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1章 推倒神女教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971章 推倒神女教

    神女教虽然有上万教众,可发展时间短,并未形成稳定的人心。

    教义还没有深入人心,大家进入神女教,还是因为对现实生活的绝望,以及对顾轻舟本人的好奇。

    所以,这个时候摧毁它,是最适合的。

    在上百教众中,每二十人就有个“香主”,上百人就有个“堂主”,再有数位护法等。

    这些香主、堂主,就是顾轻舟口中的“使者”。

    他们少数是被收买,大部分都是自愿加入。

    顾轻舟要布施天恩,蔡长亭就下令,任何香主及以上的负责人,都不许出现。

    可神女教形成初期,规矩还不够严格,现在还只是承诺好处的时候,没有经历过血洗,这些人不够忠诚,更加不会听话。

    再加上,那些香主手下的人,也会质疑他们:“你们不去接受神女的天恩,你们是不是假冒的?”

    谁敢不来,以后就无法服众。

    除了蔡长亭自己的人,九成负责人都到了。

    他们心中没底,不知自己是否合格,毕竟他们也是第一次和神女接触,他们都是有他们的上一级任命的。

    他们犹犹豫豫的,就有一位堂主,非常坚定站出来:“神女,请您替我布施天恩,授予神权,我一辈子都是您忠诚的奴仆。”

    这位堂主约莫四十来岁,是个精壮的汉子,有点像做长工的,都是苦命之人。

    “好,请这位堂主上来。”顾轻舟高兴道。

    叶督军给她的亲兵,就上前把这位堂主,“请”到了顾轻舟跟前。

    顾轻舟神神叨叨,在他面前念了数句,然后用手指粘了朱砂,在他脸上画了个极大的符号。

    朱砂鲜红,那符号是顾轻舟利用英文改变了一点,自己前不久才弄成的。

    “好了,我已经替你布施天恩了。假如你是合格的使者,你就可以经得起上苍的考验。你们不是我的信徒,而是上苍的。我也是上苍的女儿,当初雷电就没有劈我。”顾轻舟道。

    那位堂主激动不已,问:神女,如何接受考验?”

    “被火烤。”顾轻舟道。

    堂主脸色微变。

    围观的人,听到了这句话,也吸了一口气。

    顾轻舟见他犹豫,见围观的人狐疑,立马大声喊道:“我当初可是坐在雷电中央的,你们忘记了吗?”

    众人安静下来。

    的确,神女就是经过了那样的洗礼,才被尊称为神的。

    若这堂主不是上苍厚爱之人,如何能引导大家得到真正的庇护?

    “你自愿么?”顾轻舟厉色问这堂主。

    堂主胆子很大,此刻又是骑虎难下,高声道:“我自愿!”

    于是,他走到了柴禾堆上。

    顾轻舟亲自走下祭坛,对他道:“你不要害怕,我已经为你布施天恩了,若老天爷认可你,你不会死的。”

    说罢,她点燃了柴禾。

    这些木材,外围的被撒上了柴油,很快就点燃了。

    但是烟雾极大,似乎是没有干透的木头。

    那庞大的烟雾,一刻也不消散,祭坛附近的人被熏得睁不开眼睛,远处骑在墙头的人,则只能瞧见滚滚浓烟。

    就在那浓烟中,爆发出中年男人惨烈的叫声。

    那叫声凄厉,一声比一声高,还带着被烟熏的咳嗽。

    一开始是呼痛,后来就是呼救命,再后来就是惨烈的哀求,还不停说救命。

    最后,声音慢慢弱了下去,只有火苗噼里啪啦的声音,没有其他的。

    围观的人,全部被惊呆了,没人出声。

    他们既害怕,也惊恐。

    等声音慢慢弱了,顾轻舟叫人扑灭火,然后等烟雾稍微散去些,她才道:“这个人受到了上苍的惩罚,他根本就不是天使。”

    其他人要么面面相觑,要么目露悲愤,而神女教这名堂主名下的教徒,纷纷往后退了几步。

    他们都知道,他们的堂主没资格,他们更加没资格。

    “还有吗?”顾轻舟等人群中的鼎沸过去之后,又问其他人,“还有哪位要试试?”

    其他香主或者堂主,都想溜走。

    没人能抵抗被火烧,刚刚活活烧死一个人,空气里还有皮肉烧焦的臭味,谁敢自寻死路?

    而顾轻舟,神态悠闲,继续问:“还有谁?”

    没人回答。

    顾轻舟带过来的亲兵,却抓了四个人进来,两男两女,都是神女教的堂主或者香主。

    他们全吓傻了,哀嚎求饶:“神女,您饶命啊,我们根本就没得到过什么教义,我们是被人骗了。”

    “是啊,神女您别生气,我们再也不敢借您的名义行事了,神女饶命啊!”

