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6章 我也想芳菲
    车子到了郊外。

    司行霈下了车,伸手拉顾轻舟。

    他突然停住了脚步,指了指天际:“月亮不错。”

    残月如钩,点缀在漆黑天幕上,四周繁星闪烁。

    “嗯,很不错。”顾轻舟道。

    司行霈就笑了。

    他的手臂很长,伸过来揽住了顾轻舟的肩膀,依靠车门。

    “赏一赏月。”他道。

    顾轻舟笑了笑,没有反对。他的胸膛很暖,顾轻舟穿得又很厚,贴着他时并不感觉如何的寒冷。

    她依偎着他。

    司行霈的胳膊稍微收紧,把顾轻舟揽在怀里。

    “你想到了何事?”司行霈问她。

    这话虽然没头没尾,顾轻舟却懂。

    她似乎从未跟司行霈谈过,当初她对芳菲的复杂感情。

    “想起了芳菲。”她小心翼翼。

    说罢,她试探着看了眼司行霈。

    月华浅淡,司行霈的眉眼是安静的,一层琼华一层霜。

    “我也时常会想起她。”司行霈叹气道,“假如她还活着,也许她现在嫁人生子了。

    两年过去了,她真可能结婚了。到时候,就有孩子叫我舅舅。如今想来,甚是遗憾。”

    顾轻舟嗯了声。

    往事不可追的。

    她和司行霈的过去,有很多无法弥补的遗憾。

    她可以谈及她的师父和乳娘,他也可以谈起芳菲。

    “你想起了芳菲的什么?”司行霈感叹完了,问顾轻舟。

    顾轻舟道:“有些事,我从未告诉过你。”

    她说了当时的心酸。

    她在吃醋,甚至生病了。那段时间,她几乎想要离开他。

    “女人的感觉是敏锐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芳菲对你的感情,并非兄妹之情。然而,你对她只是单纯的亲情,我也是知道的。

    这种心情,特别的难受。无法诉说,甚至无法排揎。那时候,辛眉告诉我,只要我不开心,就是你做错了。

    我面对阿哥的时候,看到你生气的样子,就想起当初的我有多难受。”她慢慢道,“所以,我知道自己做错了,我会改。”

    司行霈用力,紧紧搂住了她。

    他亲了下她的鬓角,艰难道:“你那时候,那样的心痛吗?”

    他一下子就理解了。

    顾轻舟点头。

    司行霈又吻了下她的额头,道:“轻舟,我以后补偿你。我们回不到过去,只有以后了。”

    顾轻舟颔首。

    司行霈又问她:“你很担心吗?”

    他知她的担心。

    “嗯。”顾轻舟如实道,“担心顾绍,担心他会和芳菲一样的下场。不过”

    “不过什么?”

    “感情不可强求。”顾轻舟道,“如果他执意如今的选择,那么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疏远他。

    我希望自己能有个兄长,希望我们和正常的兄妹一样,可显然他不是这样想的。不能害了他,也不能就让你难过。”

    “以后不见他?”司行霈笑问。

    顾轻舟也笑了,道:“尽可能不见了。很多时候,多情才叫无情。”

    顾轻舟有点冷了。

    她缩了缩肩膀,往司行霈的怀里钻,几乎要被他宽大的军大衣裹住。

    他的衣裳很暖,他也很暖。

    “司行霈。”她在他怀里,声音嗡嗡低语。

    “嗯?”

    “谢谢你过来找我。”顾轻舟道,“你这样在乎我,我很高兴。”

    司行霈哼了声,捏了捏她的鼻子。

    上了飞机之后,顾轻舟依靠着司行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