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9章 宝马
    程渝见到了高桥荀送给她的马。

    路灯已经亮起,那匹马在灯下,打了个响鼻。它高大健硕,浑身棕色毛发油亮,是最上等的宝马。

    比香港督察那匹还要好。

    香港的那一匹,美得太过于雕琢。

    而这一匹,到底是从草原上直接牵过来的,健硕优雅,却又带着几分野性。

    程渝微微捂了下胸口。

    她看上了,心动了。

    “退还给人家吧,我如果想要马,还是比较娇小的白马更适合。”程渝道。

    说罢,她转身往餐厅走。

    她是不擅长控制自己情绪的,喜怒哀乐几乎全在脸上。

    高桥荀心思简单了些,却不是傻子。他多看她几眼,就知道她眼底的狂热和欣喜。

    她不能收这礼物。

    她出来看看,就是更好拒绝高桥荀的。

    接下来的晚餐,程渝都心不在焉。她很想表现得自然,可演戏这种事,她不太娴熟。

    一顿饭终于吃完了。

    她清了清嗓子,对高桥荀道:“我今天来,是有句话告诉你。”

    高桥荀坐正了身姿。

    “你别误会我早上的行为。我当时没有梳妆,看到陌生人自然不好意思。”她道。

    高桥荀脸色略微变了。

    他呼吸不稳,唇色也似乎在泛白。

    这情形,倒好像是落了水无处容身。他伸手,抓住了程渝,就像抓住了浮木:“你为何不肯承认?”

    程渝想要抽回手。

    她硬了心肠:“我就是怕你误会,才见你这一次。要不然,我为何要跟你出来吃饭?”

    高桥荀的手握得更紧,几乎捏住了她的。

    他不让程渝逃脱。

    程渝索性不抽了。

    “你看一看自己的心。”高桥荀的声音很低,低得近乎卑微,“它知道的,你为何非要违背它?”

    程渝只感觉心头发苦,有谁一刀刀割她。

    然而,从前的经历,又是那样鲜活,历历在目。

    心是柔软的,不控制它,程渝就会堕落得更厉害。

    虽然她现在也很堕落。

    “人的心里,多装着安逸、懒惰甚至邪恶。一旦放纵了它,就不是正常的人了。你误会了我的本心,它只是很做作,并非爱着你。”程渝道。

    高桥荀的手劲,慢慢轻了。

    那只看似秀气、实则很有力气的手,顿时就软绵绵的,好像每一块骨节都脱落了,只剩下皮肉。

    “阿渝。”他的声音,也完全没了力气,“为什么要这样?”

    这个问题,程渝没有回答。

    在一瞬间,她想到了很久远。想到了争吵和埋怨,想到了委屈——他的,也有她的。

    它原就不是正常的开始。

    程渝站起身,道:“莫要再找我了,也别惦记我了。我说过的话,就不会反悔。我若是想要折磨你,勾引着你,今天就不会来说这些话了。”

    她很利落,一点幻想也不给高桥荀。

    有幻想也许会耽误高桥荀的时间。

    可高桥荀,他的时间是没有价值的,他宁愿被耽误。

    他兴致勃勃来找她,却只是如此结果。

    程渝回到家,精神有点恍惚,她回想了下今天的所作所为。

    她没有错。

    逃避是无用的。她早上那样失态,避着不见高桥荀,不过是重新把他拉入漩涡。

    高桥荀应该长大了。

    大人应该明白,不是每件事都有结果;丢失的东西,再怎么属于你,再如何心爱它,也未必找得回来。

    她独坐在黑暗的房间里。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