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1章 两个男人的争斗
    顾绍望着她。

    灯光太过于明亮,她细瓷肌肤白得近乎透明,眼芒萃然,是精神饱满的模样。

    她活得很好。

    一个人的精神,能透出生活状态。

    “我听说了。”顾绍道。他的语气尽可能平和,然而还是充满了失落。

    这些年,他时常听到他的消息,都是他拖了国内的朋友发电报告诉他的。

    她和司慕的婚姻,他是知道的。那天,他喝了很多的酒,想起往事时一阵阵的酸涩,大哭了一场。

    也只哭了那么一次。

    而后,就听说她离婚了;再然后,又听说她结婚了。

    至今,顾绍以为自己足够冷静。可亲眼所见她这般幸福,仍是很受打击。

    “你最近两年都没有给我发过电报。”顾绍笑道,“我担心你。我回来之前,也很久没了你的消息,后来听了个乱七八糟。”

    那些乱七八糟里,就是顾轻舟被炸死、顾轻舟又出现等等。

    那并非光彩的过去。

    顾轻舟和她的chuan qi,随着司慕的去世大打折扣。

    如今的她,在太原府仍是名人,在南边的名声却是毁誉参半。

    “我没事,阿哥。”顾轻舟笑容恬柔,亦如在顾公馆的那段岁月,“我一直都会照顾好自己的,从前就是,如今亦是。”

    顾绍点点头。

    “如此,我就放心了。”他道。

    彼此坐下,寒暄了足有一个多钟头。顾绍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要问。

    他仿佛要一夜之间把他在顾轻舟生命里缺失的那段日子补回来。

    顾轻舟也很有耐心,一一告诉他。

    曾经的惊心动魄,现在说起来如回放的dian ying:黑白、无声,只有单薄的影像。

    “你呢?”顾轻舟又问他,“阿哥,你不是说不再和阮家联系吗,怎么又跟阮家搭上了关系?”

    顾绍一下子就顿住了。

    似有千斤重,压在他的舌尖,他半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沉吟良久,他才道:“轻舟,我交了个女朋友。”

    顾轻舟颇为意外,甚至欣慰。

    “真的?”顾轻舟笑道,“她叫什么,这次回来了吗?”

    顾绍却蹙眉。

    他似乎不太想提。

    他突兀打断了顾轻舟的话,继续上一个话题:“总之,是她家知道了我的隐情——并非我告诉她的,有一次我喝醉了胡说的。

    她就是南京人,在本地很有势力,而且跟阮家是世交。阮家的太太,一直怀疑阮兰芷不是自己的女儿,差点被婆婆当成神经病。

    得到了我的消息之后,阮太太和大少爷就亲自去了趟法国。我跟阮家的人长得很像,且能说出当年的旧事。

    阮太太说,她之所以怀疑阮兰芷,还是因为母女连心,她下意识就怀疑了。看到我,她就认定我是她的儿子。”

    顾轻舟想了想,道:“母子连心,这一点也不假!”

    顾绍道:“我只是个穷学生,顾公馆也早已倒了,阮家不图我什么的。他们肯认我,我也要考虑自己和缨缨的前途,就回来了。”

    事情也许并不像他说得那么简单。

    阮家那等豪门,将来分家是要给每个儿子家产的,断乎不会随便认个儿子回来。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秘密,顾绍避而不谈。

    他不说,顾轻舟也不好深问。

    “那你是怎么认识我舅舅的?”顾轻舟又问。

    “他来找我的。他在欧洲多年了,听说了我的消息,就特意来找我,毕竟也算是顾家的人。”他道。

    顾轻舟沉吟:“确定是他吗?”

    “他说得出顾

    
  • 上一页
  • 2
  • 下一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