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好坏相依
    lt;h3 class=“read_tit“gt;第927章 好坏相依lt;/h3gt;

    顾轻舟依靠着司行霈的背,他体温很高,气血充沛,温暖就透过衣衫,引入顾轻舟的面颊。

    她紧紧贴着。

    司行霈在剥鲜虾,见顾轻舟长久不语,问:“说啊,什么困扰?”

    “我一直没怀孕。”顾轻舟道,“有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有了孩子......司行霈,我的葵水十七岁才来,我会不会不太正常?”

    司行霈倒是很重视这个问题。

    他弟弟死后,他父亲这一脉可就他这条独苗了,血脉是需要延续的。

    司行霈不认为人一定需要子嗣,也不认为婚姻就是为了生育,可他和顾轻舟已结婚了,他们盼望自己的硕果,此乃人之常情。

    晚年没有儿孙绕膝,未必就孤单,却会留下遗憾。

    至少司行霈会的。

    “你想要认真钻研下这个问题吗?”司行霈问她,“你是神医,你若是想知道,肯定能弄明白的,你确定要生孩子了?”

    顾轻舟沉思了下,摇摇头:“现在为时过早。”

    司行霈转过身,捧起她的脸,问:“要不要给我把把脉?”

    顾轻舟笑了起来。

    笑罢,她认真想了下,说可以先为司行霈把脉。

    “把脉也未必看得出来。”顾轻舟又道,“最好去西医院用仪器做个检查。”

    司行霈为了宽太太的心,说:“今天就去?”

    顾轻舟捶了他一下,说他不够正经。

    这点让司行霈费解,问:“看病不正经,还有什么正经?”

    顾轻舟笑得发软。

    她只是困扰,并不是此刻就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她记得司行霈说过,不想让他的孩子生活在乱世里,这也是顾轻舟的理想。

    “我好饿。”顾轻舟撒娇道。

    这个话题就揭过去了。

    司行霈做好了饭,周烟也闻到了菜香,顾轻舟邀请她过来一起吃饭。

    “一起用饭吧。”司行霈也如此说。

    周烟就坐了过来。

    顾轻舟吃了饭,逗弄了一会儿周烟的孩子,就上楼睡觉去了。她睡不着,就是窝在司行霈的床上。

    司行霈则在看一些文件。

    下午四点,司行霈还出门了,他要去见一些人。

    他还问顾轻舟:“你要不要一起去?”

    “外头太冷了。”顾轻舟拒绝道,“我就想在家里躺着。”

    司行霈亲吻了下,就出门了。

    他离开之后,周烟上楼来问顾轻舟,要不要她搬出去。

    “司师座回来了,我住在这里也不方便。我想等明年开春再走,要住很长一段时间呢。”周烟道。

    顾轻舟让她不必多想,说:“这院子如此大,安置得下你们。再说了,你得罪了金家,搬出去会吃亏的,太原府不是岳城。”

    周烟问:“真没事?”

    “真没事,你安心住下。这么大冷的天,入了冬会更冷,你自己折腾,也别折腾奕秋啊。”顾轻舟道。

    周烟彻底心安了。

    她不再说什么,抱着孩子下去了。

    电话响起时,女佣上楼禀告顾轻舟,说:“是一位姓平野的太太打电话给您。”

    顾轻舟兴致阑珊。

    她从温暖的被窝里起来,批了件厚厚的风氅,就去接电话。

    “轻舟,你该回来了。”平野夫人语气难得严肃,“夜不归宿不是很好的习惯,你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顾轻舟和叶妩之前去天津,没有跟平野夫人打招呼,已经激怒了她,如今又跟着司行霈鬼混。

    平野夫人不想用力管束顾轻舟,她想做个慈母,却不成想顾轻舟越来越过分。

    “......我已经嫁出去了,跟我丈夫在一起,不是天经地义吗?夫人,您连嫁妆都没有给我准备一份,若说有错,也应该是您的吧?”顾轻舟笑了笑,就挂了电话。

    平野夫人双手略微发抖。

    她用力把电话放下去,手按在电话上,按得很用力,才让自己更加平静。

    直到此刻,平野夫人才惊觉自己失去了阿蘅,是多么可怕!

    血脉从两个变成了唯一,顾轻舟就打不得骂不得,平野夫人太被动了。

    她坐在黑暗中,久久没有动。

    独坐良久,平野夫人让蔡长亭过来,和他商讨。

    顾轻舟的心思,平野夫人和蔡长亭都能知道,只是该如何管束她,才是大难题。

    “夫人,我们不可能管束顾轻舟了。司行霈杀了她的师父和乳娘,她最大的羁绊就没有了。”蔡长亭道。

    假如顾轻舟的师父和乳娘在手,平野夫人就能随心所欲操控她。

    顾轻舟是把他们当至亲的,比司行霈都重要。

    “长亭,司行霈当初下手的时候,他是真的知道什么秘密,还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平野夫人问。

    司行霈这一手,彻底让顾轻舟解脱了,让保皇党没有掌控她的资本。

    顾轻舟现在这样嚣张,还不是因为她无所牵绊?

    哪怕是她的师弟二宝、她的学生叶妩,都不足以牵动她,让她乖乖就擒。

    想到这里,平野夫人就恨极了司行霈。

    “当初他应该是无意的。”蔡长亭道,“却在无意间,给我们制造了大麻烦。”

    司行霈杀了顾轻舟的乳娘和师父,他大概以为,顾轻舟的师父和乳娘会撺掇顾轻舟去复国,同时联系保皇党,却不知保皇党一直都有领袖。

    “多说无益!”平野夫人道,“早知如此,当初真应该再给她一个兄弟姊妹!”

    蔡长亭没有接话。

    任何事都有意外。

    顾轻舟原本不应该嫁给司慕的,司家都要退亲了;顾轻舟也不应该遇到司行霈的,更不应该和司行霈相爱。

    可事情是不会受人控制的。

    若是司慕,对保皇党绝没有如此大杀伤力,也不会有司行霈那么敏锐的当机立断。

    司行霈的凶狠,在于他能嗅到任何的危险,哪怕是让顾轻舟伤心欲绝,他也知道什么才是对她最好的。

    从现在的结果看来,司行霈做对了。

    如果不是他,顾轻舟绝不会这样轻松,也不敢如此放肆。

    “夫人,牵住马儿的缰绳已经断了,她如今唯一在乎的是司行霈,我们却没办法操控他。”蔡长亭道。

    平野夫人也知道。

    若是阿蘅还在......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mictao.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