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7章 温暖 第1168章 是不是要结婚了?
    顾轻舟在南京住了六天。

    司行霈陪了她三天,第三天的夜里,他乘坐飞机回了平城。

    顾轻舟单独留下。

    “南京不错。”司督军对顾轻舟道,“你和阿霈,也该回来了,成天在太原府算什么事?”

    顾轻舟道:“最迟后年。还有一年半。”

    司督军知道她的睿智和远见,就不再多言了。

    他问起山西的局势。

    “北方打得厉害吗?”司督军问。

    “山西几乎没什么动乱,军队全在叶骁元的统领之下。不过,河北一带没有统一的大军阀,全是各处占山为王,炮火从未断过。”顾轻舟道。

    “荒唐。”司督军道,“若是再无人管束,他们就要翻天了。全是土匪出身的小军头,能有什么远见?叶骁元没想过统一河北?”

    顾轻舟笑道:“阿爸,军事上的事,我哪里能知道呢?司行霈和叶骁元交情匪浅,下次您问问他。”

    司督军冷哼:“他哪里肯在我面前耐心说一句话?”

    顾轻舟无奈笑了笑。

    司督军不深究此事。

    他带着顾轻舟和司琼枝,到处去看看,还请了朋友家的女眷来做客,说是招待儿媳妇。

    总司令的邀请,是至上荣耀,那些女眷全部盛装而来。

    顾轻舟和她们应酬,举止得体。

    那天晚上,司琼枝一直挽住顾轻舟的胳膊。

    顾轻舟一开始以为,她们会很尴尬。可到了那等场合,她们姑嫂竟自然而然的亲昵起来,没什么难堪的。

    宴席尽欢而散。

    散了席,顾轻舟送司琼枝回她的院子。

    两个人闲谈,司琼枝说起了玉藻:“我上个周末回去看她了。”

    “她长大了很多吧?”顾轻舟问。

    司琼枝道:“她已经会说话了。”

    “口齿伶俐吗?”

    司琼枝就笑了:“不算特别伶俐,她有点.......有点沉稳,颜家的人都说她像你。”

    玉藻天性内敛沉稳,才一岁多,已经有了点不同寻常的睿智。颜家所有人都说她像极了顾轻舟。

    不是容貌,而是她的言行举止。

    很奇怪,她并不是在顾轻舟身边长大的,却类似了她。

    顾轻舟也笑了。

    “你们误会了,她是像她父亲。”顾轻舟道,“你二哥难道不是这样的性格吗?”

    司琼枝一愣。

    大家都不怎么提司慕,尤其是不会在司琼枝面前提,怕她伤心。

    司慕性格是内敛的,言语不多,斯文绅士。

    颜家的人肯定看得出来,可为什么要扫兴呢?

    顾轻舟也是相似的性格,就说玉藻像顾轻舟,既显得缘分神奇,又不至于让司琼枝伤感。

    “对,她像二哥。”司琼枝的声音,果然带了几分涩意。

    顾轻舟沉默。

    她也不该提的。

    司琼枝努力把伤感压住,对顾轻舟道:“我时常会想起二哥。”

    顾轻舟道:“我也是,时常会想起他。如果我们没有那场协议的荒唐婚姻,他大概是我很好的朋友。”

    司琼枝点点头:“我二哥很好,就是性格不够果断。不过,有那场婚姻也不错,至少我现在看到你,心里会暖暖的。”

    “为何?”顾轻舟震惊。

    这点,她倒是不知道,她如何会成为司琼枝心头的温暖?

    “我会想到,你曾经是我二哥的家人。你和玉藻,是二哥的遗迹。这样的话,哪怕他走了,我们也有怀念他的地方,也有寄托思念的人。”司琼枝道。

    顾轻舟一向自诩聪慧,可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明白琼枝对她的善意的来源。

    她心中感动。

    然而,这种感动不适合表达出来。

    司慕的死,只有在心中怀念,说出来就苍白无情了。

    “我会好好活着的,玉藻也是。”顾轻舟道。

    司琼枝点头:“我也会的,阿爸也会的。”

    顾轻舟握紧了司琼枝的手。

    司琼枝回握了她的。

    翌日,顾轻舟和司琼枝上街,准备添些新的衣裳。

    她们俩的相处,如今很自然了。

    刚进入百货公司时,就有人在背后喊:“琼枝?”

    琼枝回头。

    一个漂亮的男生,穿着一套好看的长衫,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笑容可掬看着司琼枝。

    “你好。”司琼枝的态度很冷淡。

    “你来逛街吗?”男生很想和司琼枝说话,故而没话找话,“你要买什么?这位是谁啊?你今天不是休息吗?对了上次的钢琴谱,你还要不要?”

