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6章 蔡长亭的再次试探
    寒风似刀,一寸寸割开肌肤。在风里站得久了,脸会皴裂,留下细小的小裂痕。

    干燥,疼痛。

    顾轻舟下车时,用披肩盖住了头脸。

    西北的寒风,让她无所适从。她调治了些药膏,夜里涂抹上,保护肌肤,然而白天出门,还是感觉不舒服。

    蔡长亭道:“这样怕冷吗?”

    “是怕风。”

    说罢,她往蔡长亭脸上瞧了瞧。

    他白皙细致的肌肤上,果然有了小小皴裂,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美,只是给他的谲滟添了几抹粗糙。

    然而他是男的。

    这样的粗糙感,对他毫无影响,甚至会增添几分魅力。

    “真嫉妒。”顾轻舟嘟囔。

    “嫉妒我?”蔡长亭笑道,“你也很好看,何必妄自菲薄?”

    “可是没有你这样好看。”

    “一般人都没我这样好看。”蔡长亭道,“不必强求。”

    顾轻舟突然就发现,这厮的脸皮也越发厚了。

    从前只有司行霈是这样的。

    她无奈摇头笑了笑。

    “早点回南边去。”蔡长亭笑道,“你太细嫩了,南边适合你。”

    “没有适合与否,只有人改变去适应环境的。”顾轻舟笑道,“只要不刮风,我还是很喜欢北方。”

    推开西餐厅的门,迎面就是热烘烘的气息,混合了食物的香醇,让顾轻舟深深吸了一口气。

    她和蔡长亭选了个角落坐下。

    食物端上来,顾轻舟拿起那杯热可可,忍不住多喝了几口。

    温热在腹中缓缓荡开,是最温暖的触感。

    蔡长亭开始切牛排,切好之后递给了顾轻舟,又把顾轻舟的端过来。

    然而,顾轻舟没吃。

    “我出门时才吃了早饭,又喝了热可可,现在一点胃口也没。”顾轻舟笑道,“你多吃一点,我看着就行。”

    蔡长亭也不多讲究了。

    他一边吃,一边和顾轻舟闲聊。

    话题可以很多,比如王玉年,也比如顾轻舟的舅舅孙合铭。

    “那天你和夫人吵架了吗?”蔡长亭问。

    平野夫人的秘密,蔡长亭肯定不知道,不过他正在设法通过孙合铭打听。

    顾轻舟也告诉过孙合铭,只要严守秘密,对蔡长亭而言,他才有价值。

    不撬开他的口,蔡长亭舍不得杀他,哪怕平野夫人派人去,也会大打折扣。

    “是啊。”顾轻舟道。

    “因为你舅舅?”蔡长亭笑问。

    顾轻舟颔首:“嗯。”

    他缓缓又吃了两口,不紧不慢,有条不紊。

    吃好了,他才道:“你又不是顾轻舟,孙家的人不知道吗?”

    “当然知道。”顾轻舟含笑。

    她又喝了两口热可可。

    杯子里的可可见底了,顾轻舟喊了侍者,让侍者重新上一杯。

    等待的空隙,蔡长亭又问:“既然知道,孙家的人来找你,莫不是找茬的?”

    顾轻舟认真告诉他:“孙家的人没了,是我帮他们报了仇。在之前呢,有大户人家小妾生了孩子,养在太太名下。

    我挂在孙绮罗名下的,不管是不是真正的顾轻舟,孙家的人举目无亲,回来找我,不是很正常的吗?”

    蔡长亭却突然笑了下:“怎么,你觉得自己是小妾生的?”

    顾轻舟对平野夫人的恶意,往往体现在这些小的方面。

    她的刻薄和恶毒,简直似跗骨之蛆。

    “你抓这种小辫子!”顾轻舟突然冷笑了下,“要不要我把这话重复给夫人听?”

    蔡长亭的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