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水肿
    顾轻舟治好了两个心瘕的病人,留他们住了两天,就送他们回去了

    无言和秦九娘没有走。

    顾轻舟是特意把秦九娘的病留到最后治疗,是想她住几日。

    春寒料峭,顾轻舟莫名总有悲春的情绪,不知是因颜一源,还是因霍拢静。哪怕桃蕊泛红,也没办法点缀她的心境。

    可无言的一番吵闹,让她需得很专心去思考病例,以及忍耐他的聒噪,反而没了那些悲切。

    她第一次不讨厌这聒噪声。

    她的心太荒凉了,哪怕司行霈在身边,也是一样的。

    她需要一点热闹。而无言的声音,哪里只是热闹?他一个人就能形成“人声鼎沸”的效果,简直是热闹非凡。

    顾轻舟也问过秦九娘:“你教授他武艺,需得和他朝日相对,你是如何忍受他的?”

    秦九娘说:“我幼时父母双亡,和妹妹住到亲戚家的武馆里,后来嫁给了少东家。没过多久,丈夫就被人杀了。

    两个孩子,一个遗腹子七个月,生下来就没睁开眼,胎死腹中;另一个两岁半,掉井里淹死了。

    妹妹出嫁后,被虐待而死,我为了给她报仇,搭上了公婆和武馆。像我这样的人,若没点声音在耳边说话,是活不下去的。”

    她用一种极其平淡且空旷的语调,讲述她的磨难。

    说起来轻松,顾轻舟套用在自己身上想想,顿时浑身泛寒。若这是她的遭遇,她只怕活不下去。

    顾轻舟听罢,怔愣半晌,想要安慰她却不知该捡了哪一句话说。

    噩运就好像旗袍的口子,撕开了一条,非要把整件衣裳都毁了才罢休。

    顾轻舟见过惨事,秦九娘的遭遇可谓悲惨万分。

    任何的安慰,都是隔靴挠痒。顾轻舟那些小悲伤,在秦九娘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她珍惜的人,大部分都活着。比她的性命还重要的司行霈,也在她身边。

    良久,顾轻舟才把情绪收敛好,说:“节哀。”

    这声节哀,是情真意切。

    “不哀了,也没那么多精力去哀。”秦九娘说,“既然活了,就得活下去。”

    顾轻舟嗯了声。

    她把秦九娘的事,默默记在心里,细细品味着,就想人这一生,真不能任由自己落魄。

    一旦落魄了,老天爷就会像个顽皮的孩子,最爱落井下石,非要再踩上几脚才肯罢休。

    顾轻舟没必要为颜一源伤感,他身体强健,精神充沛,并不是要死要活的模样;而霍拢静能躲能藏,未必就真的过得不堪。

    大家都在走一步算一步,顾轻舟只得把这些搁下。

    “过去的事,不提了。你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顾轻舟道。

    秦九娘这次下山,就是来找顾轻舟看病的。

    山上也有郎中。

    以前他们生了怪病,郎中治不好就当是上苍的惩罚,该如何就如何去了,从不想着下山寻医。

    可顾轻舟展露不凡之后,五先生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秦九娘才三十五岁,算是盛年,水肿也许不是大病,可长久病着,痛苦得很。

    五先生想,秦九娘已经够苦了,**的折磨又何必非要她硬扛?五先生就让她带着无言,下山找顾轻舟了。

    “以前吃过八正散,是不是?”顾轻舟问秦九娘。

    八正散是清热利水的,是治疗水肿的良药。

    秦九娘吃了小半年,也不见效果。

    “对,是吃过八正散,我们自己配制的,自己种的草药。药很好,估计是药方的问题了。”秦九娘回答。

    顾轻舟点点头:“是的,是药不对症。”

    秦九娘沉吟了下,道:“顾小姐,你能否说得仔细?我回去告诉郎中,让他也长长见识。以后若是还有人犯病,就不用劳烦顾小姐了。”

    她记性极好。

    顾轻舟颔首,治病时从不藏掖,就如实告诉了秦九娘。

    “同病不同源,这原本就是很常见的。水肿并非一味的清热利水,我就见过很多水肿。

    你的病,乃是又一特例:阴虚到了极致,不能化阳,导致二便闭塞。你可是二便艰难?”顾轻舟问。

    秦九娘的确是二便艰难。

    她会以为,是生病了才如此。山上的郎中没提到这个,她也就懒得多嘴一问,此刻才说:“的确是,大便、小便都很艰难。”

    “极阴虚,不能化阳,就会阴阳不调。阴阳不调又会导致肺气失宣,肾水难行,水湿就泛滥横溢,肌表充盈看着就像是水肿了。”顾轻舟道。

    秦九娘认真记下了。

    “......你这个病,都不能算作平常的水肿,清热利水是无用的,需滋养真阴。我给你开个简单的方子。”顾轻舟道。

    她伏案,把药方写出来。

    因秦九娘打算拿回去,顾轻舟就又誊写了一部分,告诉秦九娘说:“药方很简单,生白芍半斤,阿胶一两。生白芍煎汁,将阿胶融化其中,一起服下,一共服用七日。”

    见秦九娘认真苦记,顾轻舟说:“我回头写一份医案给你带回去,你不用强记。我的分析,你认真理解了,回去郎中问起疑惑时,你能替他解答。”

    “也好。”秦九娘道。

    顾轻舟告诉她,生白芍微酸微苦,最擅长滋养阴血,可以利小便;而阿胶滋润阴燥,可以通大便。

    “通便之外,这两味药都能降浮越之热。”顾轻舟道。

    解释完了,她就派人去抓药,让厨房专门照料。

    “你可能要小住半个月,我得复诊后观察一段时候,才能确定你痊愈了。”顾轻舟道。

    秦九娘有点为难。

    她怕打扰了顾轻舟夫妻俩,毕竟无言那张嘴时刻不闲。

    顾轻舟眼睛一转,又问秦九娘:“你们师徒,刀工都很好,是不是?”

    秦九娘道:“是。”

    没有半分谦虚,说明他们的本事比顾轻舟预想中更好。

    顾轻舟眼睛转了下。

    她问秦九娘:“假如我出事了,想要你帮我杀人,可犯忌讳?”

    “不犯。”秦九娘淡然道,“我们不忌讳杀人,只忌讳做不干净。”

    她又问顾轻舟:“你有仇人?”

    顾轻舟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三个人:蔡长亭、平野夫人和平野四郎。

    想了想,她笑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想留你们多住些日子......”

    秦九娘心中明了。

    顾轻舟收利息的时候到了,她估计是在筹划杀掉某个人,而自己和无言的本事,需得用上。

    秦九娘不在乎杀人,她过耳不过心的听了,就去厨房看佣人熬药去了。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mictao.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