    司琼枝满脸无奈。

    “你的问题,能不能一个个问?你一口气问这么多,我回答哪一个?”司琼枝道。

    男生自己先哈哈笑了。

    他一派天真的模样,生得眉目清秀。

    “你是来逛街的?”男生问。

    司琼枝点点头。

    男生又问:“这位是谁?”

    “是我大嫂。”司琼枝道,然后跟顾轻舟介绍,“大嫂,这位是我同学,姓裴。”

    顾轻舟略微颔首。

    裴同学则是很热情。

    “我也是来买东西的,不如一起?”裴同学道,“上次的琴谱,还没有赔给你。”

    “不用了。”司琼枝道。

    她态度仍是冷淡的,对方也看出来了,就不好再说什么。

    她们俩进了百货公司,顾轻舟就问司琼枝:“他是不是很喜欢你?”

    司琼枝道:“喜欢我的人很多。”

    顾轻舟忍不住被她逗笑。

    司琼枝长得像司夫人,从前就是容貌倾城的。绝大多数的女生,都不如她。顾轻舟可以想象,她一定是学校里最漂亮的。

    司琼枝则有点不好意思,她跟顾轻舟解释:“我阿爸是总司令嘛。世人要么图美色,要么图地位,要么图金钱。这些,我全部都有。所以很多人跟我示好,很烦。”

    顿了下,司琼枝又道,“我小时候,很喜欢这种感觉,大家都恭维我、巴结我。如今,很腻味。”

    顾轻舟情不自禁,摸了摸她的头发:“琼枝,你长大了。”

    看着一个人,逐渐认识到了自己,逐渐对这个世界充满善意,不管她的从前如何,顾轻舟都感受到了温暖。

    司琼枝让她看到了美好。

    “总要长大的。”司琼枝也感叹,“只可惜,我长大得太慢了。”

    正在这个时候,那位裴同学又回来了。

    这次,他手里端了两瓶汽水,要给顾轻舟和司琼枝。

    司琼枝就拉顾轻舟,往楼下走:“避一避吧。”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12kanshu. = )

    第1168章 是不是要结婚了?

    顾轻舟回了太原府。

    临走时,司督军没有去送她,怕伤感,只叮嘱她记得发电报来报平安。

    顾轻舟一一应下。

    司行霈的飞机,昨晚就回到了南京,等着顾轻舟。

    刚回到太原府,不过十分钟,叶妩就来了。

    叶妩的脚步匆忙。

    “老师,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叶妩急促问,“家里出事了吗?你是不是要回去了?”

    顾轻舟突然想起来:需要她的,不止是司督军,还有她在太原府的朋友,比如她的学生叶妩。

    离开了她,叶妩总好像少了主心骨。

    “没有,就是多住了几天,我公公和小姑子留我。我暂时不回去的,你放心。”顾轻舟笑道。

    叶妩松了口气。

    她对顾轻舟道:“老师,你将来若是回家,我也跟着你去。南京是大城市,我们能找到事做。”

    顾轻舟笑起来:“不要你父亲?”

    叶妩顿了下,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

    她自悔失言,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我父亲会再结婚的嘛,到时候自有家庭,女儿远嫁不算什么。”

    顾轻舟笑起来:“女生外向。”

    叶妩摸了摸鼻子。

    顾轻舟在太原府的时候,叶妩没感觉到什么;等顾轻舟一离开,她就哪里都觉得不对劲。

    没了顾轻舟,她身边空荡荡的,总好似缺了什么。

    “老师,去我家吃饭吧?”叶妩挽住了顾轻舟的胳膊。

    正巧程渝也来了。

    不止她,还有卓莫止。

    顾轻舟已知晓她和卓莫止复合,就看了眼她。

    程渝装作不知。

    “吃什么?”程渝听了个话尾巴,直接问叶妩,“不请我?”

    “家常便饭,不是宴席。”叶妩笑道,“程姐姐,你若是不介意的话,一块儿去吧?”

    “我不介意。有的吃,为什么要介意?”程渝道。

    她牵了卓莫止的手。

    卓莫止则道:“我就不去了吧?你们几个人闲聊,我在旁边也接不上话。”

    程渝深以为然。

    放走了卓莫止,程渝跟顾轻舟和叶妩去了叶督军府。

    叶妩让佣人准备膳食。

    顾轻舟和程渝坐在里屋的炕上聊天。

    “真跟他好了?”顾轻舟问程渝,“不怕他的什么解离症?”

