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邂逅
    顾轻舟回了江南,就想要去看看玉藻和颜家众人。

    且霍钺回岳城很久了,也是好些日子不见。

    司行霈很忙,二宝和康晗黏在一处,顾轻舟无法掺和。

    她向司行霈道:“我去岳城,可行么?”

    “去吧。”司行霈说好了不回来的,可凌晨三点多还是回来了,他很疲倦,说话也是漫不经心,“给玉藻带些好吃的。”

    顾轻舟点头。

    从平城到岳城的铁路,上半年就修好了,不过足有六七个小时的路程。

    顾轻舟后天要送康晗回家,没空如此耽误。

    她还是乘坐司行霈的飞机。

    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岳城的郊外。

    闻到了熟悉的清冷气息,似海水的咸湿,顾轻舟的眼眶莫名湿润了。

    这是她的家乡。..

    她在岳城的时间,认真算起来也不过那么几年,却是她最充实的。

    她对此处有认同感,宛如她认同司行霈那样——这里是她的家。

    她生于此地。

    “太太?”副官见她站在原地,久久没有挪脚,就低声喊了句。

    顾轻舟回神。

    汽车进城,直接去了颜家。

    顾轻舟见到了颜太太和玉藻。

    颜太太的精神还不错,颜洛水的两个儿子和玉藻,都在她身边。

    她每天都很忙碌。

    和从前相比,她见到顾轻舟时,没有提颜一源。

    因为不想再哭哭啼啼。

    很多时候,人都会趋利避害,去认命,然后过自己能抓住的生活,以及不打扰其他人的情绪。

    颜太太也不想顾轻舟每次回来都看到她哭。

    “玉藻,快来,叫姆妈。”颜太太把不到两岁的玉藻牵了过来。

    玉藻端详顾轻舟,然后摇摇头。

    她扑到了颜太太怀里。

    颜太太摸摸她的头发,笑道:“怎么了,不是让你见过了你姆妈吗?”

    顾轻舟有一张旧照片,是当初她和司行霈一起照的,上次司行霈过来时,特意交给了颜太太,让她偶然拿给玉藻瞧。

    孩子大了,肯定会问:我的阿爸呢,我的姆妈呢?

    等玉藻问的时候,颜太太可以给孩子一个交代。

    “不。”玉藻声音怯怯的,软软的。

    颜太太道:“教了她这么久,又忘了。”

    顾轻舟瞧着玉藻,穿了件水红色的小披肩,里面是月白色的棉袄和小袄,面颊红扑扑的,眼睛水灵机敏,顾轻舟已然高兴得没话说。

    至于叫人,她也不苛求,毕竟玉藻不满两岁呢。

    “没事,再过些日子就会叫了。”顾轻舟笑道。

    不成想,玉藻又怯生生抬头,看了眼顾轻舟。

    她搂住了颜太太的脖子,凑在颜太太耳边,跟她说悄悄话。

    这动作看似随意,实则可爱极了,顾轻舟的心逐渐融化。

    这一刻,她真想立马回到玉藻身边。

    颜太太则哈哈大笑起来。

    “玉藻说,她姆妈是长头发。现在来的姆妈,怎么是短头发?”颜太太大笑着说。

    司行霈给颜太太的照片,是顾轻舟几年前照的。

    那时候的她,有一头流瀑般的长发。

    可惜,如今养了小半年,头发还是半长不短。

    没有两三年的时间,恢复不到以前的样子。

    “她真聪明!”顾轻舟满足极了,“这点小差别,她都能注意到!”

    “是,聪明极了,比洛水的两个孩子都要聪明。”颜太太笑道。

    提到颜洛水,颜太太又道:“他们两口子最近常在南京。轻舟你多住几天,我打电话看看,她过几天是否回来。”

    “我没空的,姆妈,我明天就要回去了。”顾轻舟道,“洛水去南京作甚?”

    “她婆家的事。”颜太太笑道,“如今呢,她也跟着做些事,厂子里的活计,她娴熟得很。

    她小时候不爱说话,做生意却是很有脑子。舜民又爱捧着她,如今她是越发干练了,岳城的印刷厂,都是她管着。”

    顾轻舟惊叹:“真厉害。”

    “总要学点什么的。”颜太太笑道,“新时代了,在家里做少奶奶,坐井观天的,容易吃亏。出去见见世面,她眼界也好。”

    顾轻舟点头。

    谢家思想开化,并不反对儿媳妇管生意,特别是这个儿媳妇娘家有权有势。

    颜洛水是岳城二把手的女儿,在军界也算人脉广阔。

    而岳城的一把手司督军,如今是军部总司令,南京那边的谢家,更是不敢对颜洛水有半个字不满。

    谢舜民也愿意培养妻子的生意才华。

    颜洛水自己,更是上进。

    “......我念过的书不比洛水少,见识过的世面又不比她差。我和你义父替他们俩带孩子,他们有什么不满的?所以,他们俩到处走走,把生意做大,才是正经事。”颜太太又道。

