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 情伤
    毫无预兆的四目相对,程渝的心猛然一缩。

    太过于意外,故而心就太随了自己的本意,没有任何遮掩和装饰,让程渝几乎看到了自己。

    太过于丑陋的本心,让程渝又惊又怕,表情就变了变。

    她有了点反应,那桌的人就挪到了她这桌。

    “阿渝”高桥荀略微有点生硬的中国话,在她耳边响起,像炸雷般。

    程渝用力握紧了拳头,才能平复内心的情绪。

    眼前的人,她再次认真端详他。

    和上次相比,不过短短数日,他竟又消瘦了一圈。

    程渝的心,毫无预兆的刺痛了起来。

    和卓莫止相比,高桥荀是个没用的男人。他从前生活在他父亲的羽翼之下,没有好胜心,也没有上进心。

    正是因为他的无用,才叫人生出伤悲来。

    假如他很厉害,像卓莫止那样,程渝绝不会难受。

    她从不肯正视自己。

    程渝外表不甚在意,内心深处却不欣赏自己,故而她从来不肯对着自己的心去思考。

    浑浑噩噩,就是她的幸福。

    “好久没见你了。”高桥荀的声音,那样低沉,就像一个虚弱的气泡,稍微用力就能戳破,情绪就会一泻千里。

    “是啊。”程渝回答。

    然后,两下沉默,谁也没有再看彼此。

    程渝觉得她喝醉了,她不应该留在这里,否则自己的心就会背叛她。

    她道:“我是跟轻舟一块儿来的,告辞了。”

    说罢,她站起身,直接从酒水台这边的偏门而出。

    出门之后,她四下里寻找自己的汽车,却发现汽车不是停靠在这个门口的。

    惊觉之后,程渝看到了高桥荀也站起身,似乎在付钱。

    她告诉自己:“快走,赶紧找到我的车。”

    进去是不可能的,她得绕到前门去。

    绕道过去,有个极大的转弯,似乎路长得看不见尽头。

    街灯鳞次栉比,橘黄色的暖光,给盛夏的夜添了炙热。

    程渝使劲往前走,脸上火烧火燎的发烫,几乎要烫伤她。

    “还没有到,还没有到!”她急切了起来,想要小跑。可惜,她今天穿了双漂亮的高跟鞋,鞋跟稍微高出平常,让她跑不动。

    越是如此,她越是着急。

    胳膊被高桥荀拉住的时候,她已然是气愤不已,不知是气自己走不快,还是气他要拽她,故而她扬起手,重重打在他的手背上。

    “松开!”程渝高声呵斥。

    高桥荀道:“你慢点,你差点被车子撞到了。”

    程渝的呼吸是急促的,面颊是滚烫的,饭店的灯火和路边的街灯,一起落在她脸上,她满眸秾艳之色。

    高桥荀用力搂住了她。

    她身上滚烫,他也是,两个人都热,都喝了酒。

    宛如一次次激烈的缠绵之后,浑身薄汗的疲倦,高桥荀把唇凑在她的耳边,轻轻吻了她的耳朵。

    他的胳膊似铁箍。

    程渝却一脚踩在他的皮鞋上。

    她的高跟鞋,鞋跟很尖很细,几乎要踩断了高桥荀的脚趾。

    他吃痛低呼,手就松开了。

    程渝后退两步,怒指了他:“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调戏我?”

    说罢,她索性将鞋子脱下来,捏在手里,利落往前跑。

    转过弯,车子就在眼前了,司机正靠车抽烟,和另一个司机闲谈。

    瞧见了程渝,他急忙将烟灭了。

    “回家!”程渝厉声对司机道。

    司机问:“程小姐,不等太太吗?”

    “赶紧开车,听到没有?”程渝似发了疯,用力吼叫。

    司机瞧见叶家的司机也在,太太肯定跟叶小姐在一起,故而顺从发动了汽车。

    程渝按下了车窗。

    车子跑起来之后,夜风吹拂在面上,却有点凉意。

    这个时节的夜风是温热的,她感觉到凉,只是因为她双颊烫得太厉害了。

    她匍匐在窗口,看着车子穿过街道和车流人群,人影一点点后退,她才问自己:“程渝,你怎么发疯了?你明明可以妥善处理的,为什么要发疯?”

    不过是见面,他礼貌周到和她打招呼,她为什么要发疯?

    “全毁了。”她心想,“那个小白脸,还以为我忘不了他,他还敢搂我!”