    程渝道:“解离症又不是科学,不过是朋友随口提出来的。那个朋友,提出的论点可多了,我怀疑他自己就不正常。”

    顾轻舟失笑。

    程渝想了想,感叹道:“我上次被绑架了。”

    顾轻舟笑意全无,心里发紧:“怎么......”

    “没事,瞧你居然担心,太没用了。”程渝笑道,“卓莫止救了我。”

    顿了顿,程渝继续道,“我虽然没有吃过苦头,却也知道他对我的重恩。假如他有心利用我,完全可以等我被绑匪折磨一通,甚至糟蹋了,他在横空出现。

    人在伤痛中,会对救命恩人感恩戴德。而他提早救下我,我什么伤也没受,他的恩情就显得轻描淡写。

    顾轻舟,你也知道卓家是什么环境,那是兄弟相残可以吃人的地方。卓莫止出生于那等家庭,他的心机是最足的。

    若他稍等一两天,他绝对可以得到程家更大的感激,也能得到我的感激。可是他没有。

    一个饮血的家伙,突然在我面前吃了素。不管卓家如何,不管他如何,对待我,他是善意的。”

    顾轻舟尚未说什么,一旁的叶妩却听呆了。

    叶妩捂住了胸口,对程渝道:“程姐姐,他好感人!他一定很爱你!”

    程渝苦笑:“我也不懂,这不符合逻辑的,谁能睡一段时间就死心塌地爱上一个人?不是越睡越没神秘感,越会无所谓吗?”

    叶妩道:“程姐姐,你这些理论是跟谁学的?在我看来,爱情是越久越浓烈,就像酿酒。”

    顾轻舟含笑听着。

    程渝拍了拍叶妩的头,只感觉她的话全是小姑娘的口吻,天真得很。

    “......卓莫止到了我跟前,看我的眼神还有依恋,还想做我的小男朋友。他对我的这份善意,我接受了,所以跟他复合了。”程渝道。

    她这话,是告诉顾轻舟的。

    程渝大大咧咧,做事看似鲁莽,实则也有她的考虑。

    这一点,她真像司行霈,说她是司行霈的妹妹不为过。

    怀疑卓莫止有解离症,为什么还要跟他复合?

    程渝说了她的理由:她在报恩。

    卓莫止救了她,在她受到伤害最小的时候救了她,程渝并不会觉得这样他的恩情就轻了,她反而觉得很重。

    恩情里,还有深情。

    这些情,卓莫止需要,程渝就报答给他。他愿意做她的男朋友,她接受他。

    “他对你,不管是否真的深爱,至少是有善意的。这点善意,就足以和他相处。”顾轻舟表态了。

    她一向支持程渝的决定。

    程渝的路,只要没有歪,不管她走光明正大的官道,还是曲径通幽的小径,顾轻舟都支持她。

    她们说着话儿,午膳就准备好了。

    吃了饭,顾轻舟和程渝就在叶妩这里歇午觉,准备睡好了下午去看电影,晚上去听戏。

    到了下午四点,三个人穿戴整齐出门。

    在叶督军府的大门口,正巧停了一辆汽车。

    叶督军下车,却很殷勤的亲自开了车门。

    车门内,伸出一只纤细笔挺的小腿,亭亭落地之后,窈窕佳人穿着橘红色的风氅,站在午后暖融融的阳光里。

    风微凉,吹乱了她鬓角碎发。她微抬皓腕,将碎发掖在耳后,露出手腕上耀目的钻石手链。

    顾轻舟愣了下。

    叶妩脚步也顿住。

    程渝则问:“唉,那是谁啊?”

    她声音颇大,对方和叶督军都听到了,故而一起转头看过来。

    “出门去?”叶督军瞥了眼三位盛装的女郎,口吻闲淡,对她们不太关心,只是随口一问。

    “是,我们去看电影。”叶妩回答。

    她走上前,和来客打了招呼:“方小姐,您今天刚到么?”

    来客是方悠然,叶督军从前的女朋友。

    叶姗在的时候,设计让这位方小姐离开了。

    可上次叶督军去北平,专门去找了这位方小姐,他们并未断绝来往。

    如今,叶姗踪迹全无,这位方小姐却又杀回来了。

    造化无常!

    “是的,三小姐。”方悠然柔婉端庄,声音恬静,是最标准的淑媛,一看就是教养得体,满腹才华。

    “别叫三小姐了,就叫阿妩吧。”叶督军道。

    叶妩心中一个咯噔。

    她笑笑,没说什么。

    她们照计划出了门。

    上了汽车,她们三个人并排挤在后座,顾轻舟坐在中间。

    左手边的叶妩碰了下顾轻舟的胳膊:“老师,我父亲是不是真的要再结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