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6章 美食的安慰
    顾轻舟蛰伏了。

    蔡长亭本能嗅到了什么,特意登门要见顾轻舟。

    顾轻舟没有见她。

    而平野夫人也来了两次,顾轻舟亦不见,她倒是和司行霈见了一次。

    孙合铭已经离开了太原府。

    因顾轻舟告诉他,此事她会帮忙,他如果信任她,就回去等消息。

    两个人做同一件事,却不是同一个步伐,可能会出乱子。

    “舅舅,孙家以后就要靠你了。你安全了,我做这件事才有意义。”顾轻舟道。

    孙合铭曾经隐姓埋名。

    这个世上假如只有一个人懂得没有面目和身份的痛苦,那么肯定就是他孙合铭。

    相似的经历,让他能够理解顾轻舟,她知道顾轻舟对孙家的情谊,也明白她对“顾轻舟”这个身份的执着。

    顾轻舟想投靠平野夫人的话,她早就投靠了。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平野夫人的女儿,她只是不确定自己的父亲是谁。

    她想知道她的父亲,不代表她在乎。

    现在的她,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是最好的,因为她早已对顾圭璋下手,她所有的怨气都终结了。

    她和平野夫人,永远不可能站在一起。

    孙合铭把此事交给她,才是最稳妥的。

    “你想要什么,就跟舅舅说。你替孙家报仇了,舅舅认你是孙家的血脉。”孙合铭道,“这是孙家的仇,也是你的仇,是咱们俩的事,舅舅会不遗余力帮你。”

    顾轻舟颔首。

    孙合铭为了表示他绝对信任顾轻舟,离开了太原府。

    这点,顾轻舟很感动。

    平野夫人见不到她,就跟司行霈聊了聊。

    “我十月怀胎生了她的。”平野夫人口吻温柔,“她再怎么生气,也不能说那样的话。我才是她的额娘,不是孙绮罗。”

    司行霈道:“轻舟知道的,她懂得自己的选择。”

    平野夫人摇摇头,笃定道:“她不懂。她现在是闹小孩子脾气,怪我当年丢下了她。”

    司行霈抽出一根雪茄。

    平野夫人道:“你去叫她出来。”

    “她想要安静。”司行霈道。

    他慢慢点燃了雪茄,深吸一口,再吐出轻雾。

    透过薄薄烟雾,他看向了平野夫人:“你想要轻舟原谅你,难道就靠口说吗?不得给点好处?”

    “哦,你要什么好处?”平野夫人瞥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想了下,道:“比如说,把霍拢静还给她?”

    平野夫人怔了下。

    她微笑了,看向了司行霈:“那好,你让轻舟出来,我跟她说关于霍拢静的事。”

    “不用说事,把人带过来即可。”司行霈道,“若你不肯给,那么我可以去找蔡长亭要。”

    平野夫人一下子就变了脸。

    她的牙齿似乎咬了下,压抑内心几乎失控的情绪,然后又慢慢露出笑容:“贤婿,你在中间横插一脚,不怕将来里外不是人?”

    “轻舟都不认你是娘,我更不会认你是丈母娘了。别叫我女婿,当不起。”司行霈仍是不轻不重的口吻。

    他这样的语气,再好耐心的人都被他逼得跳脚。

    平野夫人却比他想象中更有韧性,因为她从头到尾,只是脸色稍微变了下,根本没失控。

    她恢复了温婉恬静:“你让轻舟来,此事我跟她谈。”

    司行霈眸光略微一动,像一簇诡异的鬼火。

    平野夫人心中有点凉,预感自己泄露了机密。

    等她离开,司行霈去找了顾轻舟,把此事告诉了她。

    “霍拢静不在太原府,至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