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 两家各怀鬼胎 第1166章 凶恶的司行霈
    第1165章 两家各怀鬼胎卓莫止没有回学堂,而是去了趟叶督军府。

    叶督军对他的到来,颇为好奇。

    “卓少帅,你不是退学了吗?”叶督军问,“怎么又回到了太原府?”

    前几天,卓莫止突然找到了叶督军,说要退学。

    他到太原府的武备学堂里进修,原本就是叶督军跟卓大帅相互示好的一种外交手段,并非求学。

    卓莫止要来、要走,叶督军都随他。

    况且,卓家情况复杂,卓大帅儿子众多,叶督军没闲心敷衍这么一位前途未卜的少帅。

    不成想,他今天又回来了。

    “督军,我昨晚送了几名绑匪到警备厅,此事您知道吗?”卓莫止答非所问。

    叶督军微讶。

    他还不知道。

    叶督军这几天又在忙着找叶姗,对此事尚未耳闻:“什么绑匪?”

    “是云南余孽,专门来绑架程小姐的。”卓莫止道。

    叶督军心中一顿。

    程渝在太原府已经不安全了,需得将她送走。万一她在太原府出事,云南跟山西就要开战了。

    “你救了程小姐?”叶督军问。

    卓莫止点点头。

    “督军,我想要追求程小姐。”卓莫止道,“她是程稚鸿的女儿、程艋的妹妹,程小姐对我来说很重要。”

    叶督军冷笑了下。

    能势利眼说得这般冠冕堂皇,脸皮厚得不像话,怎么有点像司行霈的作风?

    从前的卓莫止,外表挺斯文的一个小伙子啊。

    “你可以把她带到北平去。”叶督军道。

    卓莫止摇摇头。

    程渝不肯走的,而且这样做很明显,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就算是叶督军,也不能轻易把程渝赶走,否则就是自动和云南断交。

    然而,叶督军又没闲心去保障程渝的安全。

    “督军,我可以保护程小姐。我想要留在太原府,就在闲散衙门做点差事。”卓莫止说了他的目的,然后他拿出一封信,“这是家父的亲笔信,请您过目。”

    叶督军就明白:卓莫止追求程渝的事,得到了卓大帅的首肯。

    卓大帅也希望自家能有强悍的军事联盟。

    卓莫止留在太原府,只要不是追求叶督军的女儿,叶督军就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既然如此,你就索性到武备学堂去做个射击教员。”叶督军看完了信,发现卓大帅送了他四门新式大炮,心中明白了卓家的诚意。

    他和卓大帅是盟友,此前还没有利益冲突。

    况且,叶姗失踪之后,叶督军也请卓大帅留意她的动向。万一有了叶姗的消息,卓大帅会把她送回来的。

    这个当口,叶家多个朋友,叶姗就多一条活命的路。

    卓莫止在太原府,根本探寻不到什么军事机密。

    武备学堂里,原本也没什么秘密。再加上卓莫止身份公开,其他人知道规避的。

    “如何,武备学堂的射击教员,能接受吗?”叶督军问。

    卓莫止在武备学堂混了一个月,知道射击课一周只要三次,每次不过两小时。

    “好,我愿意接受。”卓莫止道,“督军,我不需要军饷,能否给我安排一个住处?就在您府上附近。”

    卓莫止这口吻,就差点要求直接住到顾轻舟家里去了。

    附近的街上,几乎都是叶督军的产业。若是没有他发话,普通人是买不到这边的房舍的。

    顾轻舟他们房子的左邻右舍,全是军官。

    “那好,我给你挑一处,不过是在街上店铺的二楼,简陋一些。”叶督军道。

    卓莫止颔首:“多谢督军。”

    他的神态,总有种冷峻和老谋深算,跟他刚来时判若两人。

    叶督军不知他受了什么刺激。

    吩咐完毕,叶督军喊了副官,让副官带着卓莫止去学堂办理手续,同时将他安排到街尾一家米铺的楼上。

    等他离开之后,叶督军给卓大帅发了电报,感谢卓大帅送的新式大炮,并且暗示卓大帅,半年之后把儿子弄回去。

    叶督军只肯接纳卓莫止半年。

    很快,卓大帅来了回信,很感激叶督军的收留。

    “为了儿媳妇。”叶督军笑笑,“卓家没一个省油的灯。”

