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2章 缘分这东西
    程渝无法憎恨周烟,除了她把周烟当朋友之外,也因为周烟并未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轻舟并未怀疑过你,是我起了疑心。”程渝道,“我并不是那么信任你。”

    周烟颔首,她也觉得自己不值得信任。

    “你有什么打算?”程渝道,“你从前说得慷慨,什么不要男人了自己养活奕秋,我挺佩服你的,没想到你”

    周烟一瞬间羞愧难当。

    在程渝面前,她无地自容,之前的种种豪言,如今都成了讽刺。

    周烟没想到会这样的。

    她还以为,等事情爆发时,自己会被关起来打死。

    可顾轻舟没有,程渝没有。

    在她们心中,周烟是犯错了。家里人犯错,虽然会指责,会难过,却不会要了对方的命。

    周烟从小被卖到戏班,挨打挨骂是常事,谁也没有给过她机会,除了顾轻舟,以及现在的程渝。

    她很久之前,就没有想过害司行霈和顾轻舟,要不然她如何偷不到文件?

    偷窃可是周烟最擅长的啊。

    然而,现在说这些话,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她没有真正伤害司行霈和顾轻舟,但是她带着这样的目的来了,她辜负了善待她的人。

    “我会走的。”周烟道。

    她的眼泪,顺着面颊流淌。

    程渝就非常伤感:“我还想将来带着你去云南,你替我做管家婆呢。”

    周烟死死咬住唇,才没有让自己哭出声。

    “你不等你男人了吗?你不惜背叛轻舟,也想要救他,现在?a href="/book/7542/" tart=_blank>头牌耍俊背逃逵治省?br />

    周烟道:“我救不了他,他是自己欠下了巨额的赌债,才被抓了起来。我需要出卖朋友去救他,我也尽力了。

    如今我被抓住了,再也救不了他。他曾在我危难的时候给我家庭,让我享受到一点人世间的温馨,我也算仁至义尽还给他了。”

    程渝就问:“是谁抓了他?”

    周烟知道,一旦说出来,她丈夫可能性命不保。

    然而,不说的话,又能真正保住他吗?

    “对方姓康。”周烟道,“是康家的人。”

    程渝大惊。

    顾轻舟跟康家关系不错,而且康家的十小姐康晗,还常到这边来玩,跟顾轻舟的师弟关系不一般。

    没想到

    程渝沉默良久,才说:“轻舟肯定很难过。这件事,我会告诉她的。”

    周烟问程渝:“你不怕我害你?”

    “不怕,你是我的周姐姐。”程渝道,“我虽然小人之心,却也清楚厉害关系。”

    周烟整个人就趴在沙发上,肩膀一耸一耸的,因为程渝这句话,哭得惊天动地。

    她努力想要压抑住哭声,却怎么也忍不住。

    她痛哭流涕的模样,让程渝一阵阵心酸,再也忍不住,跟着一块儿哭了起来。

    两个女人哭得伤心。

    心情太沉重了,她们都没顾上吃饭,直到奕秋醒过来。

    给奕秋用药,第二天孩子就不怎么哭了,哭起来也没那么凄厉,可见是疼痛减轻了。

    程渝松了口气,说:“果然是走马牙疳,好得挺快的。”

    “是啊,轻舟的医术是毋庸置疑的。”周烟道。

    到了第四天,黑色就慢慢褪去,奕秋能吃东西了,也不再啼哭,口中异味也散去了六成。

    程渝说:“轻舟肯定也挂念着奕秋的伤势,我去给她报个信。”

    周烟咬了咬唇,问:“需要我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去试探试探她的口风,你以后再去。”程渝道。

    周烟也觉得,只能如此了。

    程渝去找了顾轻舟。

    顾轻舟却不在家。

    司行霈回来了,直接到平野四郎的府邸找她,两个人说了很久的话,就一块儿去吃饭了。

    周烟的事,顾轻舟也告诉了司行霈。

    司行霈说,干脆毙了周烟,如此狼心狗肺。

    “我挺喜欢这样的。”顾轻舟道,“什么也没发生。非要发生点什么,就太过于沉重。

    她若是出卖了情报,我定不会放过她,到时候我更加伤心;她若是扛住了威逼利诱,对我忠诚,没有给任何东西,我又欠下一个巨大的人情。

    但是我天性薄凉,上当过一次,就会永记她曾经心思动摇过。我不知该信任她,还是该怀疑她,我会特别为难。

    现在就很好,程渝先发现了,周烟承认了,什么也没有发生。可以做朋友,可以做路人,大家都不至于伤心伤肺。”

    司行霈就摸了下顾轻舟的头发,说她想的不错。

    过了片刻,司行霈道:“谁是她背后那个人?敢打我的主意,我要去杀了他。”

    顾轻舟笑笑,让他勿要动怒:“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呀?”

