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4章 小情人
    第8章 小情人

    顾轻舟想问司行霈,杀死司芳菲和司慕的凶手,找到没有。

    司行霈道:“还没有什么收获。”

    其实,司行霈已经有了点进展。

    这点进展,除了让顾轻舟担心,没任何作用,顾轻舟需要的是结果。

    司行霈沉默了片刻。

    在蛩吟阵阵的夏夜,他的沉默格外明显。

    顾轻舟轻轻拉了拉他的无名指,像个孩子似的,低声道:“不该问的,让你伤心了。”

    司行霈一把搂过了她。

    “你有玉藻的消息吗?”顾轻舟问。

    玉藻是司慕的女儿,如今归颜太太养活。

    顾轻舟算了算,玉藻才半岁,能有什么消息?

    “挺健康的。”司行霈道。

    “也是,姆妈养她,我不应该担心。”顾轻舟道。

    她说到这里,有句话就到了唇边,犹豫再三才问:“那督军和夫人呢?督军身体还好吗?”

    “最近不太好,时常生病,他上次还打电话让我去南京,做他的副将。”司行霈道。

    顾轻舟心里很难过。

    她甚至自作多情想,也许她的死,对督军来说可能也是个打击。

    虽然说了要划清界限,督军那时候太伤心了。他有段时间将顾轻舟视为亲人,若不是关心顾轻舟,为何要派人到太原府寻她?

    她又没杀司慕和司芳菲,督军知道的。

    “那司夫人呢?”顾轻舟又问。

    “她挺好的,倒是能扛得住,她还有琼枝。”司行霈道。

    顾轻舟颔首。

    她不想提这个话题,太过于沉重。

    “对了,霍钺有了霍拢静的消息。”司行霈突然想起这件事。

    顾轻舟连忙回神,问:“她在哪里?”

    “在新加坡。”司行霈道,“不过,霍钺派人去找,拍回来电报说没有找到,霍拢静自己溜了。”

    “溜......溜了?”顾轻舟错愕。

    她脑子里快速转动,然后明白了过来,问司行霈:“她是不是被人控制了?阿静是绝不会放弃岳城的生活的,我了解她。”

    “不会被人控制。”司行霈道,“得了失忆症,倒有可能。我曾经有名参谋,他受过重伤,很长时间记忆都是模糊的。”

    “失忆症?”

    顾轻舟细细咀嚼这句话,觉得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除非不记得,否则霍拢静一定会回来的。

    对于霍拢静而言,她哥哥和颜家,是她的娘家和婆家,那是她的家。

    她对家庭的向往,几乎到了卑微的地步,这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我想去新加坡找她。”顾轻舟将脸贴在司行霈的后背,“我想要治好她。”

    “颜一源已经去了,你不用去新加坡,过段时间就可以在岳城看到她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嗯了声,声音嗡嗡的。

    到了晚上九点,顾轻舟和司行霈告辞,她要回平野四郎的府邸去。

    司行霈拉住她的手,半晌都没有松开。

    顾轻舟环住他的腰。

    依依惜别,顾轻舟这才回去,程渝亲自送她。

    司行霈没有来,怕难舍难分。

    “真羡慕你,能找到司行霈。”程渝道,“我若是早点出现,也许他就是我的了。”

    “别妄想了。”顾轻舟道。

    “哼哼。”程渝不服气。

    其实,她并没有这样的心思,就是看顾轻舟和司行霈太要好了,不甘心非要弄点幺蛾子,刺激刺激顾轻舟。

    “还记得那一枪吗?”顾轻舟问。

    当初程渝用枪逼迫司行霈,要么杀了她,要么娶了她,结果司行霈打了她一枪。

    想到这里,程渝缩了缩肩膀,说:“你们俩都不是好人!”

    “彼此彼此。”顾轻舟笑道。

    走了一半,程渝突然又说:“那个日本男孩子,人倒是很英俊,我挺喜欢他的。你要不要他?不要归我了。”

    “你离婚了吗?”顾轻舟问。

    程渝道:“还没有办手续。”

    “你有点道德好不好?”顾轻舟说她,“高桥荀虽然傻了点,却是个不错的人,你别玩弄人家。”

    “我可以找个小情人。”程渝说。

    顾轻舟道:“那万一高桥荀想要天长地久呢?”

    “天长地久做小情人啊?”程渝问。

    顾轻舟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她。

    “我认真的。”顾轻舟端正神色,“程渝,你可以离了婚,然后再过自己的日子,何必拖着?”

    “我现在又回不去香港。”程渝翻了个白眼,“我们分居半年了,他也有了同居对象。依照香港的法律,分居三年就是离婚。”

    顾轻舟对这件事,有种很诡异的执拗。

    她坚持要程渝离了婚再找男朋友,然而程渝似乎是听不进去的。

    程渝的观念是,既然她丈夫背叛了她,找了个情妇,那么她也可以找个小男朋友。

    他们两口子的事,根本不需要向其他人通报。

    顾轻舟揉了揉太阳穴,道:“我的思想太古老了,我没有念过新时代的书,说到底还是个旧时代的人,我接受不了你的爱情观念。”

    “所以呢,你也要进步啊,旧时代都被推翻了顾轻舟。”程渝道。

    她不以为意。

    看着她的意思,俨然是要把高桥荀钓上钩。

    高桥荀从来没谈过恋爱,只是对顾轻舟有过懵懂的好感,顾轻舟不知他能否敌得过程渝。

    程渝哪怕勾搭不成,催眠也要把人家弄到手吧?

    “高桥荀是我要定了,除非你也想要,否则就不要阻止我。顾轻舟,你惹急了我就不配合你了。”程渝道。

    顾轻舟表情微敛。

    程渝又说:“你又不是高桥荀的爹娘,又不是他的前任,你对他没责任,你不许出卖我!”

    “你积点德。”顾轻舟道。

    这个瞬间,顾轻舟发现,程渝也是蔫坏的。

    “要你管!”程渝道,“再说了,我又不害他。将来他想要结婚,想要离开我,我再找别人就是了,不会拖累他的。”

    顾轻舟再三说,请程渝不要做这样的事,程渝根本听不进去。

    她想跟高桥荀谈谈,可惜又没有立场。

    顾轻舟明知高桥荀喜欢他,然后去告诉他:“程渝想跟你玩玩,你别上当”,只怕会引起高桥荀的误会。

    她这样的立场去提醒高桥荀,难道不是给高桥荀一种错误的暗示吗?

    她这种更像是勾引。

    如此一来,得不偿失。

    顾轻舟就决定保留意见,装作不知道。高桥荀是成年人了,顾轻舟最多提醒他程渝还没有离婚,其他的,都靠他自己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