    功亏一篑。

    程渝太热了,浑身都热,热得似火将要燃烧殆尽。

    回到家里之后,她放了一浴缸冷水。

    佣人准备替她放热水,被她阻止了。

    见她脱了外衣就要进入浴缸,佣人急了:“程小姐,你一身汗回来洗冷水澡,是要得病的。”

    “不用你管,出去!”程渝吼道。

    女佣是四丫,年纪小面皮薄,她是顾轻舟的佣人,顾轻舟还没有骂过她,被程渝一吼,她尴尬退了出去。

    程渝就把自己埋在浴缸里。

    两个小时之后,顾轻舟才回到家里。

    一进门,女佣就跟她告状:“太太,程小姐一身汗透了回来,放了一浴缸冷水,这会儿都还没有洗好出来。”

    顾轻舟一惊:“怎么不阻拦她?这样会感冒的。”

    盛夏出大汗的人,毛孔都张开了,再泡冷水澡,一定是要出事的。

    顾轻舟顾不上脱鞋,咚咚咚跑去敲门,浴室里没反应。

    女佣也伶俐,找了钥匙过来。

    顾轻舟开了门,就看到程渝在浴缸里睡着了。

    她浑身泡得发白,整个人就像死了一般,把女佣吓得腿软。

    “一个两个的,怎么都不省?a href="/mo_.html" tart=_blank>陌。俊惫饲嶂厶酒?br />

    她捏紧了程渝的口鼻,这才把程渝给弄醒。

    “你不要命了?”顾轻舟道,“这样冷的水,你是要发疯啊?”

    程渝也打了个哆嗦。

    “你别管。”程渝道。

    她披了女佣递过来的睡袍,随意擦了擦头发就要回房去睡觉。

    顾轻舟拉住她:“等头发干了再回房。四丫,你快去煮些姜汤来。”

    程渝被拉到了客厅,一边擦头发一边打喷嚏。

    她的脑壳,开始发胀,脑子里疼痛得厉害。

    “我醉酒了。”程渝道。

    “我看你是感冒了。”顾轻舟道,“你今晚怕是要发烧。”

    程渝道:“别大惊小怪的。”

    她喝了姜汤,就回房睡觉了。

    顾轻舟放心不下她,翌日凌晨五点多就去了她的房间。

    程渝还在睡。

    顾轻舟一摸她的脑袋,已经是滚烫了,她果然发烧了。

    这会儿佣人还没有起床,顾轻舟自己给军医院的值班室打了个电话。

    叶督军的军医院,对顾轻舟还是很尊重的,一听说是顾小姐,当即派了医生过来。

    “给她打一针退烧的药。”顾轻舟对军医道,“其他的问题倒是没有。”

    军医道是。

    程渝半睡半醒,任由军医给她打了针。

    “已经烧到了三十九度,若是两个小时内没有退烧,就要去医院。”军医对顾轻舟道,“夏天如此高烧,可不能马虎。”

    顾轻舟点头。

    打了针之后,没过多久程渝就开始浑身出汗。

    出汗就意味着要退烧了,顾轻舟又叫佣人给她加了两床棉被。

    盛夏发烧,太折磨人了。

    程渝这时候就醒了,看到顾轻舟将她裹在棉被里,程渝有气无力:“我怎么了?”

    “发烧了。”顾轻舟道,“昨晚那样折腾,发烧才是正常的。”

    程渝道:“顾轻舟,我难受。”

    能不难受吗?

    “没事,再忍忍,等一身汗全部出透了,洗个热水澡再睡片刻,就会好的。”顾轻舟说。

    程渝道:“不,我是心里难受。”

    顾轻舟明白过来。

    她昨晚遇到了高桥荀。

    “为什么难受?”顾轻舟明知故问,“是因为高桥荀吗?”

    程渝点点头:“他可怜兮兮的望着我”

    顾轻舟的心,也是往下一沉。

    她替程渝压了压被子。

    程渝的脸上,大颗大颗冒汗,不过片刻她就被汗水浸湿了。

    大量出汗之后,不过一个小时烧就褪尽了。

    顾轻舟一边安排佣人放一浴缸热水,一边又叫佣人准备米粥,米粥里要放点盐。

    等程渝泡了个热水澡,浑身泡得有点发红时,仍是出汗。

    再站起身,虽然手脚发软,可她的精神好了不少。

    喝了一碗米粥,她又去睡了。

    这一觉,她睡到了下午五点,醒过来时日影西移了。

    她坐起身,已经是神清气爽。

    顾轻舟就在客厅里看书。

    瞧见她又洗了澡,更衣出来,顾轻舟问她:“感觉如何?”

    “好了。”程渝道。

    “瞎折腾。”顾轻舟此刻才翻了个白眼,“不听劝,非要把自己折腾一顿才舒服。”

    程渝不和她一般见识,笑嘻嘻道:“我的确舒服了不少。”

    佣人准备了一些吃食。

    程渝坐到了桌前,顾轻舟也陪同着。

    “昨晚,你和叶妩说什么呢?”程渝问。

    “你还有闲心操心阿妩?”顾轻舟啼笑皆非,“昨晚闹得最大的,是你吧?我凌晨起来照顾你,你也不说感谢我。”

    “咱们不必见外,我心中有数呢。”程渝道。

    她对叶妩的事,还是挺好奇的,追问道:“我看到叶妩哭了。到底怎么了,她是不是被康昱甩了?”

    “你就不能盼望一点别人的好吗?”顾轻舟道。

    “她一个权贵门阀出身的小姐,那么伤心欲绝,除了感情问题,我还能想到什么?”

    程渝也翻了个白眼。

    见顾轻舟不答,她在桌子底下踢顾轻舟:“告诉我嘛,要不然我自己打电话去问叶妩了。”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12kanshu.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