    叶督军之所以痛快答应,是因为卓莫止是程渝招惹回来的。

    既然程渝也喜欢,那他们就自己慢慢折腾。

    叶督军也去了趟警备厅。

    一共六名绑匪,三个人行动,三个人留守,全被卓莫止抓了。

    “把他们的手脚卸了,送去云南给程艋,卖个人情给他。告诉他,他妹妹就在太原府,想要太原府保证他妹妹的安全,空口白话是不行的。”叶督军对下属道。

    下属军官立马去办理此事了。

    飞机一天就到了云南。

    程艋接到了绑匪,也听到了叶督军的话,当即给叶督军送了一箱子金条,请叶督军配合行动,把程渝送回云南来。

    叶督军就把卓家的儿子追求程渝的消息,发电报给了程艋。

    程艋心中有数,复电说一切凭妹妹喜欢。

    同时,程艋又送了叶督军两箱金条,让叶督军保护好他妹妹,再也不提接妹妹回家的话。

    “看这个样子,程家倒是愿意结这门姻亲。”叶督军笑道。

    参谋们道:“谁不愿意呢?督军,去年卓大帅不是还想跟二小姐结亲吗?”

    此事被叶督军拒绝了。

    卓家的儿子们,叶督军一个也看不上,包括卓莫止。

    程家远在云南,不知卓家的情况,只知道卓家入主北平,显赫一时。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随便他们吧。”叶督军道。

    两边都送了礼,而且做出要程渝和卓莫止自由恋爱的虚伪嘴脸,叶督军也不拆台。

    且说卓莫止,入职之后又回到了程渝身边。

    程渝吃惊:“今天又休沐?”

    卓莫止就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程渝:“我以后不需要住在学堂里了。”

    “为什么?”

    “我成了教员,而且我常住在学堂里也不好,我到底是卓大帅的儿子。”卓莫止道。

    这些弯弯绕绕,程渝还是知道的。她只当是叶督军不放心卓莫止,怕他偷窥军事机密,却又不好意思赶走他,索性给了他机会,让他成了教员,挪出学堂住。

    这样的猜测,是没问题的,可程渝隐隐有点恐慌。

    “怎么这样奇怪呢?”程渝扪心自问,她又问卓莫止,“你为何不回北平去?”

    “回北平?”

    “对啊。”程渝道,“留在太原府,有什么益处呢?”

    “我留在太原府,是有考虑的。”卓莫止认真看着她的眼睛,解释道。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12kanshu. = )

    第1166章 凶恶的司行霈

    卓莫止告诉程渝:“我留在太原府,是我娘的意思。”

    程渝不解。

    卓莫止解释道:“老三正在失宠,父亲越发不信任他了。他现在就像一头困兽,逮住谁都要撕咬。

    他尚有余力,若是我跟他硬碰硬,可能会便宜了其他兄弟。我娘的意思是,不如以退为进,先到太原府躲几个月。

    祖母疼爱我,会替我说好话。哪怕我不在父亲跟前,父亲也忘不了我。我离开,对我有益无害,所以暂时不能回去。”

    程渝明白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不想其他兄弟成为渔翁,是不是?”

    卓莫止点点头。

    程渝心中很是不屑:卓家的环境,实在太糟糕了,完全不像家庭。

    这样环境里生活的人,可能会精神不正常。

    “你最近怎么不爱笑了?”程渝突然问。

    她这个话题,转得莫名其妙,快速且怪异,好像急转了一个弯。

    卓莫止则丝毫不惊讶。

    他淡淡道:“我原本就是这样的。以前我们刚认识,我想要装作和颜悦色讨好你。”

    程渝瞪眼:“现在难道不需要讨好我吗?”

    “需要的。”卓莫止很乖巧道,“你想让我恢复成从前虚伪的模样吗?”

    他的异常,似乎有了解释。

    如今的他,稍有点冷峻,气质沉稳,才是真正的他。

    那个绅士又阳光的他,只是为了骗小姑娘,得到程渝的好感。

    “什么鬼解离症!”程渝自己骂自己,“旁人不成调的理论,我还当真了,我太蠢得没救了。”

    她看着卓莫止的眼睛:“就这样吧,不需要再伪装了。你这样反而挺好的,从前傻乎乎的,并不那么讨喜。”

    现在的他,更有种冷酷的魅力,比较成熟点。

    程渝喜欢成熟些的男人。

    当然,她也喜欢傻乎乎的男人,就像高桥荀。

    思路转到了高桥荀身上,程渝立马掐断。为了巩固自己的成果,她抱住了卓莫止。

    她不能想高桥荀。

    想得太多,对她和高桥荀都无好处。没有结果的感情,需得当机立断,拖泥带水害人害己。

    远在南边的司行霈,收到了一封电报。

    他人在南京,电报是从平城发到南京的。

    他还以为有什么要紧事,不成想竟然是程艋的。

    “平城转递过来的电报。”司行霈拿在手里,对顾轻舟道,“程艋发的,问起了卓莫止。”

    顾轻舟笑道:“怎么问起了卓莫止?莫不是两家起了结亲的心思?”