    顾轻舟握住了她的手。

    每次回颜家,都要因为颜一源的事而悲伤。

    直到这一次。

    这次,终于听到了一些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真好,我真羡慕洛水。”顾轻舟道。

    “她还羡慕你呢。”颜太太笑道,“你们小姑娘的,都是看着别人锅里的好吃。”

    顾轻舟大笑起来。

    玉藻一双葡萄似的黑润大眼睛,正好奇看着大笑的顾轻舟。

    然后,她也笑了下。

    “姆妈抱抱你,好不好?”顾轻舟向她伸开了双臂。

    玉藻很犹豫。

    颜太太鼓励她:“去啊,不是总念叨你姆妈吗?她就是你姆妈啊,以后她头发长长了,还是那样的。”

    玉藻犹豫了约莫一分钟,这才扑向了顾轻舟。

    顾轻舟轻轻抱住了她。

    玉藻身上,仍是有小孩子的**,顾轻舟眼眶微热。

    这次,虽然玉藻没有叫她,却是和她很亲近了。

    顾轻舟又对颜太太道:“我回来是看看你们,也是想去给我姆妈上柱香,还有我的乳娘和师父,以及司行霈的祖母。”

    “去吧。”颜太太道,同时看了看她的神色,颜太太又问,“轻舟,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就是想给我姆妈上柱香。”顾轻舟道,“感谢她,让我有名有份,有面目有尊严。”

    这话,颜太太就不太懂了。

    可以肯定的是,发生了一点什么,让顾轻舟不开心了。

    颜太太也不多问。

    顾轻舟让副官准备了纸钱香烛,就去了墓地。

    不成想,她竟然在墓地遇到了一个令她意外的人。

    她再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愣在原地没有动。

    顾轻舟去墓地,打算祭拜孙绮罗。

    不成想,她遇到了顾绍。

    顾绍是在南京的。

    她这次回来,没有事先计划,也没有通知顾绍。

    故而在墓地遇到时,顾轻舟愣了片刻。

    顾绍正在烧纸,目光专注,片刻之后才注意到不远处有聘婷身影,像极了他的舟舟。

    于是他抬眸间,就看到了她。

    他也是震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站起身,走到了顾轻舟身边时,猝不及防抱住了她。

    他的面颊,贴着她的。

    她面颊被冻得冰凉,呼吸却是热的,她身上仍是熟悉的气息。

    顾绍几乎要落泪:“舟舟......”

    烧纸的时候,他一直在想她。他这次回岳城,是想祭拜顾圭璋的。

    这也是阮家同意了的。

    阮兰芷不肯来。

    对于顾家,阮兰芷很排斥,死活不承认自己是秦筝筝和顾圭璋的女儿。

    阮家的老太太疼爱她,也不许她认。倒是大太太,也就是顾绍的生母,对此很不满。

    女人有时候很感性,有时候又冷酷得毫无人性。

    比如顾绍的生母,确定了阮兰芷不是她的女儿之后,对她的态度简直是冰冷。

    不过,阮家其他人,还是非常疼爱阮兰芷的。

    顾绍此次回来,经过了阮家的同意,也是替阮兰芷尽孝,自己也要感谢顾家养大了他。

    他在给孙绮罗烧纸时,就会想顾轻舟。

    “命运真奇怪,我们都不是顾家的孩子,却在顾家一起生活过。”他想。

    当命运想把两个人牵引到一处时,它往往会有奇思妙想。

    就像此刻。

    顾绍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在这里见到顾轻舟。

    似梦境。

    似他这几年日日夜夜重复的梦境。

    “阿哥。”顾轻舟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有点不好意思,“阿哥!”

    顾绍这才松开了她,眼角有点湿,情绪很激动。

    他长高了很多,和从前相比,顾轻舟需得仰视他。

    换了个角度看他,顾轻舟会感觉他和从前的顾绍还是不同的。

    他成熟了,褪了男孩子那稚嫩青涩的模样,如今有了青青的胡茬。

    他是男人了。

    这点变化,令顾轻舟欣慰。

    “真是心想事成。”顾绍道,“我来烧纸,这是你姆妈,所以我就一直在想你。我还以为,你在太原府呢......”

    “我有点事,临时回来的。”顾轻舟道,“我也没想到,阿哥你也会回来。”

    顾绍道:“舟舟,这次不算匆忙吧?咱们说说话好吗?”

    顾轻舟道:“今晚倒是没事。你不着急回去的话,就去颜公馆吃晚饭吧?”

    “不,我不想任何的寒暄,也不想要任何人打扰我们。”顾绍道,“舟舟,我们去饭店,就我们俩吃饭,然后我们说说话。”

    顾轻舟想了想,就道:“那也好。”

    她认真祭拜了孙绮罗。

    在孙绮罗的坟前,顾轻舟磕了三个响头,虔诚又恭敬:“姆妈,女儿来看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