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5章 妖孽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第945章 妖孽

    金千潼回到了自己的雅间,气得想要砸东西,却又担心隔壁的人听到,再添口舌,故而用力灌了好几口酒。

    入冬的太原府,一场雪之后,没有继续变冷,而是返暖了,有了点仲秋的燥热。

    金千潼穿着很厚的大衣,几口酒下肚,整个人燥热不堪,将衣裳狠狠脱下来扔在地上。

    “三少,何故发这么大的火气啊?”一个zhong年人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

    未经敲门就敢走进来的,身份不低。

    金千潼一转头,就瞧见一个道士——这是北平白云观的玄冲真人。

    玄冲真人属于麻衣一派,念经超度不太擅长,可是阴阳八卦、算命风水,那是个高手。

    金千潼的母亲非常信任这道士,常请他算卦,金千潼认识他。

    和其他坑蒙拐骗的道士不同,这道士的确有真本事,就连北平的总统、副总统也对他信任有加。

    金千潼一瞧是他,和几个纨绔兄弟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称呼:“玄冲真人。”

    玄冲性格不错,摆摆手笑道:“小友都客气了,坐吧。”

    金千潼就坐到了老道的下首,之前的郁结一扫而空,笑盈盈问:“真人,您这是......”

    “聂老板的祖祠在河北,他常说最近不太顺,想要请老道去他家祖祠看看风水。路过太原府,承蒙故友邀请,这才唱这一出。”玄冲真人笑道。

    原来,他是陪同聂老板的。

    几个纨绔就知道,聂老板在北平是有大背景的,连玄冲真人都要伺候着。

    金千潼似乎抓到了救星:“真人,能否在太原府多逗留几日?”

    “哦,三少有什么为难之事么?”玄冲笑问。

    “真人,您可是活神仙。我们太原府来了一位妖女,收买人心、为祸百姓,无恶不作。若是真人能揭开她的面目,金家感激不尽。”金千潼道。

    玄冲真人笑起来:“三少,莫不是你追求人家吃了闭门羹,恶意报复?”

    金千潼没有半分羞赧,神色慎重道:“真人,真不是玩笑,我妹妹就是死在她手里的。”

    他神情凄苦。

    屋子里的人,个个都垂了头。

    玄冲真人前些日子还见过金太太,也给金千鸿超度过,听闻此言,就知晓缘故了:“是顾轻舟顾小姐么?”

    “正是她!”金千潼道,“真人,我们金家屡次栽在这个妖女手里,就连我妹妹的命都葬送了。

    如今,她已经蛊惑了叶督军。真人,我绝非污蔑她,您随便一打听,就知道她在江南可是血债累累。”

    玄冲真人听说过顾轻舟。

    顾轻舟原本是司家二少爷的妻子,后来和二少离婚。

    离婚这件事,没什么蹊跷,司家给了她赡养费。

    离婚没过多久,她转而嫁给了司家大少爷,司督军还带领全家去参加婚宴。

    光这一项,足以震惊世人,玄冲真人也不知司家到底是什么门庭,一点脸面也不顾了。

    新婚没过三天,她的前夫和小姑子惨死,司家这才跟她决裂,她也被人炸死。

    明明炸得血肉横飞,转眼却出现在太原府,又成了叶家的座上宾。

    这女人的手段,远远超过了常人能理解的。

    玄冲真人觉得,顾轻舟要么是绝顶聪明,对司家施恩太重,要么就是会点妖术。

    不管是哪一种,她都算是“妖孽”这一类的,不是正常人。

    “三少莫急,待我见过了太太,再做计较。”玄冲真人笑道。

    金千潼当即戏也不听了,带着玄冲真人急匆匆回家。

    临走的时候,他还看了眼顾轻舟的方向。

    顾轻舟也看到了他们。

    她瞧了眼,就默默收回了视线,不再多看。

    玄冲真人到了金家,金太太惊喜不已,叫人收拾客房。

    “......那位顾小姐,还令太太烦心么?”玄冲真人问道。

    金太太深深叹了口气。

    “太太这叹气,全是不得意,可见顾小姐还是令太太愁肠百结。”玄冲真人道。

    金太太道:“此女太过于狡猾。赶不走,打不死,无计可施。如今她更是和叶家公开结盟,成了叶督军两个女儿的老师,动了她,就是和叶家彻底撕破脸。

    真人,我不怕叶家,只是军政府扛枪的,太过于强势。我想着以和为贵,不想和叶家起纠纷。”

    她一提到顾轻舟,脸上就流露出凄苦。

    好好的人,都要被顾轻舟逼疯了。

    玄冲真人很是吃惊。

    他没想到,顾小姐竟然让心思灵敏、手段狠辣的金太太为难至此。

    “太太,您就没想过其他办法?”玄冲真人问。

    金太太曾经多次求助过玄冲真人,都被玄冲真人拒绝。

    他是道士,有自己的原则,他不会害人犯下罪孽。

    他说,这样会遭到天谴。

    至于什么是天谴,金太太哪里知道?

