾轻舟就把康暖领到了旁边的小耳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