    这四个人,有三个是真的香主,却有一个是戏班的戏子,顾轻舟故意让她搀和其中,来把话题往顾轻舟想要的方向引。

    故而,那个女戏子哭得最大声:“神女,我就是想混口饭吃,您饶命啊!我们再也不敢借您的幌子行骗了!”

    顾轻舟脸色稍微松动。

    其他三个人听到她如此说,当即也哭着求饶,说自己是受了谁的鼓动,才假装加入神女教,自称受到了庇护,其实根本没有。

    “......我的腿原本就是好的,根本就不是加入神女教后愈合的。”那位男香主哭着道。

    顾轻舟脸色铁青。

    其他的香主也纷纷说,自己是行骗,让人加入神女教。

    “我从未创办神女教。”半晌之后,顾轻舟慢条斯理,声音却很大,告诉众人道,“你们既然自称是我的信徒,那么就应该知道,骑虎难下。”

    于是,这四个人一起被绑到了顾轻舟面前。

    顾轻舟在他们脸上写写画画的,然后派人把他们推到了火堆上。

    火堆再次被点燃。

    木材全是湿的,再柴油的帮助下,浓烟更加浓密,遮天蔽日的,凑得越近,越是看不清楚。

    顾轻舟自己用湿手帕捂住了口鼻。

    火堆里又爆发惨嚎。

    这次的惨嚎,持续了五分钟左右,每个人都毛骨悚然。

    把这些香主烧完了,顾轻舟这才高声对众人说:“你们都看到了,哪怕我布施天恩,他们也没有逃过天罚。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神女教,除了我是上苍庇护的宠儿,也没有其他人可以代替我。”

    在场的教徒们,个个脸色煞白。

    “盲目的信仰,会让你们亵渎神灵。”顾轻舟道。

    这时候,人群里有个孩子,站出来打断了顾轻舟:“我不信神女教,是不是就不会触怒天神?”

    “对。”

    “那我会被烧死吗?”男孩子又问。

    顾轻舟道:“你上前,我替你布施天恩,看看你能否通过考验。”

    男孩子正是狗子,旁便就有他的族人。见狗子要上前,族人拉住他:“你这个憨狗子,你快跑!”

    狗子却甩开那人的手:“四叔,我没有触怒天神,没有自称神女教信徒,上苍不会发怒的。”

    他走到了顾轻舟面前。

    顾轻舟俯身,用朱砂在他脸上画了符咒。

    然后,狗子就被推入了火堆中。

    依旧是漫天浓烟。

    五分钟后,顾轻舟叫人泼灭了火,狗子身上的衣裳都烧破了,只剩下满身的黑灰,从火堆中走下来。

    全场寂静。

    每个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狗子道:“我没事?”

    “当然没事,你有符咒的庇护。你没有亵渎天神,天神不会处罚你的。”顾轻舟笑道。

    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盲目加入神女教,并不能得到上苍的垂帘,反而会触怒老天爷。

    神女从未创办神女教,都是旁人利用此事做文章。

    跟着那些骗子加入,惹恼了神女,于是他们就被烧死了。

    “我的钱,神女我交了五十角钱。”有位大娘匍匐在地上,痛哭道,“这些天杀的,他们谎称神女教,差点害得我们触犯天怒,还骗了我的钱!”

    “钱就算了,没有触犯天怒就万幸了。”

    加入神女教的人,都有个小木牌子。

    在场的人,全部迫不及待把自己的小木牌子掏出来,往远处扔掉。

    所有人震惊不已,又非常担心自己的处境,怕自己也被迁怒,场面极其轰动。

    他们丝毫不关心被烧死的那五个人,只关心自己被欺骗,又被骗钱,个个愤怒去找其他香主或者堂主拼命。

    那些受人膜拜的香主们,无论如何巧舌如簧,都无法安抚信徒。

    他们再也不相信了,甚至避之不及,想要赶紧和神女教撇清关系。

    有个人则去索要自己交的钱。

    蔡长亭在黄昏的时候,知道了此事,吩咐自己的人:“暂时去躲一躲吧,等事情过去了再说。”

    他也把此事,告诉了平野夫人。

    平野夫人知道,顾轻舟并未杀死那些人。

    可现在找到了那些人,只怕他们也不肯承认就是自己,反而说容貌相似,亦或者根本就找不到。

    烧人的时候,顾轻舟派了重兵把守,平野夫人的人根本进不去。

    蔡长亭和平野夫人也没想到,顾轻舟从如此野蛮的办法,就把神女教给肢解了。

    “夫人,我没有办好这次的事。”蔡长亭道。

    平野夫人道:“不,她才是神女。她不同意此事,又被她及早发现了,人心还不稳,制度还没有建立,自然一推就倒。”

    她站起身,性质阑珊,说不上失望,也没什么愤怒,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只是喟然道:“一个多月,白忙活了。”

    “也有点收获。”蔡长亭道。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mictao.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