    “......没有办法。别说我,就是整个金家,都拿她毫无办法。真人,您能否指点一二。”金太太哀切道。

    一旁听了很久的金千潼,也开口道:“真人,您帮我们出个主意吧?您老出手,任何妖女都无处遁行。”

    玄冲真人想到,金家每年都要孝顺他上万银元,也介绍无数的人脉,是他最大的香主之一。

    金太太也不是第一次向他求助了。

    若总是端着,这曾关系只怕维持不了多久。

    玄冲真人和他的道观,需要人供养。

    他站起身,走到了门口。

    窗外琼华如霜,空气里却无寒意,只有淡淡的檀香。

    这几日不冷。

    太原府的冬天,偶然会有如此回暖的天气。

    玄冲真人看了看天。

    认真观察天象,他心zhong已然有了个主意,就对金太太道:“太太,贫道造孽了,有一计可行。”

    金太太大喜。

    ——*——*——

    在戏院的时候,顾轻舟刚刚收回目光,叶姗和叶妩就凑了过来,她们都看到了金千潼和一个道士离开。

    “玄冲真人!”叶姗惊讶道,“他怎么来了?”

    “你认识他?”顾轻舟问。

    叶姗点点头:“他非常厉害。他是麻衣一派的,推演之术出神入化。一手洛书大阵,娴熟无比,这天下就没有他不知的事。”

    叶妩道:“哦,原来是他,我听父亲说过。父亲说,算命那都是假的,但是仙人决找根源,却是真的。”

    顾轻舟听她们姊妹的意思,玄冲真人很灵验,而且声望很高。

    他跟着金千潼走了,顾轻舟心想:这道人只怕会对付我。

    她心zhong这样想完,叶姗就出声了:“他跟金家交情匪浅,他不会......”

    叶妩脸色微变。

    顾轻舟笑道:“怎么了,你们还真当我是妖怪,怕我被道士收走?”

    叶姗和叶妩并没有笑。

    她们都知道,玄冲真人是有真本事的,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顾轻舟不是妖怪,可玄冲真人若要将她视为妖怪,其他人会相信的。

    叶妩道:“老师,我们不如暂时去天津卫吧?”

    叶姗也道:“对对,去姨母家再住些日子,天津卫有那么多好吃的。”

    顾轻舟知晓她们的善意,只是遇到事情就躲避,并非她的行事风格。

    躲是躲不掉的。

    任何的危机,都需要去处理掉它,而不是躲避它。

    “你们俩瞎操心。好好听戏吧,聂老板可只唱这一场。”顾轻舟笑道,“你们若是不听,也别打扰我听戏。”

    叶妩和叶姗都沉默下来。

    一场戏,叶妩和叶姗全部在沉思,只有顾轻舟认认真真听聂老板唱。

    她不是很喜欢戏曲,故而她听来有点费力,看上去专心不已。

    戏曲结束,顾轻舟就回家了。

    翌日,玄冲真人就到了叶督军府。

    玄冲真人跟总统和内阁都有关系,叶督军也格外善待他,亲自接待了他。

    “督军,贵府有妖孽。”玄冲真人一进门,就直接对叶督军道,“妖孽作祟,会损害山西二十年的气运,不得不除。”

    叶督军蹙眉。

    这道士是从金家来的,一开口就是妖孽,不就是冲顾轻舟的吗?

    叶督军心zhong不悦,想要发火,却又不得不压抑住。

    “真人,我府上好好的,哪有什么妖孽?”叶督军道。

    不成想,玄冲真人不留半分情面,眼神冰凉,面色庄肃:“督军,你能作保吗?山西若是动乱二十年,你能负全责吗?”

    叶督军闻言,有点生气。

    这叫什么话?

    “玄冲,你是来挑事的吗?”叶督军沉了脸,“督军府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说罢,就让副官送客。

    玄冲真人冷笑,当即甩袖离开了。

    这天晚上,岳城有份小报,专门报道了此事。

    有人觉得好笑,可大部分的百姓却是相信了。

    “玄冲真人?他可是活神仙啊。”

    “真有妖孽在督军府?是不是那个顾小姐?”

    “就是他啊。”

    顾轻舟也看到了报纸。

    她对玄学不通,一时间竟不知金家这次会如何对付她。

    利用舆论?

    顾轻舟更加擅长,金家打不倒她,小小的流言蜚语起不到实质性的伤害。

    想到这里,顾轻舟就对平野夫人道:“夫人,咱们去金家,拜访一下玄冲真人,如何?”

    平野夫人也在生气,打算去找金太太的麻烦。

    见顾轻舟打算议和,平野夫人欣慰叹了口气,说:“轻舟,你越来越懂事了。”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mictao.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