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无耻的顾轻舟
    第824章 无耻的顾轻舟

    顾轻舟的余光,透过舞厅那绮丽的灯火,落在金千鸿脸上。

    她唇角的笑意妩媚,眼睛略微上挑,似一只妖娆的美女蛇。

    “爱吃蛇肉的金千鸿,能吃亏吗?”顾轻舟暗忖。

    火车上那件事,金千鸿丢尽颜面,虽然被她母亲压了下去,到底还有人指指点点,金千鸿应该很恼火。

    而金家为了安抚叶督军,花了巨资。

    毁人名声、夺人钱财,都是深仇大恨吧?

    舞厅的穹顶很高,拉了厚厚的帘幕,日光无法照入,到处都搁了冰块,凉意沁人心脾。

    水晶吊灯枝盏繁复,流转着明媚的光,照得地面光可鉴物,锦衣华服的男女穿梭其中,恍惚置身仙境。

    奢华的舞厅,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顾轻舟丝毫没有进入这繁华之境,她冷眼旁观。

    她一直在看金千鸿。

    沉思了片刻,顾轻舟对高桥荀道:“我去打个电话。”

    “我也去。”高桥荀立马道。

    生怕顾轻舟跑了。

    顾轻舟啼笑皆非,道:“走吧。”

    他们俩一起,顾轻舟去给程渝打了个电话,对程渝道:“我们在跳舞厅,你要不要来?”

    程渝微讶:“有好玩的想到我,你会这么好心?”

    “当然了。”顾轻舟笑道。

    她报了地址。

    程渝挂了电话,沉吟片刻之后,还是决定出门了。

    她到了之后,才知“好心”二字,跟顾轻舟不沾边的。

    顾轻舟偷偷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程渝。

    “就知道你诓骗我!”程渝咬牙,“你太坏了......”

    “胡说了,真正坏的人在那边呢。”顾轻舟指了指不远处的金千鸿和金千潼兄妹俩。

    瞧见金千鸿,程渝眼底的光芒一片冰凉。

    她对顾轻舟道:“我父亲曾经多次帮过金家,对金太太甚至有过救命之恩。我们家出事后,金家的确派人去找过我们,让我哥哥误以为金家还念旧情。

    如今看金千鸿的做派,金太太的态度,他们大概是想利用我们寻到我母亲,从而分云南的一杯羹。若不是你和司行霈,我们......”

    他们程家所有人都要落入金家的圈套里。

    顾轻舟握住了她的手,低声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叫你来,是想问问你,你的催眠术真管用么?”

    “当然。”

    “别说得这么肯定,你可没有催眠到司行霈。”顾轻舟戳破她。

    程渝摸了下自己的鼻子,道:“我需得借用工具,甚至需要对方放松警惕。”

    这样的要求还蛮高。

    就是说,只有自愿被催眠的人,程渝才能成功催眠他们。

    “好,我明白的。”顾轻舟道。

    旁边的高桥荀,一直默默坐着。

    他不敢插嘴,怕顾轻舟赶他走,故而十分乖巧。

    程渝说完了话,注意力回来,瞧见了高桥荀,对顾轻舟道:“你新交的小男朋友?”

    “不是,他是日本人。”顾轻舟道。

    高桥荀听到了“男朋友”三个字,紧紧握住了水杯,去看顾轻舟的脸色。

    他并未瞧见顾轻舟的羞赧,心微微下沉,有点难过。

    他也有点不甘心,问顾轻舟:“日本人怎么了?”

    “异族人啊。”顾轻舟说。

    高桥荀气愤:“你太狭隘了。”

    “怎么,真想做我男朋友啊?”顾轻舟倏然倾身,凑近几分问道。

    这突如其来的靠近,让高桥荀心头全乱了,说话也颠三倒四。他用日语说:“谁想做你男朋友了?你根本就配不上我。”

    顾轻舟笑了下,问他:“说什么呢?”

    高桥荀翻译给她听。

    他说,自己根本没有看上顾轻舟,让顾轻舟不要自作多情。

    “我就说嘛。”顾轻舟笑笑。

    高桥荀站起身,赌气般四下寻找,看到有几名女郎单独而坐,他就走过去邀请人家跳舞,余光还瞥向顾轻舟。

    顾轻舟无奈摇头笑了笑。

    高桥荀生得俊朗,又是日本口音,很快就得到了女郎们的青睐。

    他离开之后,顾轻舟和程渝行事更加方便了。

    “其实,金千鸿今天只是想对付你和叶妩,你却要拉我下水,是不是?”程渝问她。

    顾轻舟点点头:“正是。”

    程渝低骂了她一句“无耻”,倒也没有想过离开。

    金千鸿中途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看到了程渝,她笑容满面走过来:“阿渝,你的天花好了?”

    说罢,她往程渝脸上去瞧。

    程渝的脸上没多少痘印,胳膊上倒是有一些,正在结痂。

    结痂时期的痘印,很难看。

    金千鸿心想:“怎么没落下一脸麻子呢?”

    心念微转,她又问程渝,“行霈呢?”

    “他回平城去了。”程渝道。

    程渝看了眼金千鸿。

    上次那样的生死大事,她转眼就像个没事人,果然是会做戏。

    程渝心中想着,面上却是毫不动声色。

    “你才好,他就走了啊?”金千鸿笑起来,又问程渝,“平城好玩吗?上次行霈还邀请我,我还答应了他呢,怎么走了也不说一声?”

    “这我哪里知道呢?”程渝叹了口气,“我一向管不住他。”

    金千鸿心中滋味莫名。

    她原本是不打算放过顾轻舟的,不成想程渝也来了。

    正好!

    既然碰到了一起,那么就一起对付了!

    金千鸿的笑容很从容,她慢条斯理和顾轻舟、程渝说话。

    程渝却站起身,道:“我要去趟洗手间。”

    顾轻舟道:“那你去吧。”

    金千鸿单独和顾轻舟聊天。

    那边的舞池里,叶妩跟康昱说着什么,两个人竟然离开了舞池。

    他们俩出去之后,顾轻舟不太担心,她知道叶妩带着副官的。

    顾轻舟安心和金千鸿周旋。

    说话的功夫,金千鸿的哥哥和他们同桌的男伴,也出去了。

    大家似乎都很忙。

    金千鸿问顾轻舟:“日本的饮食,和咱们的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就太多了。”顾轻舟如数家珍,慢慢道来。

    她说得很仔细,而金千鸿也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

    十五分钟之后,程渝回来了。

    她一回来就说:“肚子不太舒服。”

    而金千鸿的哥哥和她的男伴,也回来了,冲金千鸿使了个眼色。

    金千鸿离开之后,顾轻舟低声问程渝:“办得如何?”

    “你估计得不错,金千鸿的确下手了。”程渝道,“已经办妥了。我的催眠术,你放心。”

    顾轻舟笑了起来:“好,我很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