    “程渝是离过婚的,假如她能再嫁入军阀门第,对她来说算是很了不起的前途。程艋想知道卓莫止的为人。”司行霈笑道。

    然后,他摇摇头,自己先笑了起来。

    顾轻舟问他:“笑什么?”

    “笑他们异想天开。程渝那性格,哪里适合联姻?她不把两家搅合成仇敌就谢天谢地了。”司行霈幸灾乐祸。

    顾轻舟立马道:“胡说,程渝是受不得委屈。如果是好的婚姻,怎么会给她委屈受?不受委屈,她还是很好的。”

    司行霈就搂住了顾轻舟的腰,轻轻咬了下她的耳朵。

    顾轻舟急忙躲,笑着说好痒。

    “轻舟,你怎么如此护短?”司行霈问她。

    顾轻舟想了想:“跟你学的,你护短护得天怒人怨。”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顾轻舟学会了很多他的脾气。从前,他也偶然听人说自己脾气古怪。

    可这些古怪的脾气,被顾轻舟学了去。司行霈旁观,不觉得奇怪,反而很可爱。

    如此,他心中得意。

    “不学好!”司行霈笑骂她,“我好处那么多,你怎么不学?”

    “比如呢?”顾轻舟拖长了声音反问。

    她如此造反,司行霈就压住了她,少不得要收拾她。

    二人闹得不可开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司行霈被打断,非常不愉快,声音冷冽又狠戾,问了这么一句。

    顾轻舟觉得他不礼貌。

    门口的人显然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停顿了一瞬,才回答:“大少爷,是我。”

    在司总司令的官邸,佣人们都称呼司行霈为“大少爷”,副官们则称呼他为“少帅”,不再是司师座。

    这让司行霈不悦。

    听到“大少爷”三个字,他先是蹙眉,然后听得出外面是年轻的女声,只当是不开眼的女佣,烦躁道:“滚!”

    顾轻舟拍了下他的胳膊,低声道:“好像是五姨太。”

    说罢,顾轻舟推开了司行霈,起身去开门。

    她打开房门时,瞧见了五姨太正在下楼,旁边还有一位端着托盘的女佣,两个人都垂着头。

    顾轻舟喊了声:“五姨太?”

    脚步停住。

    五姨太回头,脸上略有点尴尬,笑着对顾轻舟道:“大少奶奶,琼枝小姐叫人煮了燕窝,送些给您和大少爷。”

    顾轻舟结婚之后,也几乎没有被人叫过少奶奶,她听了心中略有点别扭,脸上不露分毫:“多谢了。”

    说罢,她伸手要接。

    女佣连忙把托盘给了她。

    顾轻舟含笑。

    五姨太也笑着敷衍了两句,就带着女佣告辞了。

    下楼时,五姨太的手始终是藏在袖底的,紧紧握住,掌心已经被她捏出深深痕迹。

    她是司总司令的五姨太,虽然是司家的妾,却也算是司行霈的庶母。

    然而,司行霈这个人,对自己的父亲都不甚恭敬,就别提庶母了,他是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

    他从小就没规矩。

    “五姨太,您别生气。”女佣看五姨太额角的青筋都出来了,只当她是气急了,却不知她气什么,安慰了一句。

    五姨太忍住了一口气,道:“你去忙吧。”

    女佣道是。

    等女佣走后,五姨太一个人回了房。

    司行霈并没有吃那些燕窝,顾轻舟倒是很喜欢。

    “琼枝很懂事了。”顾轻舟对司行霈道,“这次回来,看到了她的善意。”

    察言观色的本事,顾轻舟还是有的。她不仅仅是从表情,甚至细微的动作,来分析一个人的善恶。

    司琼枝的善意,她感受到了。

    至少,司琼枝不是伪装的。

    司行霈一到南京就要走,司督军很失望。瞧着他半头花白头发,顾轻舟就不许司行霈走,让他也小住几日,只当是安慰司督军了。

    这段时间,司琼枝对他们既不算过分亲昵,却也不算疏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