    副官就跑过来禀告,说程渝去了平野四郎的府邸,找顾轻舟,平野夫人留下她说话了。

    顾轻舟对司行霈道:“你去忙吧,别跟周烟为难了。我不是看在她,而是看在她的女儿。孩子需要自己的亲娘,这点我深有体会。

    司行霈,孩子不止是她周烟的希望,也是我们民族未来的希望。我们都是旧时代的人,会过时的,孩子们弥补上来,薪火才能永远不灭。”

    司行霈又伸手,轻轻摸了下她的头发,说:“好,我听你的。”

    顾轻舟先离开了。

    她去了平野夫人那边,果然见程渝和平野夫人聊得不亦乐乎。

    谈起社交,程渝比顾轻舟练达,毕竟是程督军的爱女。有程夫人那等妖孽的母亲教导,程渝没学会精髓,皮毛却是学了个十成十。

    平野夫人很喜欢她,不停夸奖她。

    “夫人,我们有几句私密话要说。”顾轻舟笑着对平野夫人道。

    平野夫人道:“你们去吧。轻舟,留程小姐吃晚饭。”

    很喜欢程渝的样子。

    程渝从平野夫人的院子里出来,就对顾轻舟道:“你娘真不错诶,跟我娘一样厉害。”

    顾轻舟蹙了下眉头。

    她转移了话题,问:“奕秋好了吗?”

    程渝就是为此事来的,道:“已经好了,今天就能自己吃奶了。”

    顾轻舟点点头,表示她已经知道了,情绪莫辩。

    程渝就期期艾艾,半晌才道:“轻舟,你能不能原谅周姐姐?”

    “我不怪她。”顾轻舟道,“但是,我以后不会再和她来往了。”

    “为何?”程渝下意识问。

    顾轻舟道:“我性格尖酸,没那么宽容。”

    程渝就尴尬不已。

    她清了清嗓子,佯装轻咳一下,不再接话了。

    到了顾轻舟的院子,关上了房门之后,程渝才把周烟告诉她的话,都告诉了顾轻舟。

    “我和她聊了很多。老实说,顾轻舟,我觉得是你毁了她的生活。”程渝道。

    顾轻舟眉眼未动,示意程渝继续往下说。

    程渝就滔滔不绝起来:“她原本过得挺好的,大概是四月份的时候,她丈夫说出她曾经有个岳城之母的继女,这才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旁人当她是你的继母,不知她只做过姨太太,于是找上了他们。她丈夫吹牛,就招来了祸端。

    可真正的祸端,不还是因为和你有关系么?所以,那些人绑架了她丈夫,她带着私藏的钱财逃走,又被抓住。

    她原本是有家庭的,突然散了之后,正常人都应该会想着迂回,救救自己的丈夫,挽救家庭,是不是?

    周烟在家里久了,一直没有情报,对方也开始频繁和她接触,她才尝试着去找找,结果她到底还没有去偷,不就是念着跟你的感情?”

    程渝一口气说了很多。

    顾轻舟慢慢听她说完,就道:“我知道啊,要不然我为何会救奕秋?”

    程渝眼睛一亮。

    顾轻舟又道:“你希望我怎么说?我在这边的局面太乱了,她丈夫又生死未知,难道要我留下她,全心全意相信她?”百?度或手?机上搜?索:我?的?书?城?wang ?免费?精美小说

    程渝就明白,顾轻舟是口上说得绝情,心中并未恩断义绝。

    对于周烟,她始终保存着她的善意。

    程渝得到了这个信号,就可以大开手脚了。

    “她肯定是不会留在太原府的。我想,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将她送到云南去?轻舟,周姐姐挺对我的脾气,我希望将来她能陪着我打打牌,混混日子。

    你说我怎么办?我将来不可能再结婚了,也不可能再有孩子,我会很寂寞的。有周姐姐和奕秋,我到底算是有个伴。”程渝道。

    顾轻舟沉思了下,如实道:“可是人家有家庭,你若是把你的生活寄托在她身上,将来会不会失望?”

    程渝嗤之以鼻:“周姐姐根本不想要那个家,要不然她也不会迟迟不动手偷情报了。女人嘛,她图个名声呢。”

    顾轻舟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分。她和周烟的缘分已经尽了,不可能再做至交,但程渝和她的缘分不浅,顾轻舟没必要阻拦。

    “那好,等奕秋彻底好了,让她去云南吧。”顾轻舟道,同时又说,“程渝,要不你也回去吧。我和司行霈已经公开了,不需要你再做遮掩了。”

    程渝一时间,竟不是欣喜,而是心酸。

    她曾经多么盼望可以回家,去享受程大小姐曾经风光的生活。

    可如今快要实现了,她突然一阵阵的酸涩难当。

    她也不知自己舍不得谁。

    舍不得司行霈?呸!舍不得顾轻舟?呸呸!

    程渝有点茫然,一时忘了接话,心中一阵阵的难受。

    “好,我回去了。”程渝想了很久,才怅然道,她总归是要走的,这不是她的生活,“临走前,我会帮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顾轻舟问。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mictao.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